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共用课本”_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顶点小说 > 被死对头标记后怀崽了 > 022 “共用课本”
字体:      护眼 关灯

022 “共用课本”

  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说话声很小,也很安静。

  “那晚有人站在我帐篷外面?”余江火听完他的话,顿时一愣,既有些诧异又有些意外:“什么时间?长什么样?”

  孟商羽抿着唇,仔细回忆了一下:“大概是在凌晨一两点,晚上风又大又冷,我看了一眼就走了,没看清楚正脸,只记得一道背影。”

  他越是这么说,余江火越是好奇:“是谁?我认识吗?”

  “嗯……”孟商羽小弧度地点点头:“好像是……是老沈。”

  卫生间外面,听到这里的沈渐耳朵竖了起来,想要把话听得更清楚一点。

  在海边露营那晚,他是故意把余江火灌醉的,本想着半夜摸进他的帐篷,谁知去了一看,人根本不在里面。

  晚上风又大天又黑,他也懒得去找,没想到竟被孟商羽给看见了。

  应该没事吧?就算看见了又怎么样,孟商羽又不知道他是去做什么。

  沈渐这么想着,又听里面的人接着说了下去,这一听,却刚好听到了标记的那一段。

  “老沈半夜去找我?”余江火神情微恍:“他找我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孟商羽迟疑着说出自己的猜测:“江火,那件被你穿走的衣服……不会就是老沈吧?”

  余江火被他的猜测怔了一下,眉毛轻轻蹙着,似是不敢相信:“你的意思是……标记我的alpha是他?”

  他们可是相处了两年的朋友,如果那个alpha真的是他,那以后经常见面岂不是很尴尬,而且,沈渐在这之后也没有主动跟他提起过这件事。

  是因为沈渐也不知道?还是因为那晚的alpha根本不是沈渐?

  “我只是猜测,不一定是他。”孟商羽说:“我就是因为不清楚,但又突然想了起来,所以才犹豫该不该告诉你。”

  “哦,没事……”嘴上这么说着,余江火的心情却很是复杂。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竟有可能是他的朋友。

  “不管是不是他,也可以旁敲侧击地向他问问。”他想了想说:“说不定,他那里知道点什么。”

  而躲在外面的沈渐偷听完他们的对话,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

  什么衣服?什么标记?有人捷足先登标记了余江火?余江火被自己也不知道的alpha标记了?还穿走了对方的衣服?

  想到有人在他前面标记过,沈渐不自觉间嫌弃地皱了下眉。

  一开始他也只是把余江火当做普通朋友对待,他喜欢撩各种各样的omega,认识并交往。后来对omega腻歪了,又想试试alpha,正巧身边就有一个。谁知余江火竟然二次分化,从alpha变成了omega,这更加让他提起了兴趣。

  虽然被标记过,但也还是不错,他仍然可以勉强接受。

  想着想着,沈渐忽然间冒出一个想法来。

  吃过饭,几个人又约着一起去唱歌。神奇的是,一向不喜欢交际的傅星罗今天竟然没有拒绝。

  只是沈渐在饭桌上多喝了点酒,唱歌的时候一直往他身边凑,还想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而每次沈渐快要靠近时,傅星罗都会及时出现在他旁边,站在他们中间,就像是故意的一样。

  等到唱完歌出去,外面的天都黑了。

  沈渐平时酒量好得不行,今晚却喝得烂醉,还指名要余江火送他,别人都不让。

  “我送你吧。”孟商羽往余江火看了眼,对沈渐说:“正好我们顺路。”

  他知道余江火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估计也不想离沈渐太近。

  “不要你送。”沈渐推开扶着他的孟商羽,像那晚余江火喝醉了一样,指着余江火说:“我要江火送我,江火,你送我好吗?送我上车就行,我想和你说说话。”

  傅星罗立在一旁沉默不语,脸上的表情比平时更冷。

  余江火正想从沈渐嘴里问点话,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好吧,我送你上车。”

  他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傅星罗掀着眸子朝他看了看,紧接着脱口而出。

  “我陪你一起去。”

  “不要。”没等余江火回答,沈渐便扯着嗓子大声地说:“不要你去,你谁啊?你是江火的什么人?”

  这话一出口,现场的气氛立马变得尴尬了不少。

  “他喝醉了,你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余江火说:“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

  傅星罗淡淡地‘嗯’了一声,神情依然同刚才一样漠然。

  那句话一直萦绕在他心头,他是余江火的什么人?他们现在算是朋友吗?

  看着他们转身走了,余江火扶着沈渐去打车。还没等他开口询问,沈渐自己便先把自己交代出来。

  “江火,对不起,哥对不起你……”他一张口,满嘴都是酒气。

  “什么?”余江火虽然没傅星罗那么有洁癖,但也不喜欢满身酒气熏人,下意识避开并一脸茫然:“为什么突然跟我道歉?”

