13、百鬼莫近_师尊他修无情道
顶点小说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13、百鬼莫近
字体:      护眼 关灯

13、百鬼莫近

  男鬼被这厉意迫的往后退了两步,他看着对面那人,是一张陌生的脸,不是他所知的任何一个厉害人物。

  可此人这周身气势,似能将万物杀尽。

  玉骨就在眼前,这般机会男鬼百年才遇见这一次,怎可轻易放弃。

  他重新化成一道薄气,靠近床上宴尘,想要将他卷走带到别处双修,远离喻清渊。

  喻清渊虽不能修炼魔君时的心法,却可用身法,他配着此身真武境四重修为,两步闪身过去,一把抓在那雾气中。男鬼惨叫一声,登时变回了人形,被扣住的正是肩膀处,有形似血液的东西滴到了地面。

  喻清渊冷看一眼,漠道:“脏了本座的地方。”

  他手上使力,往后一甩,男鬼立刻被扔了出去,撞破两扇门扉,摔在了外面。

  喻清渊看了下宴尘,转身往外。

  男鬼从地面爬起,百年间不曾受过这般待遇,他长了一张魅惑之貌,有艳鬼之名,还不曾有人抗拒的了。

  这侧殿屋中昏暗,殿前也不曾点灯,只有空中冷月洒下一地残光。

  喻清渊站在破碎的门外,迎着淡淡月华,一头墨发仿佛被渡上了一层月光,一眼望去,便让人生出跪伏之意。

  反噬还没有结束,鼻息间香气萦绕,随风而荡,前方远处便是峰下飞崖,夜空中仿佛有群鸟惊飞。

  “道长下手是不是太重了,将我的肩膀都捏碎了。”男鬼出声,音带酥意,面有娇媚,衣服领口很低,露出两边锁骨和半片胸膛,看上去如此文弱,让人心生怜惜。

  他往前走了两步,腰肢盈盈,手腕细长。

  “道长年轻气盛,脾气也大,在下是来找道长度春宵的,道长这般对我,是还不知道在下的好。”他说着,眼中现出一抹幽光,解下身上腰带,往喻清渊身前走。

  喻清渊不为所动,右手一抓,长剑现形。

  “污了本座的眼。”

