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_彼此彼此
顶点小说 > 彼此彼此 > 第5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4章

  屈意衡长得瘦,人也白净,他穿着护士的裙子出来的时候,姚湛眼睛都看直了。

  “假发你要戴吗?”姚湛问这话的时候,终于体会到了一次什么叫yu火焚身,他家屈意衡一直讨他喜欢,两人zuo爱什么姿势也都试过,但裙子还真就没穿过。

  大概是因为职业的原因,姚湛其实很介意穿着白大褂做这种事,他对自己的职业是敬畏的,觉得身为医生,要尊重那身衣服。

  所以,之前索方希不要脸地说幻想姚湛穿着白大褂在办公室干/他的时候,姚湛是很气愤的,可今天,他看着这样的屈意衡,非但没觉得别扭,反倒很兴奋。

  “你想看我戴吗?”屈意衡刚才是不太愿意走出来的,他穿着贴身的裙子,浅粉色,裹着他的身体/露着腿,他不适应,这会儿站在姚湛面前,觉得无比羞耻。

  虽然自己觉得羞耻,可姚湛要是喜欢,他还是愿意把假发戴上。

  屈意衡觉得自己很多时候可能是那种讨好型人格,不管什么事都先考虑别人喜不喜欢,以前身边那些人,习惯了他这一点之后会干脆不再询问他的意思,直接做所有的决定,可姚湛永远都会先问他的意见。

  他手里摆弄着那顶假发,其实最难的不是让他接受自己要戴这个东西,而是应该怎么戴。

  “我好像给弄乱了。”他低头皱着眉捋顺着那长长的假发,觉得这东西还真是麻烦。

  姚湛上前,拿走了假发丢在了沙发上。

  他圈着屈意衡的腰,把人搂进怀里:“不戴了。”

  他轻吻着屈意衡的脸颊,柔声说:“你又不是女人,也不是异/装/癖,我也不好那口,现在已经足够刺激了。”

  屈意衡笑了笑,抱住了姚湛的脖子。

  他贴着对方,听着对方强劲的心跳,他就知道,姚湛永远爱他敬他。

  那个晚上过得的确刺激,这种房间的设计就格外暧昧cui情,隔音效果又好,完全不用担心会被隔壁听见,两个人在里面极其放肆,姚湛甚至逼着屈意衡叫他“哥”。

  其实屈意衡比姚湛还大上那么几个月,这声“哥”叫得不合理但却合情,干这事儿的时候屈意衡叫了这么一声,弄得姚湛差点儿当时就“交待”了。

  事后,姚湛说:“以后你还是别管我叫哥了。”

  屈意衡趴在他怀里问:“为什么?你不是挺喜欢听的?”

  “喜欢是喜欢,”姚湛笑着捏捏他的pi股说,“但你那么叫我,我容易早/泄。”

  刚到丽江的时候姚湛吐槽杨侃他们俩,说他们俩的这趟旅行,可能唯一的景点儿就是酒店的大床,结果,自诩为正经人的姚湛在旅行的最后两天愣是没让屈意衡下床,他们跟杨侃那两口子一起,直到最后一天才从qing趣酒店里出来,回民宿取了行李办了退房,打道回府了。

  回去的飞机上,杨侃说:“爽啊!”

  旁边的小莫靠着他睡觉,一副被折腾坏了的模样。

  姚湛骂他是禽兽,杨侃越过他,问屈意衡:“这几天,玩儿得开心吗?”

  屈意衡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没说话,红着脸转向了外面。

  本来姚湛计划元旦之后再上班,没想到从丽江回来的第二天就被一个电话叫去诊所开工了。

  那天屈意衡陪着他一起,去诊所的路上,屈意衡还有些忐忑。

  “我跟着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姚湛说,“这人是我大学最好兄弟,家不在C市,这诊所他出百分之七十的钱,另外百分之三十我出,然后平时我在这儿管理,他偶尔过来一趟。”

  “我不是说这个,”屈意衡说,“毕竟咱俩这关系,还是别让大家知道得好。”

  屈意衡没进过职场,以前在这方面没多想过,但经过之前的事情,姚湛因为被传是同性恋甚至不得不放弃竞聘科室主任,他突然就意识到,他们并不能随心所欲地活着。

  姚湛知道他的顾虑,捏了捏他的手说:“别担心,就说你是我朋友,谁也不会多想。”

  屈意衡希望是这样,他不想再因为性取向的问题让姚湛遇见什么路障。

  “更何况,这次是咱们自己家的生意,谁看不惯,那就打包走人,你不就业不知道现在找工作多难。”

  姚湛愿意放弃医院的工作来这边,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可以不用顾虑太多,他不想给自己这份感情太大的压力,相对于工作,他更珍惜屈意衡。

  工作没了还能找,但爱情走了,再想找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那个作死的胡迪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么。

