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_彼此彼此
顶点小说 > 彼此彼此 > 第5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9章

  姚湛以前一直觉得单位那边才是他最大的“身不由己”,可是换了工作之后,突然明白,其实在他跟屈意衡的这段关系里,最难解决的是父母那边。

  工作,可以换。

  可是父母,说“换”这个词太不合适,想都不能想,只能慢慢劝,慢慢磨合。

  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姚湛他妈的态度稍微缓和了些,但姚湛他爸根本就拒绝和他谈这件事,其实,在生活中,任何事只要有沟通的余地就还好,怕的就是这种连沟通的机会都不给的。

  腊月二十九这天,姚湛回家很晚,他回去的时候屈意衡正抱着一本书躺在沙发上看,见他回来,立刻起身问他吃没吃晚饭。

  看着这样全心全意为他的屈意衡,姚湛有些愧疚。

  他抱着对方,想说句抱歉的话,但又不希望屈意衡为此担心,最后,忍住了,亲亲他爱人的耳朵,轻声说:“你怎么还不睡?”

  屈意衡知道他辛苦,拍拍他,安抚似的说:“在等你,你不回来我睡不着。”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怎么都行,说睡就睡,失眠也不会是因为谁,习惯了一整天都按照自己的节奏度过,习惯了只考虑自己,但是,自从有了另一半,两个人住在一起,有半颗心就放在了对方的身上,在做任何事的时候会考虑那个人,计划里永远有另一个人的影子,对方不回来就饭不愿意吃觉也不想睡,一定要他在,才觉得踏实。

  这是正在爱着一个人的感觉。

  “你晚上吃的什么?”姚湛知道屈意衡自己在家的时候吃饭都偷懒,之前就觉得他太瘦,还想着他们在一起以后得把人养胖点儿,可是,他自己忙,根本不顾上屈意衡,在一起几个月了,还是老样子。

  “楼下的砂锅粥。”屈意衡说,“本来不想吃的,但是实在无聊,你说回来得要晚一点,我就出去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跟姚湛在一起之后,屈意衡也改变了不少,虽然还是很闷,宅得让人难以置信,但偶尔会愿意出去透透气了,而且,他搬到姚湛家之后,每天都必须得去之前住的房子画画,那里现在是他的工作室,出门是免不了的了。

  姚湛觉得这样才好,整天闷在家里一点儿新鲜空气都不接触不到,人是要闷坏的。

  “好吃吗?”姚湛搂着他倒在了沙发上。

  “还可以,”屈意衡说,“我回来之后找到了砂锅粥的做法,以后可以给你做。”

  姚湛笑着亲他,屈意衡说:“明天就是除夕了。”

  是啊,除夕。

  家家户户都开始挂上了灯笼和小彩灯,C市的习俗是除夕当天早上才贴春联,但很多店铺老早就贴好了,刚刚进小区的时候发现物业在小区里也做了装饰,到处都红红火火,还真有过年的氛围。

  “你明天什么安排?”屈意衡问,“还要去诊所吗?”

  “嗯,上午还得过去。”聊到这里了,姚湛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屈意衡说自己明天得回一趟家。

  屈意衡不是不懂事的人,他非常明事理,姚湛知道,自己说出口之后,对方不会有任何异议,可是他心疼。

  屈意衡父母都不在了,也没有什么朋友,就算有那又怎么样?过年了,哪个朋友会来陪他?人家都跟家人团聚去了。

  “那你下午是不是得回你爸妈那儿?”

  姚湛没开口,但屈意衡先说了:“你也好久没回去了,过年跟他们好好的,别吵架。”

  姚湛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想让我陪你吗?”

  “想啊,”屈意衡笑着看他,“但是这些日子你一直跟我在一起,每天都在陪我,过年了,回去好好陪陪他们,他们也很想你。”

  当恋人太懂事,往往让人很心疼。

  “可我舍不得让你一个人过年。”

  屈意衡笑笑:“谁跟你说我一个人的?今天小聪打电话来,他和程总明天的飞机来陪我过年。”

  屈意衡拉着姚湛的手亲了亲:“其实我没那么孤单的,我也有家人,不用太担心我。”

  说着这样的话,可姚湛更觉得心疼了。

  他抱着屈意衡,两人在沙发上好久没再说话。

  除夕中午,姚湛离开诊所后没直接回家,而是陪着屈意衡去机场接窦郁聪跟程鹤童,他打算把人送回去之后再回去看他爸妈。

  “姚哥,好久不见还是那么帅啊!”窦郁聪下了飞机拖着行李箱出来,身后跟着正在打电话的程鹤童。

  程鹤童笑着跟屈意衡、姚湛点了点头,算是也打过了招呼。

  “他要忙死了,”窦郁聪吐槽,“大过年的也不消停。”

  姚湛带着他们往停车场走:“毕竟是领导。”

  自从屈意衡搬到C市来,窦郁聪还没见过他哥,三个多月了,他把人打量了一圈之后说:“姚哥,你也不行啊,我哥一点儿肉都没长。”

  姚湛非常干脆地道歉,说:“这事儿怪我,你教育得是。”

  回去的路上窦郁聪一直拉着他哥问这问那,生怕他哥一个人在这边受了委屈,姚湛说他:“没看出来啊,原来你这么信不着我?”

