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_彼此彼此
顶点小说 > 彼此彼此 > 第45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章

  姚湛妈妈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说,早上给儿子做了顿饭,连嘱咐他注意身体这句话这次都没提,母子俩一起出门,姚湛来不及送他妈,只能看着她自己上了出租车。

  “我放假就回去。”姚湛知道,他妈这关勉强算是过了,他爸那边他还得自己出面去解释解释,总不能只让他妈在中间传话,不是那么回事儿。

  “随你便吧。”姚湛他妈上了车,也没太搭理儿子,让司机开车走了。

  姚湛看着她离开,虽然不算圆满解决,但至少行山过半了。

  他回去取车,往单位去。

  到了科室,又是一束玫瑰。

  都已经连续好几天了,单位关于姚湛的传闻也愈演愈烈,不过谁都不知道送花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所以那些传闻真真假假,大家听着也不一定都信。

  传到姚湛耳朵里的就有三种说法,一种自然就是姚湛是同性恋,在被男人追,一种是姚湛被他们医院的一个小护士追,还有一种是说一个患者家属看上姚湛了,每天送花献殷勤。

  索方希最近倒是不怎么来缠着姚湛了,但花总是每天到得比他早,他来了就扔花,撕卡片,最近那人也学乖了,写卡片的时候不写太过分的话,只是一些暗示性字句,别人也看不出个名堂来。

  姚湛前阵子心烦,没空搭理他,现在觉得,得把这颗□□给赶紧拆除掉。

  因为科室主任的事儿,副院长找了姚湛好几次,但姚湛咬死了不承认自己作风有问题。

  副院长说:“我是信你的,要不当初也不会把你介绍给我亲外甥女,而且,咱们也不是顽固不化,同性恋什么的,又不是犯罪,我们得包容,得理解,可问题在于,我这么想,不是人人都这么想,一个传一个,最后传成什么样儿不好说,我是真的看好你,这次机会这么好,别因为这个耽误了前途。”

  “邹院长,谣言这种事,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我做不了主么。”

  姚湛也挺无奈,这时候就格外想掐死索方希。

  “你堵不了别人的嘴,但是你可以证明给他们看。”副院长敲敲桌子,“你是聪明人,该怎么做都不用我告诉你,眼看着就换届了,你心里得有数。”

  姚湛点点头。

  “对了,竞聘准备都做好了吧?”副院长最近看着他就愁,自己最得意的一个年轻人,可不能被风言风语给耽误了。

  “在准备了。”其实姚湛并没有写竞聘稿。

  “行,那你去忙,有什么问题我们及时沟通。”

  从副院长那里出来,姚湛去外面抽了根烟,他最近开始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姚大夫。”

  一听这声音姚湛就皱起了眉,他掐灭烟,转身就准备回去。

  “别走啊。”索方希跟了上来,打量着他,“姚大夫,实不相瞒,你穿白大褂的样子特别禁/欲。”

  姚湛不说话,快步往前走。

  “做好竞聘准备了吗?”索方希笑盈盈地看他,“现在你的绯闻可是传得各种版本沸沸扬扬,我在药房都听到不止两个版本了。”

  “那还不是得好好谢谢你。”姚湛站住了脚步,看向了他,“造谣有意思吗?”

  “我造什么谣了?”索方希倒是坦然,“你是gay我说错了吗?”

  “索方希,你这样就真的没劲了。”

  “怎么?怕这事儿耽误你当主任啊?”索方希笑,“哎你说,我要是跟大伙儿说你睡了我,那后果是什么?”

  他往前凑了凑,含着笑看姚湛:“我肯定不能说是我自愿的,要不这么说,就说我被你在你们科室强jian了,你说你这个主任还能当上吗?”

  “索方希你他妈有病吧?”姚湛气急了,一把揪住了索方希的领子,他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人按在地上揍。

  “你生气都这么帅。”索方希说,“我都ying了。”

  “操,恶心。”姚湛放开了他,像看一坨狗屎一样看着索方希。

  索方希:“姚大夫,你怎么就那么执拗呢?你要是跟我好了,什么得不到?你别跟我说不知道我跟这家医院什么关系,不就是一个科室主任么,你想当什么不行啊。”

  姚湛疑惑地看向他:“说什么呢你?”

  “你还真不知道啊?”索方希笑了,“宝贝儿,你想想我姓什么,再想想院长姓什么,我这个姓挺少见的吧?”

  姚湛明白了,他去年就听说院长儿子要来上班,他向来不关注这些事,怎么都没想到这人就是索方希。

  “索院长有你这么个儿子真是倒霉。”

  “还好吧。”索方希笑,“他确实挺为我操心的,昨天晚上还问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

  “你恶不恶心?”

