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006_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顶点小说 > 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 6. 006
字体:      护眼 关灯

6. 006

  余江火听完时骄的话,先是顿住,随后不太相信地笑了笑:“我怎么可能分化成omega,时哥,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时骄说这话时的表情格外认真:“江火你忘了?我是omega,我对omega的感受也最了解。”

  余江火当然没有忘记他是omega,只是他不敢相信自己分化的事实。他从出生开始,便一直都是alpha,怎么可能突然就分化成omega呢。

  昨晚的事已经让他很难接受了,但好歹是双方自愿的,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可分化就不一样了,他从来没想过会有分化成omega的这一天。

  “脖子后面的地方是腺体,只有omega才会有。”时骄见他在那儿怔怔地出神,不急不慢地说:“omega每个月都会有固定的发`情期,在发`情期来临时,腺体会发烫,同时也会散发出信息素。omega的信息素会让alpha陷入痴迷,并疯狂地占有omega,直到标记结束。”

  时骄的描述和他昨晚的经历实在是太像了,余江火的视线落在某个地方,许久都没有回过神。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说你的脖子后面有点疼,因为你的腺体被alpha注入过信息素。”时骄把手放在他的手背,轻轻地拍了拍,放柔声音说:“江火,你也别太紧张。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可能很难接受,但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你之前不是说你哥哥是医生吗?抽时间去医院做趟检查吧,不会有事的。”

  余江火紧锁着双眉,与其说他很难接受,不如说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了。他始终不敢相信,自己会从alpha分化成omega。

  这一切简直就跟做梦一样不真实。

  他一米八二的个子,回回跑步都是第一,跟人打架就没输过。

  他的身体素质这么好,怎么会分化成omega呢?omega不应该都是柔柔弱弱的吗?

  余江火想不明白。

  但他知道,时骄是不会骗他的。就像时骄说的那样,他是omega,自然对omega的感受最了解。

  “我……”余江火沉默了许久,才说:“时哥,你说我有没有可能再变回去?既然能从alpha分化成omega,那也应该能从omega分化成alpha吧?”

  不知道为什么,余江火突然想起了老师在课上讲的小丑鱼。他平时从不爱听课,就算了听了也从来记不住,但却偏偏记下了当时的内容。

  老师说,小丑鱼是一种雌雄同体的动物。它们会从雄鱼变成雌鱼,却无法从雌鱼变回雄鱼。

  他天生就是alpha,哪怕后天分化成了omega,和小丑鱼应该也不一样吧?

  “我也不是很清楚。”时骄只能给出自己觉得恰当的建议:“目前来看,你还是最好去一趟医院。”

  余江火依然皱着眉:“我暂时还不想让我家里人知道。”

  时骄没有问他为什么,换成是他自己,如果有一天突然从alpha分化成omega,他肯定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接受。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余江火,他们认识了这么久,他最是了解,余江火个性强,自尊心也强。

  “这样吧。”时骄想了想说:“过两天我忙完之后,你放了学一个人来找我,我陪你一起去。”

  见他没有说话,时骄又问了句:“江火,好吗?”

  “嗯。”

  余江火这才慢吞吞地点了点头。

  不管有没有分化,早晚有一天也是要面对的。

  转眼到了周一,余江火和往常一样去了学校。

  一堂课下来,余江火哈欠连连,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因为想着分化的事,他失眠到整宿都没睡好觉。

  下了课,孟商羽拉他到走廊上晒太阳。

  他就这么站在阳光下,穿着雪白的校服,远远看上去好像全身都在发光。

  正是课间时间,三三两两的同学从教室里出来,从余江火身旁经过时都忍不住回头看一眼。

  “哇。”

  “好帅啊。”

  “他刚刚看见我了。”

  余江火也在看那些omega,但不同的是,他们在看他的脸,而他在看他们的脖子。

  每个omega的手腕上都会戴着一个抑制手环,手环由特殊材料制成,有类似抑制剂的作用,用以预防发`情期提前或失控之类的意外情况。

  因此,是不是omega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余江火主要是为了看他们的腺体,他仍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自己还没有彻底分化成omega。

  可是就这么看了半天,余江火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也不明白omega的脖子和alpha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这个人的脖子倒是挺好看的。

  余江火看见这人没戴抑制手环,抬头一看,才发现从他面前经过的人原来是傅星罗。

  这一看,他心里更郁闷了,为什么是他分化成omega?为什么只有他遇上了这种事?

  傅星罗感觉到有人在后面盯着他看,不由地回过头去,正好对上余江火毫不遮掩的视线。

  两人对望了一眼,又各自移开目光,谁也不愿意看见谁似的。

  “江火。”孟商羽的声音将他拉回神来:“你今天怎么了?看着很没精神。”

  余江火摇摇头:“没事,只是有点失眠。”

  “噢。”在上课铃声响起之前,孟商羽又问他:“这周的演唱什么时候去呀?后天怎么样?”

