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心_零苑
顶点小说 > 零苑 > 第二章 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章 心

  燃文

  “既然娘子答应了便请归还当年两家的定亲信物!”男人说着还从怀里掏出一块紫色玉佩。

  他将玉佩啪一下放在桌上,看着萧安娘。

  萧安娘微微歪头看福婶,“东西在哪?”

  福婶小心翼翼道,“在娘子房里,我去拿来?”

  说着又有些迟疑的看着萧安娘,压低声音问道,“娘子,真的要答应退亲吗?若是退了,那以后要找到更好的恐怕……”

  萧安娘抬手打断她,“他们要退,那退便是!你去把东西拿来!”

  福婶无奈点头,小跑出去了。

  男人原本还笑着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一甩袖子,又坐了下去。

  萧安娘又端着茶碗喝了几口茶。

  过了一会了,福婶颠着小碎步进来,手上还拿着用布包着的东西。

  萧安娘微一侧脸,示意福婶将东西给男人。

  福婶将布打开,拿出一个红色的镯子。接着又把桌上的玉佩拿来给萧安娘。

  萧安娘拿着紫玉佩把玩着,倒是个好东西。

  “先生可还有事?”萧安娘笑着问道。

  男人捏着镯子看着萧安娘,面色沉沉的一拂袖往外走,“算你识相!”

  一边的小厮忙快步跟上。

  ……………………………………

  提提踏踏的马蹄声停在一座宅院前,一个男人从后面车厢撩帘跳下来。

  沉着脸大步而行,路边的丫头小厮都纷纷行礼。

  正厅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少年郎。

  男人走进去坐在椅子上,把他手边的桌子拍得啪啪作响,“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一边的中年男人皱眉道,“你不是去萧家拿信物了吗?怎么?他们不愿意?”

  少年郎也皱皱眉,说道,“父亲,要不然还是我亲自去吧。”

  中年男人抬手打断,“你去干什么!到时候他们又扒着不放怎么办!”

  男人瞪眼摆手,“不是不是!”

  中年男人和少年郎都看着他,不是什么?

  “东西我已经拿回来了。”说着便的红镯子拿了出来。

  人不仅是答应了,还痛痛快快的把东西拿出来了。这叫他什么说,难道要说人家痛痛快快的东西拿出来他反而还不舒服了?

  中年男人看到镯子便笑了,“东西拿回来就好,让他们口头占点便宜解解气也没什么。”

  男人瞪眼,可是关键是人家还什么都没说就把他气个半死了!

  他站起来瞪着眼不知该怎么说,干脆就一甩袖离开了。

  …………………………………………

  萧安娘站在檐下,看着天空怔怔出神。

  慢慢伸出一只手抚在左胸上,没感觉,没跳动,是冷的。

  没有心?怎么会没有心?她的心呢?

  伸出另一只手,握住胸前那只手的手腕。

  一下,两下,三下……

  没心跳,有脉搏。没有心,怎么会有脉搏?没有心,怎么还会活着?

  没有心,没有记忆。

  她紧紧攥着胸前的衣领,是因为没有心所以她才没有记忆吗?

  他们说她叫萧安娘,说她母亲是疯子,父亲是个陈世美。

  可是,她总觉得不对。在她映像里,好像她是有父亲,没母亲的啊。

  可是就算是知道不对,她也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不知道!

  月亮门里,婢女带着一个老人走过来。

  婢女对萧安娘施礼,老人也拱手。

  “娘子。”婢女轻唤了一声,“这是济生堂的大夫,让大夫给你把把脉可好。”

  萧安娘回神,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点点头。

  屋里,萧安娘跪坐在铺团上,将手放在矮几上。

  老人坐在对面,伸手搭脉。

  婢女在一边紧张的看着。

  “娘子换另一只手来。”老人道。

  萧安娘微一颔首。

  片刻,老人收回手,看着萧安娘笑着点点头。

  “小娘子身体无碍,只是有些虚,要多补补。”

  “大夫从医几载?”萧安娘定定的看着老人,开口问道。

  那老人笑了笑,“祖传医术,从小便跟着家父学医,自己单独接诊已经有三十余载了。”

  萧安娘颔首,“大夫可知,无心之人可能活?”

  老人笑了。

  “心脏乃根本,有一点损伤便是必死,更何谈无心能活?”

