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全校都知道他分化了”_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顶点小说 > 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 020 “全校都知道他分化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020 “全校都知道他分化了”

  这会儿其他同学还没回到教室,傅星罗来不及多想,把余江火架起来便下楼送往医务室。

  校医给他打了退烧针,又开了些药,让傅星罗把余江火扶到医务室里面的小房间打点滴。

  余江火浑身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全程由傅星罗摆弄着,躺在病床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一会儿再烧起来就给他敷冰袋。”校医说:“你是他的同班同学?”

  傅星罗点头:“嗯。”

  校医出去了,傅星罗坐在小房间的靠椅上,静静地看着病床上的余江火。

  他不由回想起那荒唐的一夜,帐篷里突然多了个发`情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铺天盖地,令他陷入疯狂无法自拔。

  等他第二天醒来,帐篷却是空空如也,除了一件丢失的衣服,根本没有omega的身影,仿佛做了一场迷离的梦。

  这之后,傅星罗又去了海边好几次,都没有找到半点儿线索。

  那个omega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毫无踪迹可寻。如果是梦的话,他的衣服又怎么会不见?

  因此,傅星罗坚定地相信,那晚的omega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只是那一夜光线太暗,让他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

  一直到今天,他在余江火的包里看见那件衣服。

  那件衣服只可能是被那晚的omega穿走的,所以,他几乎可以确定,余江火就是那天晚上和他共度一夜的omega,而余江火也正好是这段时间才分化的。

  有时候命运真的很会捉弄人,明明知道他们互为死对头,却又偏偏阴差阳错发生这种事。

  而且,余江火好像还不知道那晚的alpha是他。如果知道的话,早就来找他算账了。

  傅星罗的视线落在那件衣服上,微微有些出神,为什么余江火会把它随身携带?

  他就这样守在病床边,不知不觉盯着余江火看了半个小时。

  有人来医务室买创可贴,站在门口付钱的时候,不小心往开着门的小房间看了一眼。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人,旁边还坐了一个。

  隔得有些远,他不确定躺在里面的人是不是余江火,买完之后便转身走了。

  下课前的最后几分钟,余江火才缓缓醒了过来,烧已经退了,整个人依然觉得很疲惫。

  他的睫毛动了动,刚一睁眼,一张冰冷的面孔便出现在了视线里。

  余江火的大脑还没转过弯来,眼神呆呆的,朝傅星罗的方向看了一会儿,起身时才注意到盖在身上的衣服。

  他几乎瞬间清醒过来,看向傅星罗,一开口便是质问:“谁让你碰我东西的?”

  傅星罗下意识反问:“你的?”

  “废话。”余江火退完烧的脸仍然有点红,看上去却格外可爱:“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

  傅星罗大概知道了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没再继续跟他纠结这件事,而是站起身来。

  “你发烧了。”他拿出装药的袋子,提到他面前,又随手用纸杯接了杯温水:“先喝点水,等午饭吃了再吃药。”

  面对如此温柔体贴的傅星罗,余江火一时间竟有些不习惯,甚至连生气都不知道该怎么生气。

  他坐起来接过纸杯,一边喝着一边扫视了一遍四周,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校医务室的病床上。

  是傅星罗送他来的?

  余江火想起刚刚那样质问傅星罗,少见地感到不好意思。他捏着纸杯,没去看傅星罗,只别别扭扭地说了声:“谢谢你。”

  “嗯。”傅星罗点头应着,见他喝完了水,问:“还要喝水吗?”

  余江火抬起脸,摇了摇头。

  “那我先走了,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会儿。”走之前,傅星罗又往他看了看问:“需不需要我帮你向老师请假?”

  “不用了,我下午就回教室。”

  “还是多休息一下比较好,我一会儿跟老师说一声。”

  傅星罗前脚一走,后脚下课铃声便响了起来。

  在他走后,余江火坐在床上怔怔出神。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傅星罗不仅把他送来了医务室,刚刚还那么关心他?甚至还主动说帮他请假?

  他严重怀疑傅星罗是被掉包了,要不然就是挖了什么坑等着他往里面跳。

  这边,余江火正在胡思乱想。另一边,打完球的孟商羽刚从操场出来,便碰上了买创可贴的那名同学。

  “孟商羽?你怎么在这儿?”那名同学挠了挠后脑勺,扭头往来时的方向看了眼,说:“你不是在医务室陪余江火吗?”

  孟商羽被他的话说蒙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去医务室做什么?江火也不在那儿啊。”

  “不在啊。”那名同学‘哦’了一声:“那可能是我看错人了。”

  孟商羽没听明白,叫住他问:“什么意思?你在医务室看见江火了?”

