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番外一十五年前 03_彼此彼此
顶点小说 > 彼此彼此 > 第63章 番外一十五年前 0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3章 番外一十五年前 03

  “你嘴角,粘了一粒小芝麻。”

  这句话,让屈意衡的心跳瞬间加速,整个人都忘了呼吸。

  姚湛看着他,见人没什么反应,伸手把他嘴角的芝麻粒儿给拿了下来:“偷吃被抓住了。”

  被姚湛碰过的嘴角好像起了火,屈意衡眨着眼睛,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姚湛倒是没在意,他又像刚才那样,等着屈意衡把卷子摊开,然后讲题。

  过了好一会儿,身边的人还是没动静,姚湛奇怪地看向他,发现他还在看着自己。

  眼前这个男生本来白白净净的,这会儿脸通红,看着他的时候那眼神炙热但又怯懦,很矛盾,但又真实发生着。

  “有事儿?”姚湛问。

  屈意衡摇了摇头,转回来看着试卷。

  他看试卷的时候,姚湛就眯着眼看他,这个男生给他的感觉很微妙,好像永远欲言又止欲拒还迎。

  有意思。

  他们开始讲题,姚湛竟然难得的有耐心,不仅把屈意衡答错的题讲了一遍,还把他写对但是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写对的题也给讲了一遍。

  姚湛觉得自己今天可能吃错药了。

  全部讲完,两人都累得够呛,姚湛靠着椅背说:“其实你不应该只得这么点分的,挺多题你都不应该错。”

  屈意衡其实算不上是一个受不了批评的人,从小到大学画,没少被老师训斥,更何况,他自己也已经自我检讨一晚上了,如果他再仔细一点儿,这一次至少能多得四五十分。

  四五十分,这很多了。

  “对不起。”可屈意衡还是低着头道歉,越想心里越难受。

  “你不应该跟我道歉,”姚湛说,“跟你自己道歉。”

  屈意衡不吭声了,咬着嘴唇,越咬越用力。

  他突然很瞧不起自己,明明就是做得不好,人家说两句还委屈上了。

  姚湛这人神经线条粗得很,没注意到身边人的情绪,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吧,饿了,吃点东西去。”

  他转身就往外走,走出几步之后才意识到屈意衡没动。

  姚湛转过去看他,发现那人竟然坐在那儿低着头哭了。

  他头一次看见男生哭,有点儿想笑,又有点儿尴尬。

  这要是别人,他肯定嘲讽一句“哭个屁”然后转头就走,可是面对着屈意衡他竟然说不出任何一句重话。

  姚湛回去,站在他身边,伸出手捏着他的下巴把对方的脸转向自己。

  “哭什么呢?”姚湛问,“因为我说你了?”

  屈意衡觉得自己这样特别丢人,他不好意思看姚湛,使劲儿想把眼泪憋回去。

  别人都不知道,其实他压力真的很大,文化课本来就落下很多,还有几个月就要艺考了自己最近在那方面也没什么长进,万一到时候自己发挥失误,他很可能就上不了那所学校了。

  人家邵威跟姚湛都是义务帮自己,都高三了,有几个人愿意这么浪费自己时间的?

  可他还是搞砸了。

  “还哭呢?”姚湛笑了,用手指给他擦了一下眼泪,弯下腰,凑到对方面前,“你这一哭……”

  屈意衡的视线终于移向了姚湛。

  “还挺好看的。”

  屈意衡愣住了,眼泪都忘了流。

  姚湛说完整个人也像是被定住一样,他们就那么对视着,两人近在咫尺。

  几秒钟之后,姚湛莫名其妙不受控制地微微向前,竟然吻住了屈意衡的嘴唇。

  空旷的体育馆,摄像头拍不到的角落,姚湛慢慢往前,最后把屈意衡堵在了柔软的座椅里。

  那次对于他们俩来说都是奇妙的体验,短短的人生十八年,头一次与人接吻,还是跟男生。

  屈意衡的手抵在姚湛肩膀上,不知道是要推开还是想抓住。

  姚湛越吻越深,足足十几分钟才终于放过屈意衡。

  面前的男生眼睛湿漉漉的,嘴唇湿漉漉的,额头也渗出薄薄的汗来。

  姚湛故作镇定地问他:“还哭吗?”

  屈意衡喘着粗气,摇了摇头。

  “不哭了就走吧,”姚湛先一步往外走,“吃饭去。”

  那天晚上姚湛跟屈意衡吃饭时彼此一句话都没说,吃完之后,屈意衡发现姚湛正盯着他看。

  “怎么了?”

  姚湛说:“看看你嘴角粘了芝麻没。”

  可是他们那顿饭,根本就没有芝麻。

  从小餐馆出来,两人站在路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本来应该各自回家或者去别的地方,但竟然都在回味不久之前的吻。

  姚湛老早就意识到了自己跟邵威他们完全相反的性取向,他喜欢男生,xing幻想的对象都是同性,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身边这个男孩,刚刚那个吻并不能说明什么,一时冲动而已,谁都有过冲动的时候。

  他承认屈意衡长得很好看,尤其是哭起来,那种漂亮又怯懦的样子让他很想欺负一下,于是,就凑上去吻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没有拒绝,没有逃跑,反倒是笨拙地迎合着他。

  这说明什么?

  而屈意衡,他是去年才意识到自己喜欢男生,原因还是老师找来一个人体模特,那人背对着他脱衣服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什么苏醒了。

  但这么长时间以来,除了那一次之外,他再没对别人有过xing冲动,刚刚是例外,姚湛吻他的时候,他ying了。

  屈意衡是个腼腆的人,他逼迫着自己把欲望压了下去,并且不去问对方为什么吻他。

  两个人各怀心事地在路边站着,姚湛抽了根烟,然后问他:“要不要去打球?”

  “啊?”屈意衡看向姚湛,犹犹豫豫地说,“我不会打篮球。”

  “乒乓球会吗?”

  屈意衡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又回到了体育馆。

  体育馆晚上九点关门,楼下的保安告诉他俩看着点儿时间。

  上楼的时候,屈意衡跟在姚湛身后,觉得自己的心跳整个楼层都能听见。

  他们到了二楼乒乓球室,屈意衡放下书包之后突然意识到他们并没有球拍。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都笑了。

  “那做点儿别的吧。”

  姚湛环顾四周,突然抓住屈意衡的手腕,把人带到了摆着空球筐的角落里。

  这个角落比楼上篮球馆的还要隐蔽,姚湛把屈意衡堵在墙角,问他:“害怕吗?”

  作者有话要说:下午还有一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