  从家开车到诊所,倒是不算太远,比姚湛以前上班方便多了,两人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停好车,站在诊所外面看了好一会儿。

  “还不错。”姚湛之前来过两次,诊所一共三层,已经经营了一阵子,效益也挺好,医护人员都挺年轻,但个个儿优秀,他那兄弟挑人的眼光还是很好的。

  “比我想象得大很多。”

  姚湛笑了:“你是不是以为你男人以后是在那种居民楼里的小诊所混日子啊?也太瞧不起我了。”

  屈意衡笑笑,没说话。

  他还真就是这么以为的,不然也不会觉得那么可惜。

  “走吧,进去看看。”姚湛带着他进门,推开这扇门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像是自己开启了另一个人生阶段,还真有点儿爱情事业双丰收的感觉了。

  以前屈意衡还以为姚湛从大医院出来之后会轻松些,结果没想到,他比以前还忙了。

  作品已经交上去就等着结果出来的屈意衡在家实在无聊,偶尔跟窦郁聪打打电话,问问他那个弟弟的近况,偶尔接一接出版社的应急稿,每天过得都有点儿无聊。

  窦郁聪说:“无聊了你回来看看我呗,我都想死你了。”

  “等过阵子吧,姚湛现在太忙,我得照顾他。”

  “哟哟哟,这话说得,他都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了,又不是三岁的孩子。”窦郁聪闹他,“你太宠着他可不行。”

  屈意衡被弟弟揶揄了一番,也不生气,就甜甜蜜蜜地笑。

  “你别傻笑了,”窦郁聪说,“他对你到底好不好?”

  “嗯?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窦郁聪在电话那边叹气:“担心你呗,你啥都好,就是有点儿傻,其实那时候你跟他走了我就开始惦记,怕他对你不好,那我简直就是把你推进火坑了。”

  屈意衡被他弟这操心模样逗笑了:“挺好的,而且越来越好了,你刚才说姚湛都是三十多的大老爷们了,我不也是么,不用担心我,你跟程总好好过。”

  一说程总,窦郁聪开始嘿嘿笑,屈意衡都不用多问就知道俩人感情好着呢。

  “哎,我有个电话进来,先不和你说了。”

  平时给屈意衡打电话的人很少,他看了一眼,来电人竟然是老师。

  “那行,你忙去吧,没事儿就多给我打几个电话,没多少钱!”

  “好,我改天打给你。”

  挂了窦郁聪的电话,屈意衡客客气气地跟老师问好。

  “怎么样?”老师上来就是这一句。

  “嗯?什么怎么样?”

  “今天什么日子你忘了啊?”老师说他,“快去,查邮件去!”

  老师这么一说,屈意衡想起来了,12月15号,公布参展作品名单。

  屈意衡赶紧从沙发上起来,跑向卧室,打开了电脑。

  他说:“老师,我等会儿给您回电话。”

  “行,”老师停顿了一下,跟他说,“不管结果怎么样,只要你努力了,用心了,咱们就是成功的。”

  屈意衡这一路走过来有多辛苦,他的这个老师是最清楚的,现在,对方这么一说,他突然鼻子就酸了。

  “谢谢您。”

  “去查吧,有了结果告诉我。”

  屈意衡把手机放在一边,心跳快得几乎无法呼吸。

  他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虽然不停地告诉自己没有他也没关系,可他还是希望能被眷顾,希望自己能把握住这个机会。

  那些幸运的或是不幸的经历在他等待电脑启动的二十几秒钟里,全都涌现出来,他记得自己答应姚湛会告诉他那个纹身的来历,他甚至已经幻想出了当时的画面。

  他应该站在自己的作品前,然后给姚湛讲这个纹身是如何被纹上去的,他希望那个画面能成真。

  屈意衡打开网页,登录邮箱。

  有时候,明明一切都与平时无异,但因为心境不同,总觉得这一刻是特别的,就像,每天都一样的网速,今天却好像在登录邮箱的时候格外缓慢。

  几秒钟变成了几个世纪,屈意衡觉得自己从黑发等到了白头。

  邮箱登录了,收件箱的地方显示有十几封未读邮件。

  他平时很少发邮件,看也不看,他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自己苦苦等待着的那一封。

  他握着鼠标点上去的时候,手都在发抖,点开,等待列表出现。

  然后他眼泪就流出来了。

  屈意衡点开那封邮件,看着上面的内容,从无声流泪变成了泣不成声。

  虽然很渴望成功,但其实,他没有抱太大的期望,他以为曾经老师说的天赋和灵气早就离开他了,他以为自己再怎么努力画好也不会再有机会了,但是,他入选了。

  他拿起手机,拿起钥匙,穿上大衣,冲出了家门。

  这个消息他要当面告诉姚湛,他终于可以确定,他不是没用的废物。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