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_彼此彼此
顶点小说 > 彼此彼此 > 第4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1章

  姚湛原本说晚上过去找屈意衡,结果晚饭还没吃完就被一个电话叫回了单位。

  他换鞋要走的时候,他妈跟过来,姚湛实在受不了了,问她:“要不你干脆买条牵狗的绳子系在我脖子上算了。”

  出门时,他妈没跟着,但姚湛依旧觉得疲惫。

  开车往单位去,他给屈意衡打了个电话,说晚上临时过去加班,等回来再去找他。

  屈意衡说:“阿姨还在你那儿吗?”

  姚湛其实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这边的情况,现在毫无进展,告诉了屈意衡也只是徒增烦恼。

  “还在。”他说,“可能在我这儿住几天。”

  他没挑明情况,但屈意衡听得懂。

  屈意衡想了想说:“姚湛,我能理解阿姨,这种事谁家的父母都不好接受,你慢慢来,不要着急。”

  他劝姚湛:“这几天不方便的话就别来找我了,我要是……想你了,就给你发信息。”

  姚湛笑了:“你刚才说怎么我?”

  屈意衡不好意思了。

  不管两人是同学、炮pao友还是情侣,屈意衡始终都还是脸皮薄,说句想他都能脸红。

  “没事儿。”

  “再说一遍。”姚湛说,“我想听。”

  屈意衡在这边,蜷缩在沙发上,抱着自己的腿,下巴抵在了膝盖上,低声说:“我要是想你了,就给你发信息。”

  姚湛烦闷的心情终于稍微放了点儿晴,他隔空给了屈意衡一个吻,然后说:“这几天我们辛苦一点,等过阵子,我好好补偿你。”

  当初屈意衡说“补偿”姚湛,结果是俩人zuo爱做得到最后一个she不出来一个腿/合/不/拢,这次姚湛说要“补偿”屈意衡,他下意识就开始想那种事儿。

  “你好好开车吧。”屈意衡说,“我去继续画画了。”

  姚湛听着他的声都知道他现在肯定面红耳赤,这样的屈意衡太惹人疼,恨不得现在就把人扒光了丢床上。

  挂了电话姚湛想,这从打/炮开始的恋爱就是不一样,俩人的生活里,充斥着“肉味儿”。

  屈意衡的作品还在进行中,但为了吃饱饭,他不得不又开始接出版社的稿子。

  编辑打电话来的时候问:“屈老师,上个月给您打电话一直都打不通,您还好吧?”

  屈意衡听着她的声音,笑着说:“没事,上个月太忙,总是没空接电话。”

  他那时候一直在挣扎,关于创作的问题,还有关于姚湛的问题,所以,哪是没空接电话,只是不想接而已。

  当然,他也是有点儿不高兴,这些出版社,每次找他都只是救急,几乎没有一家是在最初就跟他约稿,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不是那些人画得比他好多少,只是因为他没有名气。

  现在这个时代,名气比实力更重要。

  搞艺术的都有点儿心高气傲,屈意衡要不是为了吃饭,也不会每次都答应短短几天就稿,不眠不休,也没几个钱赚,最后还是个备胎,何苦呢。

  只能说,生活让人无可奈何。

  这一通电话,屈意衡又接下了一个“急救”,他突然发现自己跟姚湛的工作性质竟然有那么一点儿像,姚湛去救人命,他救出版社的命。

  赶稿的两天屈意衡没怎么联系姚湛,他给姚湛发了信息说明了情况,对方那边也忙,工作忙,家里还得应对他妈,还有一件事姚湛没告诉他,怕他担心。

  “小姚啊,上次我就跟你提过了,也不知道是谁在传这个谣言,影响挺不好的。”

  副院长把姚湛叫到办公室,喝着水,皱着眉。

  自从自己外甥女又任性地走了,副院长再没跟姚湛提过介绍女朋友的事儿,他确实挺欣赏姚湛的,但这个年轻医生有点儿太过于安于现状了,他们院里有点儿什么名啊利啊的事儿,姚湛都不争不抢,他觉得年轻人这样不行,很想拉姚湛一把。

  这些年,姚湛什么资质都满足了,刚巧过阵子他们科室要提个新的主任,副院长有意让姚湛争取一下,结果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谣言起来了。

  “咱们都这个年代了是吧,同性恋也不是什么太见不得人的事,毕竟同性恋人家也没犯法,但是你也知道,保守的还是大有人在,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我也相信你,但是别人不知道啊,”副院长犯愁,“今年你要是提不上科室主任,还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你三十三了吧?多好的机会,想先办法,这谣言不能就那么不管,耽误事儿啊!”

