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_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顶点小说 > 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 015
字体:      护眼 关灯

015

  他们所在的别墅区住户并不多,天一黑,外面便很少能看见人影。

  两人撞在一起后迅速拉开距离,纸袋也在这时落在了地上。

  余江火揉了揉被撞疼的额头,正要骂骂咧咧,抬头发现对方是傅星罗,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今天回教室找抑制手环的时候被傅星罗看见了,估计对方已经猜到了他是那晚在酒吧卫生间里的omega。

  一想到这里,余江火便觉得尴尬,抬起的头又垂了下去。

  傅星罗也没想到会撞到他,他这会儿刚跑完步,浑身热汗淋漓,散发着属于alpha特有的荷尔蒙。

  在得知余江火分化成omega后,傅星罗并没有觉得有多高兴。虽然他不喜欢余江火,但也不至于在对方处于低谷时幸灾乐祸。

  他看了眼地上的纸袋,弯腰准备帮他捡起来。可手还没来得及伸出去,便被余江火突然出声喝住。

  “别动!”

  趁着傅星罗停下的时候,余江火眼疾手快地捡起纸袋,紧紧抱在自己的怀里,像是生怕傅星罗会碰到它一样。

  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傅星罗直起身,脸上和平时一样没什么表情。他默了片刻,抬了抬唇问:“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

  余江火说完,抱着纸袋从他身旁擦过,脚步匆忙地离开。

  走了一段路,余江火才慢慢反应过来。

  慌什么?傅星罗又不知道他被标记的事,表现得太奇怪反而让人觉得心里有鬼。

  这么想着,余江火稍微少了点紧张。

  如果刚才不是他及时叫住,傅星罗可能就看见纸袋里的那件衣服了。虽然知道傅星罗看见了也没关系,但在那一瞬间,他还是下意识说出了口。

  不过……傅星罗刚刚居然问他有没有事,为什么有一种太阳打西边出来的感觉。

  傅星罗是在关心他?

  不,这一定是错觉。

  回家吃过晚饭,余江火洗了个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他把房间的每个角落翻了一遍,都没找到一个适合藏东西的地方。

  到底放在哪里呢?

  再过几天会有阿姨过来大扫除,到时候余妈肯定会整理他的房间。也就是说,他不管放在什么地方,只要是在家里,都会有暴露的风险。

  自从抑制手环被发现后,一向粗心大意的余江火开始变得小心翼翼。

  前几天他担心着被人知道分化的事,因此暂时忘了这件衣服的存在。如果不是余妈今天跟他说打扫卫生,他一时半会儿还想不起来。

  “咚咚咚……”

  有人在外面敲他的门,不一会儿,门口响起余谨的询问声。

  “江火,睡了吗?”

  “还……还没。”

  “开一下门,我有事找你。”

  余江火东看西看,随手把衣服塞进被子里,然后赶紧过去开门。

  “来、来了。”余江火打开门问:“哥,什么事啊?”

  他说完,一低头便看见了余谨手里拿着的医用仪器。那天余谨带他回来做检查时用过,好像可以检测信息素是否稳定。

  “进去躺着。”余谨说:“把腺体露出来。”

  余江火‘哦’了一声,往床的方向扫了眼问:“我坐着可以吗?”

  余谨看了看他,没说话,于是余江火乖乖地躺在了床上。

  他先是小心翼翼地掀了一角被子,把那件衣服往里面挪了挪,然后才不急不慢地躺上去。

  余谨弄完仪器走过来,直接去掀另外一边的被子,被他抢在前面伸手拦住。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被余谨看见,明明余谨都知道他被标记的事了。

  是因为不想让余谨知道那个alpha?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心里唯一清楚的是,余谨如果知道了那个alpha是谁,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最想揍那个alpha的人一开始明明是自己来着……难道……自己是想维护他?

  “我……我怕冷。”余江火找了一个不像理由的理由:“还是盖着吧,不是只露出腺体就可以了吗?”

  “行。”

  见余谨松开手,他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整个检查的过程维持了半个多小时,等到检查完毕,余江火都快趴在床上睡着了。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翻了个身问:“检查完了?”

  “嗯。”余谨一边收拾着仪器一边说:“你的信息素极不稳定,最近注意着点。”

  “啊?”余江火稍微清醒了些,一脸不解地问:“我那天不是刚度过发`情期吗?为什么还不稳定?”

  余谨的眉毛皱了皱:“一般情况下,是因为没有及时得到alpha的安抚。不过,你是二次分化,情况比较特殊,可能和你那天使用了抑制剂有关。普通的抑制剂对你没什么作用,二次分化的omega有专门的抑制剂,但以你这段时间的情况来看,还是暂时不要使用为好。”

  说完,余谨顿了一下:“那天你用了抑制剂?”

  “嗯,是时哥给我的。”余江火说:“如果不是时哥及时赶到,我都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余谨听他提到时骄,神色微微一顿:“找机会好好感谢一下他。”

  “我也是这么想的。”余江火接过话:“我打算明天去时哥那儿取我的吉他,哥,你到时候陪我一起去呗?”

  余谨点了点头:“好。”

  第二天是周六,余江火一觉睡到自然醒,等到下午余谨下了班,才收拾着出门和他一起去南桐酒吧。

  这会儿离夜场还早,酒吧里只有零星几个客人。

  余江火一进去,便走到吧台前,同调酒师打了声招呼。

  “时哥呢?他在吗?”

  调酒师知道他们关系不错,也知道时骄对他格外照顾,看了眼二楼说:“时哥在楼上。”

  “哦哦,好,我是来找时哥拿吉他的。”余江火说着随口做了下介绍:“这是我哥。”

  余谨冲调酒师微微颔首,算是和他打了个招呼。

  他们刚走到楼梯口,时骄的身影便正好从楼上下来。他先是看到了余江火,正要出口和他说话,然后才看到了跟在余江火身后的余谨。

  两人的视线短暂地相交,时骄率先收了回去,带他们去了一旁没有人的卡座。

  “这是我跟你提过的时哥,他们家是从海塘市搬过来的,已经在静江市定居好几年了。”余江火给他们互相做着介绍:“这是我哥余谨,是一名医生。我哥让我好好谢谢你,还让我请你去我家做客。”

  后面句话是余江火自己添上去的。

  时骄微抿着唇:“你既然叫我一声时哥,我帮你也是应该的。至于做客,我最近有点忙,有空再说吧。”

  他话刚说完,另一边沉默不语的余谨冷不丁开了口。

  “我以前有个同学,老家也住在海塘市。”

  他这句话不知道是对谁说的,时骄和余江火对望了一眼,由他把话接下。

  “是吗,那挺巧的。”他的嘴角微微弯着,看上去似笑非笑。

  余谨又补充了一句:“他也姓时,叫时娇,娇弱的娇。”

  “哦?那就更巧了。”

  余江火并没有觉得他们的对话有什么不对,站起身来:“时哥,哥,你们先聊,我去趟卫生间。”

  “嗯。”两人几乎同时点头。

  在余江火起身走后,余谨的视线完全落在了时骄身上。他定定地看着面前的omega,随后慢慢吐出四个字。

  “好久不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