  漆黑的夜里,梆子已经敲了两下。

  房檐下两盏昏昏的灯笼摇晃着,夏日的夜晚里蝉鸣蛙叫。

  婢女看着床上已经闭上眼安睡的少女,慢慢放下帐子。就在床下打了个地铺躺下了。

  一片草地上,一个身穿黑色袍子的男子站着,脖子上骑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

  男子手扶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小女孩,原地转着圈。上面的小女孩一直咯咯咯的笑着。

  场景转换。

  漆黑的夜里,一个大大的宅院里。到处都是灯笼,把什么都照得很亮。四处很多身着铠甲挎着刀的人,似乎在站岗。

  还有一些同样装束的人拿着火把四处巡逻,只是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面无表情、眼神空洞。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从黑暗里跌跌撞撞得跑了出来,边跑边哭着喊父亲,父亲。

  小女孩身着素白交领衣,腰束绅带,外面罩着一件黑纱罩衣,罩衣下摆用金丝线绣了一些繁杂的花纹和符号。及腰的长发就这么披散着。

  一阵风吹起她长长的头发,就见她左边整个脸上都布满了黑色诡异的花纹。

  “父亲,父亲,你在哪?父亲你出来!父亲,父亲。”

  小女孩在原地转着圈,湿漉漉的眼睛一直在四处搜寻着。

  她伸手抓住一个穿着铠甲的护卫的裤脚,“我父亲呢?我父亲呢?”

  护卫僵硬的低头看着小女孩,僵硬的张嘴叫道,“大小姐。”

  小女孩抓着护卫的裤脚用力摇着,“我问你我父亲在哪!父亲在哪!”

  稚嫩的嗓子有些歇斯底里。

  “大小姐。”护卫依旧只是呆滞得叫着大小姐,就像是只会说大小姐这三个字。

  “父亲!父亲!父亲!”小女孩放开护卫的裤脚。

  “大小姐。”

  “大小姐。”

  “大小姐。”

  小女孩叫着自己的父亲,而四周的护卫却一声声呆滞的重复得叫着大小姐。

  “妹妹。”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姐姐。”接着又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小女孩听到后抬手擦擦眼泪,“哥哥,妹妹,哥哥,妹妹。”

  “哥哥,哥哥,你在哪?哥哥,妹妹,你们在哪?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小女孩哭喊着,却不见一个人出来。

  小男孩依旧喊着妹妹。

  另一个小女孩也依旧喊着姐姐。

  护卫也依旧喊着大小姐。

  小女孩使劲抓着自己的头发,歇斯底里,“不!不!父亲,不要丢下我!”

  “不!父亲!”萧安娘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额头上全是密密汗珠。

  睡在地上的婢女听到动静,一个激灵翻身爬起来。

  急急掀开帐子,看着萧安娘满头大汗手攥着自己领子,她手攥的很紧,手指都发白了。

  “父亲。”萧安娘低着头嘴里喃喃叫着。

  婢女眼睛一红,娘子这是想老爷了?婢女顿时又有些怒其不争,老爷这种负心汉有什么好想的!

  婢女伸手轻轻拍抚着萧安娘的背,“娘子,你是想老爷了?”

  萧安娘微微歪头,脸对着苏青,眼睛却无焦距显得很迷茫。

  “娘子是梦见老爷了吗?”婢女红着眼问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萧安娘摇着头,梦里她一直都没看清,什么都没看清,现在想起来梦里梦见了什么她好像也不记得了!只知道梦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喊父亲。

  婢女咬唇,把手捏成拳。

  “娘子!老爷那种负心汉有什么可想的!萧家本与他有恩,可他最后却是背叛萧家背叛夫人和娘子!”婢女似下定决心,恨恨说道。

  萧安娘眼睛渐渐聚焦,不解得看着婢女。

  萧家是定州有名的富商,可是萧家只有一个女儿萧丹娘。

  萧家偌大的家产无人继承。萧老爷子没有办法,只得给唯一的女儿招赘婿。

  之后赘婿进门,改名为萧泽松。

  萧泽松进了萧家表现得一直很上进,又很听萧老爷子的话。萧老爷子很满意,慢慢将外面的产业交给他打理,他也一直都做的很好。

  之后有了萧安娘,在萧安娘八岁时萧泽松进京赶考。

  后来金榜题名入了皇帝的眼,然后留在京城娶了高门女。

  最后更是利用权势和在萧家时经营的人脉把萧家大部分产业夺走。

  萧老爷子被气的病倒,萧丹娘受了刺激开始神志不清。

  萧老爷子苦苦支撑了几个月后也终于撑不下去而撒手人寰。

  萧家还剩下的一些产业也因为无人经营管理和恶奴欺主都没了。

  萧家也就这么败落了。

  后来萧安娘长大了,到了要议亲的年纪。当年萧老爷子还在时曾给萧安娘定了一门亲,就是李家,李家在安定也是数一数二的富豪之家。

  福婶拿着定亲信物去李家,却是被要求退亲。

  萧安娘知道后受不了刺激就悬梁了,等她再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