  “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我还以为你在里面陪着他呢。”

  孟商羽又和那名同学说了几句,然后小跑着回到教室,这个时间点已经放学了,大家都在往食堂走,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想了想,掉头跑向医务室,在里面的病床上看见了躺着休息的余江火。

  “江火?”孟商羽担心地问:“你怎么来医务室了?你生病了?”

  余江火本来在打瞌睡,看到孟商羽急匆匆地跑进来,扭头朝他看去:“早上淋了雨,有点发烧,打完点滴现在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孟商羽松了口气:“你一个人来的?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这算是问到重点了。

  “我……”余江火抿了下唇,虽然不喜欢傅星罗,但又不得不承认是他帮了自己:“是傅星罗把我送过来的。”

  “啊?”孟商羽愣住了:“他?”

  余江火点点头:“嗯。”

  两个人大抵都没想到傅星罗会做一次好人,难免有些惊讶和意外。

  “你还没吃饭吧?”孟商羽说:“我去食堂给你带点饭。”

  “好,顺带把门带上。”

  “嗯。”

  看着孟商羽出去后,余江火躺下继续睡觉。他平时本就容易犯困,这一生病更加显得没精神。

  傅星罗是在他睡着的时候进来的,提着刚从食堂买回来的饭。看见余江火在睡觉,轻手轻脚地走进来,放下饭盒就走了。

  熟睡中的余江火格外安静,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和平日里嚣张狂妄的他判若两人。

  出去时,傅星罗又回身看了一眼,这才轻轻把门关上。

  如果重新来过,他和余江火会不会成为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傅星罗对这个如果不得而知,他唯一知道的是,若是让余江火得知那晚的alpha是自己,结果一定很难想象。

  余江火睡得朦朦胧胧,隐约中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在海边,风冷冷地吹着,海浪拍打着礁石,一个alpha站在那里背对着他。

  余江火拿着他的衣服,一步一步朝他走过去,然后轻轻拍了他的肩膀。

  “这是你的,那天晚上被我穿走了,不好意思。”

  他说完,那个alpha慢慢转过身,顶着一张和傅星罗一模一样的脸。

  余江火直接被吓醒了,醒来校医正站在病床边,拿着体温计准备给他测体温。

  “你醒得正好。”校医把体温计递给他:“你先测着,一会儿我过来取。”

  余江火接过体温计点了下头,目光扫过床头柜上的饭盒。

  “那是你同学刚刚给你带来的。”校医随口说了一句,便开门出去了。

  余江火以为校医口中的同学指的是孟商羽,测完体温便打开饭盒吃着午饭。里面的饭菜很是清淡,让他完全提不起胃口,可肚子又有些饿,他只能勉强吃下去。

  吃到一半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孟商羽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今天食堂人太多了,我排了好长的队。”孟商羽匀了口气,随手把门关上:“不过有你喜欢的玉米炖排骨……”

  他的话说到一半,却见余江火正捧着饭盒靠坐在床头,有些迷茫地看着他。

  余江火低头看了看,又抬起头,问:“你不是已经送过来了吗?”

  “没有啊。”轮到孟商羽一脸茫然:“我打了两份饭,吃完就赶紧跑了过来,现在还热乎着呢。”

  “那我手里这份……”

  孟商羽这下算是看明白了,这是有人在他前面给余江火送了饭来。

  他把带来的饭盒放在桌上,一边打开一边说:“可能是你的小迷妹送来的吧,没事,你生病了,本来就该多吃点,趁机补补身体。”

  就这样,余江火吃了两份午饭。吃到后面太撑了,没能把饭吃完。

  下午孟商羽回去上课,他一个人在医务室待了整整一个下午。等到放学铃声响起来,才提着装药的袋子从医务室离开。

  从校医的办公桌前经过时,余江火不由地刹住脚,忍不住向他问了句。

  “你好,今天中午给我送饭的同学长什么样啊?”

  校医抬头看向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就是送你来看病的那个alpha。”

  送他来看病的alpha……是他……

  余江火愣了愣,说了声谢谢,然后出了医务室。

  所以,孟商羽口中的‘小迷妹’其实是傅星罗?傅星罗什么时候对他这么好了?又带他看病又给他带饭,总有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

  说起看病,余江火突然想起来,他忘了把医药费拿给傅星罗。

  正想着这件事,傅星罗本人便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间,余江火险些以为傅星罗是专门来看自己的。

  因为医务室在教学楼这边,和学校校门完全不是一条路。如果不是去教学楼或去拿药的话,放了学根本不会往这里走。

  “要回去了?”傅星罗主动和他搭话。

  “哦,嗯。”余江火站在两米之外,同他面对面看着:“今天谢谢你了,对了,药钱和饭钱一共是多少?我转给你。”

  傅星罗刚想说不用,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翻出二维码:“我还没来得及算,这样吧,我还有事忙,要不先加个好友?”