  窦郁聪倒是理直气壮:“我哥这人,受了委屈都不说的,我这当弟弟的,能不担心么。”

  两人也算是相依为命过,虽然那会儿也都已经成年了,但窦郁聪总是觉得,要是没有屈意衡一直拉着他,他失去父亲的那段时间会过得更痛苦。

  所以,屈意衡对他来说就是亲哥,他这个亲哥总是受委屈,他肯定不放心。

  屈意衡从副驾驶座回过头来说:“我们很好的,你就别瞎操心了。”

  “就是,”姚湛说,“你等会儿啊,到家了给你看个宝贝!”

  一说宝贝,窦郁聪来劲了,期待得恨不得一眨眼就到姚湛家。

  回程的路很通畅,大过年的,这座城市都快空了,姚湛把他们送到,本来立马就准备走的,毕竟早去早回,可是想起还得给窦郁聪看“宝贝”就跟着他们一起上了楼。

  “我哥手艺不错啊!”窦郁聪看着姚湛得意洋洋地拿出“结婚证”,算是知道了他说的宝贝是什么,他回头跟屈意衡说:“哥,你给我跟鹤童也画一个呗!”

  程鹤童正收拾东西,接话说:“不用麻烦,我们去国外领证就好了。”

  这下,姚湛又嫉妒了。

  把客人都接回来了,姚湛准备走了。

  他跟屈意衡嘱咐了几句,然后说尽可能赶回来。

  “真的不用,”屈意衡说,“好好陪他们,反正我们每天都在一起。”

  “怎么的?”窦郁聪探出头来,“姚哥要走?”

  “嗯,他得回他爸妈那儿。”屈意衡把窦郁聪塞回屋里,关上了门,转过来跟姚湛说:“今天过年,千万别和他们吵架。”

  姚湛笑着搂着他的腰说:“怎么我在你眼里就跟不懂事儿的小孩儿似的。”

  屈意衡不是这个意思,可他就是不放心。

  因为两人的关系,姚湛跟父母之间变得很紧张,这让屈意衡有一种罪恶感,总觉得是自己影响了人家。

  当然了,也确实跟他脱不了干系。

  “你过年陪他们是应该的,我这儿不也有家人么。”尽管在这个日子屈意衡也希望姚湛在自己身边,但是,他知道轻重,也必须多为姚湛考虑。

  “那我先走了,”姚湛在楼道里亲了他一口,“晚上我看情况再说,回不回来都给你打电话。”

  “嗯,”屈意衡送他到电梯口,“多吃点儿好吃的,新年快乐。”

  送走了姚湛,屈意衡在楼道里站了一会儿才回去,他一进屋就听见窦郁聪抱怨:“姚哥不是说好了负责解决他爸妈的问题吗?都拖了这么久,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事儿得慢慢来。”屈意衡进去给他们俩找杯子接水,“咱们没有这个负担,但对于他来说,这一步很难走,得理解他。”

  屈意衡不想一直把矛头指向姚湛,于是就问程鹤童:“程总家人那边对你们的事了解吗?”

  程鹤童接过他递来的水,道了谢,回答说:“我高中的时候就跟家里出柜了。”

  屈意衡有些惊讶,窦郁聪说:“鹤童还是混血呢,他从小就在国外长大,那边十几年前同性恋婚姻就合法化了,很开明的。”

  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但羡慕又能怎么样,羡慕过后还是要继续面对艰难的现实。

  屈意衡很希望未来能有机会跟姚湛的父母一起过年,不管怎么说,家里有父母在,才真的有过年团聚的感觉。

  “对了,你们是不是都饿了?”下了飞机就直接回来,到现在三个人坐着说话,一看时间都已经两点多了。

  “还行,”窦郁聪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哥你是不是买菜了?我去看看,等会儿我下厨吧。”

  屈意衡带着窦郁聪去厨房,程鹤童也跟了过来。

  “行,我知道了。”窦郁聪把食材拿出来,先用水泡着,“你们俩出去聊天吧,要是没什么聊的就把春联都贴上去,过年了,咱们也得有点儿过年的样子,这里交给我,让本大厨给你们好好露一手!”

  作者有话要说:倒计时二!明天就正文完结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