  “不恶心啊。”索方希歪着头笑得露出两个小虎牙,有走过的路人看见他,甚至还为他侧目。

  索方希长得很好看,有些阴柔的长相,笑起来格外勾人,只是可惜了,现在的他在姚湛眼里还不如一坨狗屎。

  “我是在追你嘛。”索方希说,“第一次追别人,难免不知轻重。”

  “别说废话了,我不会跟你在一起,这个主任我也不要了,你别拿这种事来威胁我。”

  姚湛要走,又被索方希拦住了。

  “主任可以不要,那工作你不会也不要吧?”索方希说,“姚大夫把我叫到他们科室,说找我有事儿,结果我一进去他就反锁了门,他扯坏了我的衣服,把我按在桌子上弄,好疼啊,我怎么求他他都……”

  “放你妈的屁。”姚湛被他恶心得早上饭都要吐出来了,他说,“索方希,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啊?咱医院有精神科,要不你去看看?”

  “对啊,我就是心理变态,我爱你爱得都变态了。”索方希双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单纯得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我没空跟你多废话,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索方希拉住他,微微踮脚在他耳边说,“我哭着求饶,但姚大夫还是she在了我里面。”

  姚湛推开他,愤恨地看着他说:“我去你妈的。”

  姚湛一身怒火地走了,索方希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脸上依旧挂着笑。

  晚上回家,姚湛又是直奔屈意衡那里。

  现在,他妈不管了,姚湛也不用偷偷摸摸了,开始打算让屈意衡干脆搬到他那儿,还能把这里的房租给省下来。

  “等我画完吧。”屈意衡把饭端上来,“就快了。”

  “嗯,那这么说定了,你不许反悔。”

  屈意衡托着下巴笑着看他:“不反悔。”

  吃饭的时候,屈意衡问起他关于提主任的事儿,姚湛的动作顿了一下,放下筷子,踌躇片刻,说:“我准备换个工作。”

  “嗯?怎么了?”屈意衡看他这样,十分不解,前阵子姚湛还很开心地跟他说自己很可能这次可以提上主任,怎么今天就突然要换工作了?

  “出什么事儿了吗?”

  “那倒没有。”姚湛说,“我想了想,咱俩总不能一直都偷偷摸摸的吧?三十来岁的人了还要搞地下恋情,忒委屈。”

  屈意衡笑笑:“所以你就不想干了?”

  “换个地方,去个诊所什么的,没这么多事儿,相对也自由些。”姚湛说,“大医院不一样,凡事儿都有人盯着,我要是去了诊所,咱俩约会被遇见别人也不至于在背后搞什么鬼。”

  屈意衡不算聪明,但也不傻,从姚湛的话里听出了端倪。

  “是不是你们医院有人知道咱们俩的事儿了?”屈意衡皱着眉,想起他们之前在外面确实也挺不小心的,在酒吧就接吻,还跑去学校zuo爱,岂止是不小心,简直就是嚣张。

  “没有,你别瞎想。”姚湛怕他担心,这种事儿都不肯告诉他,“就是得往长远了打算,我们一辈子呢,总不能每时每刻都小心翼翼跟防贼一样防别人吧?”

  屈意衡笑了:“其实,我们这类人的生存现状就是这样的啊,姚湛,你选择什么样的路我都支持你,但是我不希望是我影响了你原本的人生规划,我会有负罪感。”

  姚湛抬手捏了捏他的脸说:“你要是有负罪感,今天晚上就好好补偿我。”

  这段时间两人zuo爱次数明显下降,前几天事情多工作忙,姚湛来了就睡,最多抱着亲两口,今天赶上时间还早,当然要痛痛快快解解渴。

  两个人钻进浴室,水一淋下来,姚湛的亲吻也落在了屈意衡身上。

  他从后面抱着屈意衡,在对方肩膀的纹身上咬了一口,下/身动起来的同时问:“这句是怎么来的?”

  姚湛查过,这句“答案在风中飘扬”是一首歌的歌名,屈意衡身上一共五处纹身,其他四处都已经给他讲过了来历,唯独这个,迟迟没说。

  “再等等。”屈意衡被他弄得趴在墙上喘/息,“再过一阵子我就告诉你。”

  想要的答案没要到,姚湛不逼迫屈意衡,但在身体上开始发狠,他们从浴室到卧室,把床单都滚得湿透了。

  最后,姚湛贴着满身是汗的屈意衡说:“人生规划这东西,什么改变不改变的,从咱俩在车浩葬礼上遇见开始,你就已经改变了我的人生规划。”

  屈意衡翻了个身,抱住他。

  姚湛说:“你就在我的人生里,就算把以前的规划改得面目全非,我也甘之如饴。”

  作者有话要说:下午还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