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_彼此彼此
顶点小说 > 彼此彼此 > 第50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0章

  姚湛说想立刻跟屈意衡来一场,是真的。

  之前在停车场,屈意衡前所未有地护着他,让他有点儿心潮澎湃,澎湃到浑身力气不知道该往哪儿使。

  开车的时候,他拉着屈意衡的手心挠了挠,问:“懂我意思吗?”

  “不懂。”屈意衡揣着明白装糊涂。

  “xing暗示。”

  “你这是明示吧。”屈意衡笑了,“别闹了,不是都跟杨侃他们约好了么。”

  要是搁在平时,回家也就回家了,今天他都打好了跟杨侃他们见面时该说什么的腹稿,再说了,因为这种事儿跟人爽约,太没出息了。

  “主要是你今天太迷人。”姚湛毫不吝啬对屈意衡的赞美,“头一次有人站在我前面替我挡事儿。”

  他这话说得屈意衡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想起之前别的大夫医疗事故,他被推出来跟家属道歉,道歉也就算了,还被抓破了脸。

  那次是屈意衡刚好遇上了,这么多年,他没遇上的还不知道有多少次。

  姚湛能扛事儿,所以大家有什么事儿都先让他顶着,他顶不住了再考虑换别人,没人问过姚湛累不累疼不疼,顶多最后说一句谢谢。

  “怎么了这是?”姚湛笑着看他,“夸你还把你夸得难受了?”

  “没,”屈意衡笑着看他,“因为一直都是你挡在我前面,我也想护着你。”

  说到这个,姚湛突然问他:“你当时就没有一点儿怀疑我吗?万一我真跟他有事儿,你怎么办?”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动摇了一下。”屈意衡心虚的时候就开始轻轻地抠安全带,“但是你跟我说让我相信你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得信你。”

  屈意衡始终相信一个道理,信任比爱更重要,在一段感情里,两个人彼此相爱却总是互相怀疑,那么这爱迟早会支离破碎,只有彼此信任,才能靠得更紧,走得更远。

  “你说,我怎么命这么好,”姚湛忍不住,拉着屈意衡的手亲了亲他的手指,“都十五年了,又遇见你了。”

  所以说,命运真的很奇妙,如果说这个世界就是神在下的一盘棋,那么每个人就都是棋子,未来走向哪里,全凭神的一念之差。

  屈意衡也觉得自己幸运,如果不幸运,他不会在经历那么多之后遇见姚湛,不会过上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他想要的生活从来都不是锦衣玉食纸醉金迷,他只想两个人安安稳稳平平淡淡地生活,每天睁眼时和对方说早安,闭眼前跟对方讨一个晚安吻。

  这是最寻常的生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

  他拥有了,他足够幸运。

  屈意衡看着窗外,偷偷地笑,姚湛看了他一眼,也无声地笑了。

  两人在车里甜言蜜语的时候,有一辆车跟在他们后面,开车的人愤恨地盯着他们,已经盯了好久。

  姚湛跟屈意衡去吃饭,又是徐哥的小饭店,晚饭时间,店里生意红火,他们到了的时候需要等位。

  姚湛拿着排号的小票,一回头竟然看见了正走向这边的索方希。

  他一愣,屈意衡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是那人的时候也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我们换一家。”姚湛拉着屈意衡要走,结果被屈意衡又给拉了回来。

  “为什么要走?”屈意衡竟然跟自己这个情敌置起气来,反手握住姚湛,跟对方牵着手就坐在了等候区的椅子上,“我们先来的。”

  姚湛是真的没见过这样的屈意衡了,他惊喜得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屈意衡看向他。

  “你这样特别可爱。”

  “我三十多岁了。”

  “我知道。”姚湛捏着手里的小票,一边玩儿一边低头笑着说,“三十多也能很可爱。”

  索方希这人还真的挺执拗,坚持不懈的,碰了一鼻子的灰也不抬手擦擦,还往前蹭。

  他取了排号小票之后,直接坐到了姚湛旁边,屈意衡扭头一看,跟姚湛说:“我们换一下位置。”

  屈意衡觉得自己特别幼稚,但是,今天他打算幼稚到底了。

  姚湛憋着笑,站起来跟他换了位置。

  这回,索方希跟屈意衡挨在了一起。

  索方希不乐意了,站起来又要窜到另一边去,屈意衡突然拉住他说:“别折腾了,你换过去我也得换过去,换来换去的,不累吗?”

  姚湛憋笑快憋死了,他拍拍屈意衡的手背说:“我去外面抽根烟,你一起吗?”