  姚湛明白副院长的意思,也知道他很看重自己,这次确实赶上了一个好时机,多少人熬了好多年四十多了可能才当上主任,他这才三十三,也算是运气好。

  “邹院长,这谣言我不知道是从哪儿传开的,但是我会注意一点的。”

  从副院长办公室出来,姚湛觉得自己最近真是流年不利,谈恋爱顺利了,结果其他事儿都不顺了。

  这会儿他特别想抱着屈意衡耍耍赖,搂着对方在床上滚几圈。

  他回到科室,比他小两岁的那个赵大夫一看见他就凑了上来。

  “姚大夫,刚才药房有人来找你。”

  “药房?”

  赵大夫点了点头:“我没见过那人,可能是前阵子新来的。”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补了一句:“一年轻的,男的,说等下班了再过来。”

  药房那边确实有个姚湛还挺熟的,不过那是他师哥,人都奔着四十去了,年轻的男的,显然说的不是他。

  姚湛没再多想,毕竟让他心烦的事儿已经够多了。

  又打仗似的一直忙活到挺晚,姚湛看了眼时间,都八点多了,他换了衣服拿了钥匙准备回家,想起回去之后还要应付他妈,觉得心里这块儿大石头是搬不走了。

  姚湛出了门,直接往停车场去。

  远远的,他看见自己车前站了一个人,对方挺瘦的,个子不算高,穿着一件灰色的呢子大衣,往那儿一站倒是挺好看。

  不过,好不好看跟他无关,姚湛只想赶紧回家。

  他掏出手机一边给屈意衡发信息告诉对方自己下班了,一边往车子那边去,发完收起手机的时候,已经离车不远,自然也离那个人不远。

  姚湛看了看,突然觉得也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姚大夫。”对方笑着看他,跟他打招呼,说话的时候,还不自觉地扭了扭身子。

  猛地,姚湛想起来了,这人不就是之前他跟屈意衡在酒吧的时候,厕所门口非缠着他要跟睡的那个么!

  他怎么在这儿?

  姚湛突然想起这段时间单位关于他的谣言,有想到赵大夫说的“年轻的,男的”,他无奈地揉揉眉心,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谣言的源头来自哪里。

  “还记得我吗?”那人走过来,带着笑意站在他面前,“我也刚忙完,等了你差不多五分钟吧。”

  “你找我有事儿?”姚湛假装淡定。

  “嗯……”

  眼前这人一直笑着看他,说话的时候很喜欢拖长了尾音,黏黏糊糊的,每一声都像是娇/吟。

  “有事儿明天上班了再说。”姚湛打开车门,准备坐进去。

  “那不行。”对方抓住车门,或者说,抓住了他的手。

  姚湛看了一眼这人覆在自己手背上的手,有些不悦地抽出来,靠着车不耐烦地说:“有什么事直说。”

  “想追你。”这人歪着头看姚湛,“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叫什么?索方希,好听吗?”

  姚湛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地跳,他说:“不好意思,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啊,我都看见了。”索方希说,“我看见你跟一个男的牵着手从酒吧出去了,在路边等车的时候你还亲了他。”

  姚湛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惹上这样的麻烦,而且看起来这个索方希很难缠。

  “最近的谣言是你传的吧?”

  “谣言?”索方希笑了,“我可没有故意传谣言,就是有一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跟同事聊到你,我说我看见你跟一个男人接吻。”

  他又抬手摸上了姚湛的胸口:“姚大夫,我刚来医院的那天就碰见你了,你穿着白大褂,送一个患者家属出来,特别帅,我当时隔着老远就看ying了,但是那时候我不知道你也是,我天天幻想你,就幻想你穿着白大褂干/我,我想想都腿软。”

  “……朋友,醒醒。”姚湛说,“你怕不是有臆想症吧?”

  “我要追你。”索方希说,“我还没追过谁呢,你是第一个。”

  “别了还是,且不说那天你是不是看错了,就说咱俩,不合适。”姚湛坐进了车里,对他说,“麻烦让开,我怕我车技不好撞到你。”

  索方希笑笑:“车技不好?”

  他拦着姚湛不让他关车门,弯腰凑到姚湛耳边:“床技好就行,我现在就受不了了,要不是因为那边有人看着咱俩,我一准儿钻车里给你口/交。”

  姚湛皱紧了眉,一把推开他,然后狠狠的关上了车门。

  他开车离开的时候,看见保安大哥正往这边溜达,姚湛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索方希,觉得回去之后身上这件衣服都得扔了。

  他把车开出医院大门,停在路边,抽烟的同时给屈意衡发了条信息,就俩字儿:想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