  他手腕一动,使出一道剑气。

  男鬼修炼百年,自然不是普通小鬼,可喻清渊气场太强,让他生惧,但玉骨在前,如何也不能空手而归。

  他此刻见摄魂无用,也不再装那人皮之相,顷刻间现出一副血戾鬼面,单手似爪,却不想那前方剑气横斩,他立时就瞎了一只眼。

  男鬼百年间害人无数,下手时找的都是可以轻易得手的人,谁料今日碰到对手。

  他暴怒之下挥出一片血雾,喻清渊手中剑不过普通凡铁,登时就断成数块。男鬼本畏他一身气场,此时见他剑断,张开漫天鬼气而来,要生食喻清渊魂魄,再与宴尘双修。

  喻清渊没了武器,徒手对他,不曾退步。

  昔日魔君一招断千山,一掌平江海,一剑荡尽三万仙修,如今修为散尽重生此间,境界浅薄,可也不容这般魍魉在身前叫嚣。

  半刻之后血雾散尽,男鬼被喻清渊扣住脖颈,下一息便被掐的魂飞魄散。

  不过他右臂上四道抓痕,左臂错位。

  喻清渊眸中厉意不消,他用右手握住左臂,往上一托。

  便听咔嚓一声,错位处骨骼被正回原位。

  香气虽淡,却引得周围百里孤魂恶鬼躁动,恶鬼性残,形容凶恶,食人吞魄,普通道修遇到如此多的恶鬼,只能被残分而食,不多时落鸣峰侧殿前便被几百只恶鬼围拢。

  喻清渊依然立在那里,不曾后退一步。

  他抬眸,见到宴尘的霄红剑还插在那桃花树下。

  喻清渊手运剑诀,霄红剑远远呼应,发出一阵剑鸣,剑身震颤几下,而后似是感受到非是主人唤他,又重归宁静。

  喻清渊眯了眯眼,冷哼了一声,杀意铺散。

  本来安静立着的霄红剑仿佛突然哆嗦了一下,又静止一息后忽而破空应召而来。

  正此时,有几只恶鬼当先往殿前生扑过来。

  喻清渊伸手,握住霄红剑柄,剑刃过处,恶鬼哀嚎。

  他背对侧殿持剑而立,衣角踏风,天上一轮月,身前有凶魂。霄红剑的剑刃泛起一道冷硬之光,一切仿佛回到了无妄界中与魔君顾千帆相叠。

  此时百鬼耐不住群起而攻,喻清渊将长剑一抛,似风迅捷,他跃身而起,纵身杀伐。

  足足一个时辰,不能有一只恶鬼近得侧殿半分。

  直到他将这峰上数百恶鬼杀尽,那股香气已近乎消无。

  喻清渊左臂上也多出几道伤,纵使他曾是魔君,奈何此身境界太低,这般下来已是不错,否则换成他人,早不知死了多少次。

  此刻他身上那浅薄的灵力用尽,手上脱力,他将霄红剑往旁侧一抛,插在地面。

  喻清渊转身往回走,月光照在他背上,突而被一道暗影遮住。

  耳听得疾风掠来,阴气暴涨,喻清渊正欲反手成掌,就见有人先他一步出手,那恶鬼的脖颈被一只修长的手扼住,咔嚓一声捏断颈骨,甩出数米后化成飞灰。

  喻清渊侧头一看,看到一张清绝之貌。

  宴尘揽了他一下,将他往后一带,躲过旁侧另一个恶鬼,一脚踢出去将其斩杀。

  一切终于重归宁静。

  宴尘反噬已过,仙骨已经开始复长,再过七日便能好全。

  因之前吐血之顾,还有血线挂在嘴角,刚经历生死一场,宴尘的面色还是十分虚弱。他环视殿前一周,见满地残痕,空气中那无尽鬼气还不曾散尽,再联想起刚才两只恶鬼,凭他眼力,不难得出刚才这里恶鬼足有几百之数。

  他回看喻清渊,见他两臂上有伤,抓痕骇人。

  他不过真武境四重修为,如何能击杀百鬼。

  就算他洗髓后天资重铸,也不可能。

  宴尘又看他两眼,往屋中走去。

  喻清渊默站几息,跟上去。

  宴尘掌风过处,屋内烛火燃起,房门碎了,外间星月可见。

  喻清渊低眉间敛去眸中厉气与血意,抬首间恢复往昔几分,却不尽然。

  毕竟他之前言辞有别,让宴尘以为他在试探。

  他确实在试探,却也有几分他意。

  宴尘取出一瓶伤药,本想抛给他让他自己去治,转念想到刚刚百鬼逼迫,是喻清渊一人拦住。他顿住脚转过身,开口道:“手臂上伤口露出来。”

  喻清渊将右臂衣袖一卷,露出小臂上四道血口。

  恶鬼戾生,鬼气阴毒,伤口上现出的血呈现赤黑之色。

  宴尘手中灵刃翻出,将染毒之处刮取干净,后撒上药粉,用布条包扎。

  两人相对站着,那香气虽已散尽,但宴尘衣衫上沾染上的香意一时还残留几分,喻清渊之前吸入香气时体内躁动,当时他能用灵力压制,可眼下灵力用尽,恢复需要时候,那股燥热之气又开始有几分下窜。

  没有灵力压制,但魔君的意志可以。

  可喻清渊看着身前人的眉眼,眸中现出几分意味不明。

  宴尘处理完他右臂上伤口,道:“左臂。”

  喻清渊将左臂伸出去,却没有去卷衣袖露伤口,而是往宴尘腰间一搂,将他往自己身上带了带。

  之前他抱宴尘回来,这人并不太重。

  此刻搂在他腰间,发觉他这师尊腰身韧细若柳,胜过一般女子。

  隔着衣料,喻清渊摸到一衣清冷。

  他正要将手指收紧,宴尘将他手拂开,凉声道:“不要再做此举试探,若是怕我对你图谋不轨,不想在我门下,我可为你另择良师。”

  喻清渊道:“那师尊刚刚为何揽我?”

  “只许师尊揽我,不许我搂师尊,天下间何时有过这种道理。”

  “师尊三年那般待我,只恨弟子醒悟太晚,如今心间开悟,明月在心。今番美人在前,这般俘我心绪,弟子是个正常男子,如何……能忍得住。”

  喻清渊眸光沉沉,嘴边两分笑意,仿若真心。

  他上前一步,宴尘不禁往后一退。

  他退完后意识到自己退这一步,漠然一息往旁侧一站。

  若不是看在他方才力战的份上,若是前身的自己,早就将他踢了出去。

  他这徒弟心口不一,那眸中恨意深藏,宴尘不欲与他多说,要往床榻上打坐。

  “师尊就这般将我撂在一边,放任弟子左臂上伤处浸毒。”

  他将左臂衣袖卷起,伸到宴尘眼前。

  宴尘见此,又想起天道授意,他入世参悟飞升,便由喻清渊而起,应将他好好教导,不论他身上藏着什么,都与他无关。

  他漠然间翻出指尖灵刃,正欲与他清创。

  “师尊,弟子自小听人说过,中了毒,不是应该用嘴吸出来吗?”

  宴尘手上一顿,后又继续动作。

  “师尊用嘴帮我,岂不是比用灵刃更快,更好。”

  宴尘手上动作快要接近尾声,周身一股疏冷凉意溢散。

  “若是弟子与师尊双修,是否就会破了师尊的无情道?”

  宴尘正在包扎。

  “或者,弟子用其他方式,用手或是……帮师尊。”喻清渊凑近,慢声。

  宴尘扎完布巾,将他手臂一甩。

  “滚出去。”

  三字说完,盘膝在床榻之上,再不看他。

  喻清渊见宴尘闭眼,笑了几声,听上去有些开心。

  他转身时笑意悠然间收尽,眼底一片肃凉,血意未尽。

  月色照进屋内,照出喻清渊背影凌绝。

  他踏着一地残光回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