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009_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顶点小说 > 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 9. 009
字体:      护眼 关灯

9. 009

  余江火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被余妈套话。

  他们在二楼房间的时候,余爸刚好回来了,正巧听见他和余妈的对话。

  本来他还想着让余妈保密,这下彻彻底底地暴露了。

  他不仅没有传说中的女朋友,还从alpha分化成了omega,怎么想都觉得丢人。

  余爸余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余江火站在他们面前,像个被审讯的犯人,垂着头一声不吭。

  就在这时,余谨下班回到了家。

  他开门进来,看见客厅里的三人,不用想也大概猜到是为了什么事。

  “回来得正好。”余爸扭头面无表情地看向余谨,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江火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余谨点点头,朝他们的方向走过来:“嗯,我早就知道了。”

  余爸一听,脸顿时沉了下去,一开口便是句句责问:“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江火如果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你付得起责吗?”

  “是我让哥帮我隐瞒的。”余江火这才抬起头,连忙把话接过去:“不关哥的事。”

  余谨站到他的身旁,不紧不慢地解释:“二次分化对江火来说太突然了,我理解他一时无法接受的心情,不想让他太有压力,因此隐瞒了爸妈,是我考虑得不够周到,让爸妈担心了。”

  余江火听到这话,又把头低了下去。

  以前每次他犯了事,余谨都是站在余爸那边,像个严厉的家长一样教育他。这还是第一次,余谨因为他被余爸责问,而且是他先让余谨帮忙隐瞒的。

  都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余江火此时只觉得自己连累了余谨。

  他以为余爸接下来肯定会劈头盖脸地教训他,没想到向来声色俱厉的余爸今天却出乎意料地缓和了脸色。

  “算了,你也是为了你弟弟着想。”余爸看了他们两眼,说:“你们也别光站着,先坐下。”

  看他们杵在那里没动,余妈赶紧拍了拍旁边的沙发:“你爸让你们坐下就快坐下吧,江火,来,坐在妈这边。”

  余江火听话地坐到余妈旁边,仍然不敢多说一个字。

  “江火。”余妈看着他,温柔地说:“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记得跟爸妈说,知道了吗?要是你发生了什么,我和你爸爸会担心的。”

  余江火点点头:“我知道了。”

  “你最近身体怎么样?”余妈仍是放心不下,露出一脸担忧的神色:“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真没事,妈,你就放心吧。”为了让他们宽心,余江火向他们做出保证:“我以后有什么事肯定第一个告诉你,不会再瞒着你和爸。”

  “那样就好。”余爸的语气少见得柔和:“我看这样吧,一会儿我去跟你老师请几天假,让你在家休息休息,这几天就不去学校了。”

  不去学校?

  这怎么行,到时候岂不是全班同学都会知道。

  “不行。”余江火连忙摇头:“我不请假。”

  余妈摸了摸他的头发:“江火,听你爸的话,待在家里休息几天。你才分化不久,信息素还不稳定,等过几天再去学校也不迟。”

  “反正我不请假。”余江火的脾气一向很倔,一旦确定了便不会轻易松口:“说不定……说不定我过几天就变回去了。”

  虽然他心里很清楚,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他还是说了出来。

  “你这孩子……”余妈为他操心地叹了口气。

  余谨便在这时替余江火说话:“我看过江火的检查结果,信息素还算稳定,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要记住尽量避免剧烈运动,因为这样很容易刺激腺体。他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持轻松愉悦的心情,不用待在家里休息,去学校也挺好的。”

  “也行。”今晚的余爸完全没了往日的严厉,连看向余江火的目光都温和了许多:“从明天开始,每天放学要么让余谨去接你要么我安排司机去接你,你自己选择。”

  余江火果断地选择了余谨:“还是让哥来接我吧。”

  “嗯。”余爸答应的同时不忘向他提醒:“以后记得离你那些alpha朋友远点,不要让他们碰到你。”

  “啊?为什么?”问完之后,余江火才迟钝地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脸登时涨得通红:“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

  于是,在余江火的坚持下,第二天还是去了学校。

  出门前余妈千叮万嘱,仔仔细细帮他戴好抑制手环,余爸甚至亲自开车把他送到学校门口。

  从念小学开始,为了培养他的自主能力,余江火一直都是自己上下学。这还是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享受余爸亲自接送的待遇。

  但余江火并不喜欢这种待遇,因为这让他觉得,余妈余爸在保护他,就像把他当成温室里的娇花一样。

  虽然他现在是omega,可他以前好歹做了十多年的alpha,是个实实在在的成年男性。

  在余江火看来,就算他分化了,他也能自己保护好自己。

  教室里闹哄哄的,班上的同学全都在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余江火刚走进去,便有不少人向他看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在看他?

