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想起_零苑
顶点小说 > 零苑 > 第十八章 想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八章 想起

  燃文

  伙计突然被人抓住,吓了一大跳。

  转头看到一个老头正抓着他。

  老头抓着他的手臂很用力,用力得让他觉得有些吃痛。

  “你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他喊道,一面用手去掰老李头的手,却是一点都掰不动。

  老李头手上力气丝毫不减,反而更用力得抓着他的手臂,还用力得摇晃了几下。

  “王大夫呢?我问你王大夫呢?”他眼睛瞪大,声音拔高的喊着。

  伙计看着老李头此时状若癫狂的样子,觉得有些恐怖。

  “王大夫现在还没来呢,你要看病的话就在这等会儿。”他说道,看着老李头的样子有几分畏惧。

  老李头不等伙计的话说完便一把甩开他的手,然后又往外跑去。

  阴沉的天,云层翻滚间飘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老李头眼睛被水糊住了有些看不清前方的路,也不知道那水是雨水还是汗水,亦或是泪水。

  他抬手用袖子抹了把脸,使劲眨了眨眼。

  一深巷里,一个手撑着油纸伞,身上披着蓑衣的老者正从一大门里走出来。

  老者走出来后又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跟着走出来。

  少年走出来转身把门带上。

  雨并不是很大,所以少年只是站在老者的伞下,也没有披蓑衣。

  少年站在伞下扶着老者往外面走着。

  这时,巷子那头跑过来一个人。

  脚步匆匆,头发和衣衫被雨水打湿显得有些凌乱。

  那人跑到老者二人面前停下。

  后又一把抓住老者的撑伞的手腕,便带着往巷子外面走。

  “王大夫,你快跟我走,你快去看看我的肃哥儿。”

  跑过来的那人正是老李头。

  王大夫突然被人抓住,吓了一跳。

  又被老李头的力道拽地趔踞一下。

  拽他的人王大夫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那人头发衣衫凌乱的,他也没认出来。

  “哎哎哎,怎么回事儿!你快放开我!你这人是怎么回事呢!”他喊道。

  还被拽得往前走了两步。

  这边少年看着自己祖父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拖拽得往外面走,脑袋懵了一下。

  回过神后自己祖父已经被人拽着往外面走了一段了。

  不由大怒,撸起袖子就往前面追去。

  追上了后他抓住老李头拽住王大夫的那只手。

  狠狠一甩便将老李头的手甩开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想挨揍是吧!”少年喊道。

  一面扶着自己祖父查看有没有被伤到。

  在看到王大夫只是有些气喘,并没有什么事时松口气。

  然后就扭头去看老李头。

  老李头被少年的大力甩得往旁边踉跄了两步。

  少年看着老李头,比划了两下拳头。

  看着年纪也不小了,怕是挨不了他几拳,要不然他早就直接上手揍了!

  王大夫被这么一折腾,伞也掉在了地上,一只手抚着胸口喘了两口气。

  待看清那个上来就拽他的人后不由惊讶的咦了一声,“老李头,原来是你!”

  说罢一甩袖子,哼了一声,“你这是干什么?”

  老李头还想上来抓住王大夫。

  王大夫皱眉退后一步。

  少年上前挡住,大喊道,“嘿,老头儿,我看你年纪挺大的不想动手揍你,你可不要蹬鼻子上脸!”

  说罢又扬起拳头冲老李头一阵比划。

  有水滑入老李头的眼睛里,他眨了眨眼,又抬手用袖子抹了一把。

  “王大夫,我家肃哥儿他……”声音中带着丝哽咽,“王大夫我求你去帮我看看我的肃哥儿。”

  王大夫心里一沉,后一甩袖子,说道,“我这黑了心肝的人怕是看不好你家肃哥儿!”

  看着老李头还想上前,少年踏上前一步,瞪眼说道,“你干嘛!你想干嘛!”

  老李头举在半空中的手无力的放下。

  “王大夫,上次都是我们的错,都是我们的错!我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随我去看看我家肃哥儿吧。我求你……”他说道,眼睛红红声音颤颤,说道最后有些说不出来了。

  膝盖一弯就要跪下。

  少年见状连忙伸手去扶。

  “哎哎,你可别跪!你这朝我一跪我可是要折寿的!我折寿了你可赔不起!”他喊道。

  王大夫见状心里叹口气,从少年身后走了出来。

  “我且与你去看看,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我要是治不好你们可别又对我喊打喊杀!”他说道,一面抬脚迈步往前走。

  少年听到自己祖父说的话,眉毛一竖,难道之前他们还对祖父喊打喊杀了?!