  余江火没想太多,点了点头:“那……也行。”

  两人互相加了好友,傅星罗有事先走了,余江火看着列表里多出来的头像,站在原地出了会儿神。

  傅星罗的头像很简单,和他这个人一样,朋友圈也没什么动态。

  如果抛去一些过往的成见,其实傅星罗人挺好的?说不定他们还能成为朋友?

  而另一边,傅星罗也在看余江火的头像和朋友圈。

  和他相比,余江火的生活显得有趣很多,带着一种吸引人的魔力,让人想要去了解他接近他。

  可是,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呢?

  余江火对傅星罗的印象刚刚有所好转,第二天一早,孟商羽就发了帖子给他,说有人在学校论坛曝光他二次分化的事。

  他睡得迷迷糊糊,点进帖子一看,整个人瞬间清醒了不少。

  [余江火分化成了omega?这是真的假的?]

  [楼主不是说了吗,学校系统的信息都变了,余江火的性别那一栏变成了omega。]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最近的吧,不过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要知道,余江火多a啊。]

  [呜呜呜我失恋了,oo恋可以吗?]

  论坛像炸开了锅一样,什么议论都有。

  余江火看不下去了,从帖子里退出来,去给孟商羽发消息。

  余江火:这是谁发的?

  孟商羽:我也不知道,楼主看起来像是故意曝光的,而且是凌晨发的帖。江火,你分化的事有告诉别的人吗?

  余江火:我爸妈和我哥都知道,还有时哥,你,老沈和晃子,其他的应该没了。

  等等,还有一个人,傅星罗也知道。

  他家里人是肯定不会轻易说出去的,时骄也不会,孟商羽、沈渐和简晃是他的好朋友,肯定也不会是他们。

  那么就只剩下傅星罗了。

  难怪傅星罗昨天突然态度大转变,果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于是,余江火一进教室,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傅星罗。

  他站在傅星罗的桌前,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眼睛里只有两个字——找事。

  教室里有不少人在交头接耳,有在说帖子的事,有在偷偷地看他们,谁也不敢把话说得太大声,怕被余江火给听见。

  傅星罗正在做题,见桌前投下一片阴影,抬头去看余江火:“有事吗?”

  余江火一张脸黑得吓人,面无表情地说:“跟我出来一趟。”

  他说着便往教室外走,傅星罗顿了顿,放下笔跟了上去。

  他们一走,教室里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

  “他们出去了?”

  “发帖的人不会是傅星罗吧?不然余江火为什么一大早就来找他。”

  “傅星罗不是这样的人,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他们不会打起来吧?要不要去告诉老师啊?”

  余江火一路走到教学楼下,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才停下来,转身和傅星罗面对面站着。

  傅星罗正要开口问他什么事,面前的omega一言不合便直接一拳挥向他,他伸手反过去捉住了对方的手腕。

  “有事吗?”

  “放手。”余江火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后冷笑着说:“别在这儿装了,你自己做了什么事难道还不知道?”

  傅星罗很少关注学校论坛,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松开手一脸不解地反问:“我做了什么?”

  难不成余江火知道那晚的alpha是他了?如果是这样,被余江火揍一顿他也认了。

  余江火哼声一笑:“除了你,还会有谁曝光我分化的事?”

  “我?曝光你?”

  傅星罗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余江火不是因为那晚的事在生气,反倒像是误会了什么。

  “论坛上的帖子你敢说不是你发的?”余江火语气不怎么好地问。

  “不是我发的。”傅星罗不假思索地否认:“我没有登录过学校论坛。”

  “你说不是就不是?你觉得我会信吗?”

  傅星罗把自己的手机递到他面前:“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翻来看看,我没有去过学校论坛,也没有发过任何帖子,更不会曝光你。”

  他说得很认真,不像是有假。

  余江火低头看了一眼,接过手机当着他的面翻了翻。傅星罗的手机桌面和他这个人一样整洁,除了几个必要的应用软件,一个游戏都没有。

  他翻完之后退出来,递回去:“谁知道你是不是早就把证据删掉了。”

  话是这么说的,余江火却没再继续找他麻烦,还回手机后便擦过他的肩膀离开了。

  因为发生了这事,加上感冒还没好全,整个上午余江火都没精打采。他平时也是这副样子,但今天显得更蔫。

  傅星罗动了动嘴唇,想跟他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余江火现在心情不好,跟他说话只会让他的心情变得更糟糕了,于是,想了想后默默闭了嘴。

  可在背后曝光这件事的人,到底会是谁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