  “我不去了。”

  姚湛刚站起来,索方希也跟着起来了。

  “你别走。”屈意衡挡在索方希前面,“我们聊聊。”

  姚湛得意地拍了拍屈意衡的后背,觉得他这个宝贝儿真是难得,今天竟然如此ying气,还是索方希厉害,活生生把一只小兔子逼成了小豹子。

  索方希不想跟屈意衡说话,但姚湛在后面狠狠地指了指他,他最后没跟出去,坐回了位置上。

  屈意衡见他坐下了,回头看了一眼门外,姚湛正在点烟。

  他坐好,跟索方希说:“你是真的喜欢他吗?”

  索方希好笑地看着他:“关你什么事儿?”

  “关我的事儿,”屈意衡理直气壮地回答,“因为我是他男朋友。”

  索方希不悦地瞪了他一眼,转过去咬住了嘴唇。

  “我不知道你是一时兴起觉得有意思才这样对他,还是真的喜欢他,如果是前者,我没什么想说的,随便你折腾吧,不过姚湛这个人你也是知道的,不会任人摆布。”屈意衡说,“但你如果真的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才追他,首先,因为他有我了,所以你一定追不到,其次,你追人用错了方法。”

  这是屈意衡第二次被激发出说话的潜能,上一次,是面对姚湛妈妈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并没有那么废物,敌人来了,还是能扛枪上阵的。

  “我因为什么追他不用你管,再说了,”索方希不屑地看他,“你怎么就那么自信我追不到?”

  “我能说出他身上有多少颗痣,能说出他的敏感带在哪里,能说出他的尺寸,能说出他所有的xing癖,能说出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能说出什么事情能让他开心什么事情会让他心烦,能说出……”

  “你他妈跟我在这儿秀什么优越?”索方希急了,咬牙切齿地看着屈意衡。

  屈意衡笑着说:“我就是在秀优越,因为他主动跟我告白说他爱我,而且一直到现在都非常坚定地在爱我,他为了我向家里出柜,为了我离开医院。”

  “他离开医院是因为我。”索方希多多少少也要争点儿什么,哪怕,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你只是他离开的一个催化剂,就算没有你,他也不会一直在那里工作。”屈意衡铁了心要气死这个人,“因为在那里,他就永远都要因为我们的关系而小心翼翼,他不希望有任何事情影响我们的感情。”

  “你别放屁了。”

  “他不喜欢太粗鲁的人。”这点姚湛其实没说过,屈意衡故意在惹恼对方,“他就是不喜欢你,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在拒绝你。但是,索方希,你现在不仅被他拒绝,还被他蔑视。姚湛是个很会尊重别人的人,他不会轻易去伤害对方,但是你让他说出了很多难听的话,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没等索方希说话,屈意衡直接说:“因为你太过分了,就算你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他,爱他,想追求他,但你用的方式只会吓跑你爱的人。这次是姚湛,算他倒霉遇见了你,如果以后你再遇见其他喜欢的人,在开始追求前,多想想应该怎么做。人与人的尊重是相互的,你口口声声说喜欢他,可是你其实根本就没有尊重过他。”

  姚湛抽烟回来了,凑到屈意衡面前问他:“烟味儿重吗?”

  屈意衡笑着闻了闻,回答说:“我喜欢。”

  索方希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觉得既羞辱又痛苦。

  他爱姚湛吗?其实欲/望多于爱。

  他很喜欢姚湛这种类型的男人,就算不谈恋爱,上个床也不错,而且,真的要认真恋爱的话,他怕是很快就会腻烦。

  索方希其实很明白自己为什么表现得如此偏执,无非就是得不到,越是得不到,他就越是不甘心,到最后,有些魔怔了。

  现在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他突然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好像是个笑话,紧追不舍的一个小丑,当众为他们表演。

  他终于意识到,有些人他就是得不到,有些人他就是赢不了。

  他站了起来。

  姚湛跟屈意衡根本就没有看他,没有理会他,他站在那两人面前,就像姚湛说的,他们眼里根本就看不见他。

  索方希恨得嘴唇几乎咬出血,最后,他妥协了,撕掉了手里的小票,转身出去了。

  索方希出门的一刻,屈意衡抬头看向了他的背影。

  其实挺落寞的,但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结局。

  姚湛问:“你刚才跟他说什么了?他怎么这么老实就走了?”

  屈意衡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低头笑笑,然后轻声说:“没什么,就是告诉他,我很爱你,你也很爱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