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_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顶点小说 > 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 018
字体:      护眼 关灯

018

  温柔的触感如蜻蜓点水般转瞬即逝,却令傅星罗不由地停住了双脚,身体也跟着紧绷起来。

  刚刚……余江火亲了他?

  他还在发愣,背上的余江火开始不满地催促他:“不要停下来,快走。”

  傅星罗这才回过神,背着他继续往前走,脸却在不经意间泛起微红。

  到了余江火家门口,傅星罗准备把他放下来,可余江火死活不肯。

  “我不要下来,我要你背我进去。”

  他的眉毛微微皱着,声音软软的,说话的样子像极了娇嗔。

  傅星罗无法,正准备按门铃,门却在他伸手前先一步打开了。

  “星罗?”开门的人是余妈,她先是看见了站在了门口的傅星罗,然后才注意到了趴在傅星罗背上的余江火:“江火?这是怎么了?”

  “他喝醉了。”傅星罗说:“我出去的时候正好碰见,就把他送了回来。”

  其实是余江火紧抱着他不放,让他根本没办法把人推开,只能把他背回来。

  “谢谢你啊星罗。”余妈感激地冲他一笑,说完去扶他背上的余江火:“江火,到家了,快下来吧。”

  余江火摇了摇头,双手环在傅星罗的脖子上,倔起来的时候简直拿人没办法。

  “我不下来。”他半嘟着嘴,对傅星罗说:“我要你背我进去,去我的房间。”

  “这孩子……”余妈尴尬地笑了笑:“星罗,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你能送江火回来就已经很不错了,把他放下来吧,我扶他进去。”

  可余江火压根儿没有松手的痕迹,听了余妈的话,再次重复:“我就要他背我进去。”

  “江火,乖,先下来。”余妈像他小时候那样哄着他:“时间不早了,让星罗先回去好不好?”

  余江火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好!”

  “如果方便的话,我背他进去吧。”傅星罗便在这时开了口:“他现在喝醉了酒,放下来估计也走不了。”

  “那就麻烦星罗了,谢谢你。”

  就这样,余江火被傅星罗背到了楼上的房间。

  余妈去放热水了,傅星罗把他放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彻底放手,便被余江火拉下去倒在一块儿。

  “睡觉了。”余江火说着伸手去拉被子:“一起睡觉。”

  余妈端着热水进来时,正好瞧见他们躺在一起,余江火的嘴唇都快亲在了傅星罗的脸上。

  傅星罗连忙起身,顺手把被子给余江火盖好,双颊间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

  “余阿姨,那我先回去了?”

  “嗯,好。”余妈把热水和毛巾放在一旁:“我送你。”

  “不用,您先照顾江火吧。”

  余爸回来的时候刚好碰见下楼的傅星罗,听他简单说完来由,便上楼去看余江火的情况。

  自从余江火分化成omega,余爸对这个小儿子更不放心了。

  “江火没事吧?”余爸皱了皱眉,语气透着担心:“怎么醉成这样?跟谁出去的?”

  余妈刚给余江火擦完脸,拧着毛巾说:“跟他乐队的朋友一起去的,回来的路上被星罗碰见,给背了回来。”

  “我刚才进门碰到星罗,他跟我说了。”余爸看了眼余江火,帮他捏了下被角:“我早就说过,别让他跟他那群狐朋狗友出去,正经朋友谁会把人灌成这样。得亏了星罗把他送回来,明天让他去谢谢人家。”

  “哎。”余妈应了一声,抿着唇微微一笑,看向余爸:“他爸,你觉得星罗人怎么样?”