  余江火心里咯噔一跳。

  不会是暴露了吧?

  可他在下车后就偷偷把抑制手环摘掉了啊,按理说不应该会被人发现。

  余江火不动声色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还没坐下,孟商羽便凑到他的面前。

  “江火,你来了。”孟商羽看着他,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像是有话不知道该怎么说。

  余江火越是看他这样,心里越是发慌,连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怎、怎么了?”

  他都想好了,如果孟商羽在教室里当面问他,他就咬死了不承认,等后面有机会再慢慢向他坦白。

  “江火,你没看班级群的消息吗?”孟商羽皱着眉说:“老师新换了张座位表,一大早就发在了群里,我们的座位被调开了。”

  原来是换座位……

  余江火暗自松了口气。

  今天一早余爸才把手机还给他,他都还没来得及充电,更别提去看群消息了。

  “换了就换了。”余江火拍拍他的肩膀:“没事,我找机会再换回来。”

  “可是,江火……”孟商羽欲言又止:“你的同桌是傅星罗。”

  “哦。”余江火收拾着乱糟糟的课桌,先是很淡定地应了一声,然后才猛地反应过来:“什么!?”

  孟商羽咽了口唾沫,弱弱地重复了一遍:“是、是傅星罗。”

  难怪一进教室就有这么多人看着他,原来换座位后他和傅星罗成了同桌,而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

  余江火环视了一遍四周,并没有在教室里看到傅星罗的身影,他放下背包便往教室门口走。

  “我去找老师换座位。”

  这会儿还没到上课时间,余江火直接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刚要走进去,便隐约听见了一段说话声,声音的来源正是即将成为他同桌的傅星罗。

  “老师,我想换一下座位。”他说得不急不慢,听起来却格外坚定,让人很难拒绝。

  “为什么?”他们班的班主任是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老师,这学期才调过来,说话做事总是慢条斯理,脸上则时常带着和蔼的笑容:“你不想和余江火做同桌?”

  傅星罗毫不犹豫地点头:“嗯。”

  听到这儿,余江火顿时不高兴了。

  他还没来得及找老师申请调换,傅星罗倒是赶在他前面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不愿意和他做同桌?

  呵,说得他多乐意似的。

  不行,他不能让傅星罗先回教室。要么是他主动不愿意和傅星罗做同桌,要么这座位大家都别想换了。

  余江火这么想着,抬手敲了敲门。

  “谁?”班主任在里面问。

  “老师,是我,余江火。”

  “哦,进来吧。”

  余江火走了进去,和傅星罗四目相对。

  “你来得正好。”班主任笑吟吟地说:“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应该是邻居吧?还是一起长大的?”

  余江火没回答,傅星罗也没回答,两人显然都不愿意承认这份竹马关系。

  早在调来这个班前,班主任就隐约听说这两人的关系不大好,他一心想着调动班上的学习氛围,让同学们互帮互助,这才决定重新安排一下座位。

  “既然是邻居,平时肯定少不了往来。以后你们成了同桌,有什么问题也能更好地解决。”班主任继续说:“傅星罗你成绩好,有时间就多帮帮余江火,余江火你如果有不懂的地方,也可以多向傅星罗请教请教,这不就挺好的吗。”

  班主任话音刚落,傅星罗便把话截了过去,声音冷冰冰的:“我觉得我们不合适,老师您还是重新安排一下吧。”

  “这……”班主任没想到他会这么坚持,一会儿去看傅星罗一会儿去看余江火:“如果是这样……”

  “我觉得挺合适的。”听到傅星罗那么说,余江火不服输的劲儿瞬间就窜了上来,越是看到傅星罗不顺心,他心里就越是高兴:“谢谢老师的安排。”

  既然傅星罗不想和他做同桌,那么他便偏不如他的意。

  傅星罗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淡淡的,还透着一点疑惑。

  “啊?”班主任则是微微一愣,完全弄不明白现在的情况,他还以为余江火也是来换座位的:“那……”

  他还没问出口,又听余江火接着说:“老师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向傅星罗好好学习。”

  这话余江火是为了怄傅星罗故意说的。

  班主任听了,却很是高兴,转而看向傅星罗:“要不然这座位先不换了?你们做一段时间的同桌试试?”

  傅星罗不知道余江火到底是什么意思,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教室里,孟商羽正在和几名同学打赌。

  “江火肯定能换成座位。”他十分肯定地说:“输了我帮你带一周早餐,赢了你帮我写一周作业,怎么样?”

  那名同学犹豫了一下,勉强答应:“行吧。”

  话刚说完,余江火便和傅星罗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孟商羽连忙拉住他问:“江火,怎么样了?”

  余江火反问:“什么怎么样了?”

  “座位呀。”孟商羽问:“换了吗?”

  “哦……”余江火摆摆手:“不换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