  沈渐醉眼熏熏地看着他,仿佛一眼要把他看穿似的。他缓缓伸过手去,想去抚摸余江火的脸颊,谁知手伸到一半便被躲开了。

  “去那边打车。”余江火说。

  虽然知道沈渐可能是那天晚上的alpha,可他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排斥感。他不喜欢沈渐这样的alpha,同时也无法接受自己的alpha曾经是自己的朋友。

  “江火……”沈渐拽着他没动,一看便喝醉了,双眼却定定地落在他身上:“那天晚上、那天晚上……”

  余江火像是猜到了他要说什么一样,连忙慌张地接过话:“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改天再说。”

  “那天晚上的人是我。”沈渐见他扭头欲走,急匆匆地开口,说完声音又变弱了些:“你还穿走了我的衣服……”

  余江火顿时浑身僵住,他没想到沈渐会直接说出来,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那晚的alpha真的是沈渐?

  他还在想着,又听沈渐接着说:“我知道那天晚上我做得不对,我跟你道歉,我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又怕你知道后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沈渐低垂着头,一副愧疚难当的样子。

  “我……你喝醉了,还是先回去。”余江火说着松开他的手,去路边拦车,刚转过身,便听见了来自身后的告白。

  “江火,我喜欢你。”

  余江火收到过很多omega和beta的表白,alpha跟他表白还是头一次,而这个人不是别人,还是他的朋友。他总觉得怪怪的,心里很是别扭,只想着赶紧从沈渐面前消失。

  一辆出租车在路边停了下来,余江火拉开车门向司机报了地址,把沈渐塞了进去,从头到尾都没看他一眼。

  “江火。”沈渐隔着车窗看着他,满眼脉脉深情:“我明天再来找你。”

  余江火没有回答他的话,他仍在失神之中,等车开远了好久才缓缓回过神来。

  沈渐是那晚的alpha?可他们是朋友啊,朋友之间怎么能……

  他很难想象他们在一起是什么样子,也很难接受自己和朋友发生关系的事实。

  这之后,余江火因为心情复杂好几天都没再和沈渐见面。沈渐倒是主动去学校找过他,找孟商羽帮忙传口信。可他根本不给对方见面的机会,连手机消息也不会。

  沈渐完全懵住了,他本以为这样会促进他和余江火的来往,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谁知在他冒充那个alpha后,余江火直接和他没了来往,人见不着不说,联系都联系不上,很明显是在刻意躲着他。

  而在这段时间里,余江火和傅星罗的关系却有了飞速地进步。

  主动方当然是傅星罗。

  也不知道怎么了,傅星罗最近开始变得多管闲事起来,每次老师布置的作业都会顺道列一份清单给他。

  余江火让他不要管自己,可傅星罗却跟没听见似的,下次依然继续。

  不仅如此,这几天上课傅星罗还变得格外积极。以前都是老师点名让他回答问题,他从来不会举手。可现在不一样了,每次余江火一趴在桌上睡觉,他便举手答题,声音还特别大,生怕余江火听不见一样。

  于是,余江火被迫变成了上课听课,下课补觉。

  直到这天,傅星罗意外地忘了带书。

  身为全校学神,竟然忘了带书?这要说出去谁信?

  余江火都惊呆了,并好心地把自己的书让给了他。

  “给。”他摸出崭新的课本扔到他面前:“看我的吧。”

  傅星罗假意推拒:“不用。”

  “你还跟我客气什么。”余江火顺道帮忙翻开:“第四课对吧,咯,把我当朋友的话你就随便看,别跟我客气。”

  “第四课老师已经讲完了。”傅星罗说着,把书放在两张课桌的中间:“一起看。”

  见他这么坚持,余江火点了点头:“行,一起看就一起看。”

  上了课,这节课的老师是他们的班主任。经过时看到他们共用一本书,没忍住多看了一眼。一是惊讶于他们相处会这么和谐,二是惊讶于余江火竟然会听课。

  看来让他们做同桌是个不错的决定,早知道就早点把他们安排坐在一块儿了。

  班主任在心里想。

  做笔记的时候,余江火在旁边提醒他:“你可以不用写在我书上,到时候还得誊一遍,你还不如写在你的笔记本上。”

  傅星罗只说了句没事,继续写着老师的讲课笔记。

  他的字遒劲有力,看上去整洁又好看,反倒让余江火有一种傅星罗在帮他写笔记的错觉。

  不过,很快他的这种错觉就没有了。

  因为在翻到下一页时,余江火发现,课本留白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画了只猪头,猪头旁边写了三个字——傅星罗。

  【本章阅读完毕,wx-】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