  想到这张嘴便要骂,王大夫却瞪了他一眼。

  少年被瞪地悻悻的闭上了嘴,愤愤的瞪了老李头一眼,捡起一边地上的雨伞后前来搀扶王大夫。

  看着少年扶着王大夫已经往前面走了。

  “谢谢,谢谢。”他嘴里喃喃。

  大步追上去。

  房间里,肃哥儿已经停止了浑身抽搐。

  只是青紫着一张脸,眼睛紧闭,嘴里还一直吐着白沫儿,整个人时不时的会抽搐一下。

  妇人跪在床边。

  眼泪已经风干了,脸上都是一种紧绷感。

  她看着床上的肃哥儿,眼神呆滞,嘴里喃喃的也不知道是再说什么。

  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有人进了房间。

  老李头快走两步到床边将妇人拽了起来。

  然后看着王大夫,眼中满是希冀。

  王大夫哼了一声,看了看床上的肃哥儿又看了看妇人。

  “李婆子被魇住了。”他哼声说道。

  老李头回头去看被他拽到一边的李婆子。

  眼神呆滞无神空洞无焦距,被拽过来后也一声没吭没任何反应。

  “老婆子,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他抓住李婆子的手,急忙问道。

  只是李婆子却丝毫反应都没有,还是呆呆的站在那。

  老李头转头求救得去看王大夫,嘴唇嗫嚅几下。

  一边的少年进来后便一直打量这四周,他撇嘴,这可真是一贫如洗了。

  这时正看到老李头的样子,他哼声说道,“没事,你扇她两巴掌就好了。”

  说罢嘴角微翘。

  老李头一呆。

  这,这……

  看看李婆子又去看看少年,有些不知所措。

  一边的王大夫已经在床边坐下了,闻言瞪了少年一眼。

  “无碍,你掐她人中就好了。”他说道。

  一面拉过肃哥儿的手,开始把脉。

  背对着老李头,在他看不到的方向,他脸色沉重,看着肃哥儿心里叹口气。

  不多时便收回手。

  从袖中摸出一个布包展开,里面是密密麻麻长短不一的银针。

  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把他衣服脱了。”

  一边看戏的少年闻言快步上来三两下的就把肃哥儿的衣服脱了下来。

  他捻起其中一根针,针尖转动间反射出幽寒的光芒。

  仔细看了看床上脸色青紫的肃哥儿,后一针扎下去。

  不多时肃哥儿身上便被扎满了长短不一的针。

  这时李婆子也被掐的回过神来。

  看到床上被扎得跟刺猬似的肃哥儿和坐在床边的王大夫。

  一下子便扑了过去。

  看着床上肃哥儿不再青紫骇人的脸色,和平缓的呼吸,嘴里也不再吐白沫儿。

  她扑通一下便对着王大夫跪了下来。

  “大夫,王大夫,谢谢,我谢谢你,谢谢。”她哭道。

  最后整个人跪伏在地上,声音哽咽得再说不出话。

  这边老李头看着床上的肃哥儿,又是哭又是笑,对着王大夫便要跪下。

  王大夫却是快一步拦住老李头要跪下的动作。

  看着老李头夫妇,他神色复杂,有些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怕一说出来会给他们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只是,现在不说,等一会他们也会知道的。

  他咬牙,沉声说道,“你们别太高兴了,肃哥儿这病我可没治好。”

  老李头纳闷的抬头去看王大夫。

  王大夫咬牙一跺脚,说道,“我没治好肃哥儿的病!肃哥儿现在还危险得很!”

  老李头这下听清了,他看着王大夫嘴角还未散去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王大夫,你说什么?我家肃哥儿这不是好了吗?不是让你用针扎好了吗?”声音中夹杂着一丝他自己也没察觉出的颤抖。

  王大夫沉默了一瞬,说道,“不,不是,我只是让他的痛苦减轻了一些。”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只是,想让他走的没那么痛苦,”

  此时此刻,他觉得他的喉咙干涩的要命。

  老李头有些怔怔,退后两步。

  伏在地上的李婆子猛的抬头,眼睛睁大。

  头发衣衫凌乱,眼睛红肿,看起来也有几分骇人。

  “不,你骗人!”她尖叫一声。

  站起来便想上前去厮打。

  少年两步上前来挡住,试图抓住李婆子挥打的手臂。

  “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我祖父治不好那也是你家儿子命不好!”他喊道。

  心里想,这家人可真是……

  刚刚还那么感恩戴德的,这会儿就要打人了。

  虽然这种事的确是值得同情,但是也不能打人啊!

  一边的老李头怔怔出神。

  整个人都恍惚起来。

  “如果快不行了的话你就来找我吧!”

  “我是萧家的。”

  耳边有人的声音响起,那是个十几岁的小娘子,声音听起来并没有那个年纪孩子该有的清脆之感,反而是带着些沉闷。

  他猛的抬起头,对了!去找她!去找她!

  她说她是萧家的,他们说她是萧家的!

  ………………………………………………

  求票,谢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