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此夜朦胧_师尊他修无情道
顶点小说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82、此夜朦胧
字体:      护眼 关灯

82、此夜朦胧

  宴尘与他相隔不过一丈。

  对方先停了下来,他站在那里打量宴尘,目光直接。

  这人在前方站着,白衣随着清风轻荡,这一瞬间,让宴尘生出一种朦胧似幻之感,很不真实。

  他的目光还放在宴尘面上,没有撤走,又几息后,听他一字隐深:“你……”

  这道声音沉俊,却带有几分阅尽红尘之意。

  宴尘还未有什么回应,这人又将距离拉近了半丈。

  他又看了宴尘数息,眼中似有深藏波动,又或许没有,一张脸衬着周侧花木,很是俊逸。

  “长的很像……”

  不过四个字,话却没有说尽。

  这一声低语,像是在说给他自己听。

  宴尘不曾接话,对方又道:“少君?”

  这两字是真的在对着宴尘说了,他再装作听不见也不可能,想到今番境遇,宴尘淡淡点了下头。

  他不是在摆少君的架子,也不是故作高冷,只不过是不想多生事端罢了。

  对方见他承认,一时没再说什么,可也没走。

  这是什么意思……

  宴尘想越过他过去,正这时苏成漠从后方走过来,见到此人,收了他那副不正经的样子,神色正常道:“孟师叔。”

  师叔……

  还未待宴尘想什么,这人应了苏成漠,又对宴尘言道:“我名孟云虚,是帝君的同门师弟。”

  他在向宴尘说明自己的身份,且是特意面上一派认真说与宴尘听的。

  如此宴尘便不能就这般走了,他当下只得道:“孟师叔有礼。”

  ……苏成漠是卫疏明义子,孟云虚是卫疏明师弟,那苏成漠唤孟云虚师叔,只能是卫疏明既是苏成漠的义父又是他的师父。

  孟云虚还礼道:“见过少君。”

  帝君独子,早晚是上清界之主,界内哪个德高望重者见了都少不了一礼。

  孟云虚又道:“少君可是在赏景?”

  一句话似是闲谈,带着几分随意与沉稳。

  宴尘淡然回道:“界中景物奇绝,自要看上一看。”

  “少君可去仙林峰上看看,那处这几日正值景色绝美之时。”

  “自然。”

  孟云虚这才从宴尘面上收回目光,与两人分开。

  苏成漠将孟云虚一系列神情看在眼中,他目中有沉,垂眸间现出几丝隐厉之色,抬眸时又散尽,与宴尘独处时还似之前那些许风流模样。

  不过宴尘完全未曾搭理他,他自说自话,似也不觉无趣。

  晚间时候,宴尘终于摆脱了苏成漠,他被安排在明月殿中,此殿本就是一处单独为少君准备的居所,其间飞麟云碧,画栋雕梁自是不用多说。

  这地方宽大无比,正主就住他一人。

  可等到合籍大典之后,苏成漠便会过来与他同住。

  卫疏明没有拘着他,也没有特别派人看着他,但若是宴尘离开上清界,便会让喻清渊再不能活。

  此时大概这世间都知道宴尘要与人合籍了。

  而合籍那人,不是魔君。

  宴尘应下合籍之事不过是当时被逼如此,可此刻再想,也未有解决之法。

  通魂玉在卫疏明身上,他不主动拿出来,便如何也到不了他手中。

  之前他还想用髓印作为筹码,现下看来,卫疏明握住了这红梅魔种带给他二人的死穴,他不与苏成漠合籍,卫疏明无论如何也不会给他通魂玉。

  可卫疏明若是想要髓印,合籍之后他有的是时间。

  那新挂的红绸纱幔与殿中烛火一衬,让宴尘心间烦闷。

  他想要大成飞升,从入道初始便以此为志,心境如一,百折不破,一身霜寒冷雪,性情凉厉,却又心有苍生。

  可现下,要为这眼前事,不得出局。

  他不禁想起了喻清渊与他说的那两个字。

  情劫……

  不曾有情,何渡情劫?

  他站在一侧窗边看着外间夜幕。

  这时,外间传来一声通报,言帝君有请,让宴尘去往仙林峰。

  ……

  上清界的夜,自是不同别处,漫天星斗似是蕴了仙韵灵潮。

  宴尘跟着一名弟子来到了仙林峰,那弟子将他带到之后,就退了下去。

  名为仙林峰,此峰上自是以林木为奇,树植皆是凡间不可见之灵种,品样繁多,叶形各异,却很有规律的长在一处,又各自生长。

  有矮草没过脚踝,青石嶙峋,仙株遍布,又有繁花如星,开满山野。

  抬头望去似触天幕,仿佛辰星落怀随时可摘,一条玉带银行横纵其间,峰上仙草奇珍散着幽幽灵光。

  确实是一眼奇景,美不胜收。

  可宴尘无心观此,他往前走,却忽见夜空中一道遁光远去。

  他认出那是卫疏明,他离开了此处。

  卫疏明既已离开,他便没必要待在这仙林峰上,宴尘当下便要回转。

  “少君留步。”

  忽然出现一道声音将他叫住。

  ……这峰上除了他还有人,宴尘竟一时不查。

  且这声音宴尘白日里听过。

  几息后他转身,就见孟云虚站在远处。

  仙林峰上并无任何建筑,只是一块单独的峰头。

  宴尘淡道:“孟师叔有事?”