  “后天……”余江火刚要说行,突然想起他和时骄约好的时间,话到嘴边及时改口:“后天我有事,再推迟一天吧。”

  “什么事啊?怎么没听你说过。”

  “没什么。”余江火眼神躲闪着,随口撒了个谎:“一个以前的朋友请吃饭。”

  “这样啊,那行吧。”

  孟商羽知道他朋友多,见面吃饭都是常有的事,并没有对此感到怀疑。

  到了约好的那天,余江火一放学,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学校。

  时骄提前去了医院给他挂号,在医院大厅里等着他。看见他来了之后,直接带他去了分诊台。

  这个时间点医生差不多都要下班了,医院里仍是人来人往。余江火做完一系列检查,和时骄一起坐在候诊区等着检查结果。

  “余江火。”医生在科室门口喊着他的名字:“余江火还在吗?”

  “在!”

  听见自己的名字,余江火立马站了起来。

  “你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时骄对他说:“别担心。”

  “嗯。”

  余江火进去了,在坐下之前,深吸了一口气。

  他看着正在盯着电脑的医生,鼓起勇气问:“医生,我没事吧?”

  医生看了他一眼,拿起他的检查单:“根据检查结果显示,你二次分化了,大概是从一周以前开始的。”

  余江火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真正听见这个结果时,仍然有些难以置信。

  他一面不解一面又抱着最后的希望问:“医生,你确定检查结果没有问题吗?会不会是哪里出错了?为什么我会突然分化成omega?”

  “这个结果不算突然,像你这种二次分化的情况其实也挺多,最近就有好几例。只不过大多都是alpha分化成beta,从alpha分化成omega的倒是少数。”医生看着他说:“有两种情况,第一种,从一开始你的身体里就拥有两副器官,在后天发育中,属于omega的器官占据了主导地位,致使你从alpha二次分化成了omega。具体是不是这样,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

  “那第二种情况呢?”

  “第二种,你和一名alpha的信息素匹配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在这样匹配度极高的情况下,如果你们两人长期来往,其中一人便有可能从alpha分化成omega。”

  余江火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但如果照医生所说,这个alpha和他经常有来往的话,那么那天晚上的人应该是他认识的。

  “第二种情况暂时还没有更可靠的依据,所以,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医生继续说:“看时间,你才刚成年不久。在分化之后,发`情期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太稳定,要时刻保持注意。”

  “发、发、发`情期?”

  “对,成年后会经历第一次发`情期。”医生扫了眼他涨得通红的脸:“你应该已经经历过了。”

  余江火小幅度地点了下头,他还真把这件事给忘了。也就是说,他现在成了omega,以后每个月都会来一次?

  正想着,医生递了个册子和手环给他:“这是omega手册和抑制手环,你可以先了解一下,手环记得在出门的时候戴上。另外,如果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别忘了及时来医院看诊。”

  “哦……”

  “还有一件事,你的情况算是大龄分化,近几个月里最好不要使用抑制剂。”

  “那要是发`情期来了,我该怎么办?”余江火问:“抑制手环有用吗?”

  “抑制手环的效果可能对你的帮助不大,你需要你的alpha为你安抚,或者他的信息素也可以。”

  他的alpha?他哪里来的alpha?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这话余江火没有说,他还是很难接受自己变成omega的事,和医生说完之后便走了出去。

  时骄看见他,连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结果怎么样?”

  其实他不问也大概猜到了,余江火确确实实分化成了omega,否则他的脸色不会这么难看。

  余江火把检查单递给他,声音有气无力:“和你说的一样。”

  “嗯。”时骄个子比他矮一点,只能抬手去拍拍他的肩膀:“我先送你回去吧。”

  余江火点了点头。

  刚走两步,时骄又突然顿住。他的目光盯着电梯入口的地方,像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人一样。

  “时哥?”余江火发现他没跟上来,回头问:“你怎么了?”

  “我、我去趟洗手间。”

  “那我在外面等你。”

  时骄来不及应声,急匆匆地便从他面前离开了。

  余江火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他还沉浸在他分化成了omega的悲伤里,直到一道高大身影与他擦肩而过,然后在他身后停住了脚。

  “江火。”

  声音低沉淳厚,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艹,他亲哥怎么会在这里?

  余江火双腿如灌铅一般,不敢动也不敢回头。

  为了避免被余谨知道,来之前他特意换了家医院,没想到还是被撞见了。

  “你生病了?”余谨问:“为什么会在这儿?”

  余江火的眼睛东瞄西瞄,不太自然地躲着他的视线:“不、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朋友,我陪他来医院做检查。”

  余谨仍然在看着他,像是在怀疑他说的话:“你在楼下等我,一会儿一起回去。”

  “哦。”

  余江火当然不会乖乖听话在楼下等他,如果不是怕被余谨发现,他刚刚直接掉头就走了。

  谁知他才松了口气,又有一个声音叫住了他,是刚才那名给他检查的医生。

  “余江火,等等。”那名医生快步走过来,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这是二次分化的证明材料,你记得抽空去重新登记一下性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