  “你问星罗?星罗好啊,这孩子从小聪明又礼貌,是个沉得下心做大事的人,只是性子闷了点。”余爸说着说着,慢慢停了下来,隐约明白了余妈问那句话的含义:“……但人家不一定看得上咱们江火。”

  余妈想起来刚才撞见的那一幕,轻轻笑了笑:“这可说不定,我家江火也不差。”

  “你啊,就溺爱他吧。”余爸往外走了两步,又停下说:“不过,他俩以后真要成了,我觉着也挺好。”

  余江火第二天醒来,已经彻彻底底忘了昨晚发生的事,只隐约记得孟商羽送他到小区门外,然后他哥来接他回去。

  洗漱完下楼,余妈刚好做完早饭,余谨和余爸各坐在饭桌一旁。

  余江火坐到余谨对面的位置,一边吃着早点一边说:“哥,谢了。”

  余谨抬起头,一脸不解地看着他:“谢什么?”

  “谢你来接我啊。”余江火说:“昨晚不是你来接我的吗?我刚进去就碰到你了。”

  “不是我。”

  “啊?”

  “你忘了?我说了我昨晚加班。”

  好像的确有这回事……余江火愣了愣:“那不是你是谁?我自己走回来的?”

  “是星罗。”余爸忍不住开了口:“等会儿去了学校记得谢谢人家。”

  余江火这下彻底愣住了:“傅星罗?”

  “对。”余爸往余妈的方向扫了眼:“还是你妈给你们开的门。”

  “我们?”

  余妈接过话说:“我听见门外有人说话,一开门就看见星罗背着你站在门口。我说扶你下来,你还偏不让,非要人家背你进去。于是,星罗把你背到了你的房间。”

  他是被傅星罗背回来的?他把傅星罗认成了他哥?他还让傅星罗进了他的房间?

  余江火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

  为什么他一点儿记忆都没有?他昨晚都做了些什么啊!不会把那件事也抖出去了吧?

  “我……”余江火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余妈和余爸:“昨天晚上,我都说了些什么?”

  “你不记得了?”余妈说:“你不让星罗放你下来,就一直趴在他的背上,这些都不记得?”

  艹,这也太丢脸了。

  余江火的脸腾地一红,顿了顿问:“只说了这些?没说别的?”

  “嗯,只说了这些。”余妈说完又提醒了他一句:“别忘了跟星罗说声谢谢。”

  “我知道了。”

  余江火郁闷地吃了顿早饭,去学校的路上一直想着这件事,甚至恨不得时光倒流重新来过。

  可惜老天爷没能听见他的声音,还让他一下车便碰到傅星罗。傅星罗在他前面进了校门,余江火故意慢在他的后面。

  傅星罗竟然会背着把他送回家?昨晚回去的路上,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

  他实在想不明白,也实在记不起来。

  到了教室后,余江火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

  这要换成平常,他来学校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故意向傅星罗找茬,但今天的他却显得格外安静,连看都没看傅星罗一眼。

  傅星罗同样也没敢去看他,只要看见余江火,他的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余江火亲他时的场景。

  明明只是醉酒后的一个无意举动,却仿佛刻在了他心里似的,怎么也抹不掉。

  一直拖到上课,余江火都没能给傅星罗说声谢谢。

  这堂课的科任老师在学校里出了名得严厉,因此,每次上她的课教室里都安静得不得了,几乎可以用针落可闻来形容。

  连一向胆大的余江火都不在课上说话。

  他闲得无聊在课本上画着涂鸦,画着画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桌肚里摸出一张草稿纸。

  余江火飞速地在纸上写了一行字,趁着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把草稿纸移到傅星罗的桌上。

  既然有些话不好意思当面说,那就写在纸上好了。

  于是,正在认真做着上课笔记的傅星罗发现,课本突然被一张草稿纸遮住。上面的字写得寥寥草草,他淡淡地扫了一眼,随手写了个字把草稿纸移回原位。

  余江火看着纸上的回复,拿起笔又刷刷写了几个字。

  他正要把草稿纸移过去,谁知一抬头,冷不丁对上了一双没有温度的眼睛。

  “写的什么?”老师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张草稿纸,说着便把手伸过来:“需不需要我帮你递一下?”

  没等余江火拒绝,她抢在前面拿起草稿纸,直接当着全班同学念了出来。

  “昨天晚上是你背我回去的吗?”

  “嗯。”

  “谢谢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