  孟云虚依然是一身白衣,被空中月轮渡上了一层清光,显得一张年轻好看的脸冷硬了几分。

  他御过来,落在宴尘近处。

  “只是想让少君赏一赏这夜景。”

  “孟师叔自便。”

  宴尘五个字落下,正要走,衣角划过草叶。

  “我方才与他谈了些往事。”孟云虚道:“还没说完,他有些杂事便先走了。”

  这个他自是卫疏明。

  只听他又道:“还谈了你合籍之事。”

  听到合籍二字,宴尘一顿,他正身抬眸。

  孟云虚却突然偏离了这一句,深深看着宴尘双目,“长的真的有几分像……”

  又是半句不清不楚的话,孟云虚安静的站在宴尘对面,像是一下子落入了自己的心绪之中,见他慢慢伸出手,似要去触宴尘的额发。

  宴尘:……

  他偏头躲开。

  孟云虚却上前一步,摸到了宴尘发尾,又要摸他脸颊。

  他这举动实在不对,非是一个被叫做师叔的人能对晚辈正常做出的事,以一种似是故人归的神情,还有……

  宴尘:?

  他简直……为何他遇到的人都是这种莫名其妙的人。

  宴尘当即一息不留,御空离峰。

  孟云虚好似从自己的心绪中脱出,又好似没有,他见眼前人走了,当即追上去。

  孟云虚的修为在地仙境五重,他用了全力去追,只见两道遁光一前一后,流星一般,还未出得仙林峰范围,宴尘便被孟云虚拽落了地面。

  拽落地面之后,就要抱他。

  宴尘正心中有气,此人又这般举动,他当即虚虚一握,便见霄红在手,宴尘右手平划,剑刃斩过夜空。

  孟云虚当即退开数步。

  宴尘接着一记横斩,只见几十道剑影闪出,仙灵白光恍若载满天上星斗,孟云虚徒手蕴灵去挡,剑影被他化开后去试不减,崩断后方十数棵树。

  之后两人又交手数次,半刻后宴尘指剑在前,将孟云虚隔在剑尖之外。

  白日里他与苏成漠交手不曾使用灵力,可方才他实难忍住。

  且刚刚宴尘第二次想要御走,也被孟云虚阻住,他境界未复,不敌于他。

  宴尘眉间都似要生霜,他寒声透骨:“上清仙宗,都是这般之辈?”

  不说行事真真假假,那苏成漠也是如此。

  孟云虚垂眸看了看那剑尖,此刻望着他时竟带着一身忠锐决绝。

  他整个人这般看着还算沉稳,但见宴尘目中覆雪却是慌了一下。

  “是我错了,你别生气,好不好?”

  宴尘一声凉哼沉厉,剑尖半分未撤。

  “我只是想让你陪我在此处多待一会。”

  宴尘未言,但他的意思很明确,他要离开此处,别跟着,也别拦着。

  孟云虚理解了宴尘之意,他更慌了几分,竟是用一只手握住霄红剑刃,出口的话带上了一丝恳求,“别走,让我再多看看你。”

  他这是还陷在自己的心绪中没出来,不知把宴尘当成了谁。

  当成谁都与宴尘无关,他不想管,他连自己徒弟的事都还没管明白。

  宴尘往回抽剑,孟云虚却握的更紧,灵刃锋利无比,他掌中鲜血横流。

  “松手!”宴尘凉声。

  “……我松手,你不走好吗?”

  孟云虚沉语一句,盯着宴尘,不舍一般将流血的手拿开。

  宴尘一时不曾将霄红收回。

  孟云虚仿佛想到什么,他两手摸上自己衣襟,片息后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纸包。

  他神情带着份柔软,白衣上被自己弄的沾了血迹,褐色的小纸包外面也不能幸免。

  宴尘慢慢将剑收回。

  孟云虚将小纸包打开,足有两三层。

  他抬头,将打开的小纸包往前,眸中带着深深期许。

  宴尘将霄红收回身侧。

  孟云虚低声说道:“桂花糖。”

  宴尘看到了,里面确实是糖。

  孟云虚将小纸包又往前送了送,“吃一块,嗯?”这一个嗯字,像是在哄他,听上去应该不是要哄骗,只是想哄着。

  宴尘自然不会吃。

  他一个闪身,终于离开了这仙林峰。

  孟云虚这一次没有追上去,等到宴尘的遁光消尽在夜幕之中,他才将小纸包收回,仔细包好,揣回了怀中。

  他就站在原地,背上落满星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