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试问_零苑
顶点小说 > 零苑 > 第二十八章 试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八章 试问

  燃文

  这,这真的是药方吗?

  不,或许该问,这种东西熬出来的水能喝吗?会不会喝死人?

  再一次的怀疑,这萧小娘子,真的懂医吗?又或许是只懂医理,不懂药理?

  王大夫迟疑着抬头去看萧安娘,“萧娘子这是何药方?恕老夫见识浅薄,这上面许多药材名字老夫却是听都不曾听过。”

  他说话客气了许多,不再是像之前那般当对方只是个无知小儿。

  “这上面有些不是药材。”萧安娘说道,面上仍挂着笑。

  王大夫闻言一呆,接着便皱眉问道,“不是药材?那是什么?”

  萧安娘侧头想了想后说道,“有一些是药材,有一些是野草,还有一些是平日里吃的菜。”

  王大夫沉默片刻,“萧娘子,此事不可儿戏。”

  “萧娘子,可懂药理否?”接着他又纠结得问了一句。

  萧安娘看了他一眼,也不做答,只是转头看着老李头,说道,“药方给你了,用不用在你。”

  说罢便转身到一旁坐了下来,端起一只茶碗慢慢喝起来。

  老李头看了萧安娘一眼又去看王大夫,想了想后将王大夫手里的药方小心翼翼的抽出来。

  两步走到萧安娘身前,躬身施礼。

  “我儿现在还能活着,都是娘子的功劳,所以我自然也是听娘子的。”他说道,迟疑片刻接着问道,“娘子,我儿他现在身体如何了?”语气里尽是迟疑和小心翼翼。

  生怕萧安娘会说出什么他不想听到的话来。

  萧安娘放下茶碗,笑道,“已无大碍,不过还需施针几天。”

  “那娘子,我儿的病……还会不会复发?还会不会像今天这样?”老李头小心翼翼问道。

  王大夫闻言在一边甩了甩袖子,有些不高兴的喊道,“我都说了你儿子这不是病了。”

  萧家娘子确实是救了老李头他儿子,所以他要用那张不伦不类的药方他也不能说什么。

  但是他以前说过好几次了,那小子不是病不是病,所以不能治只能养!现在还要这么说难道是怀疑他的诊断?难道他连一个胎里带弱都能诊错?

  他甩了甩袖子,哼了一声。

  老李头闻言身子一僵,是啊,不是病,不能治,他怎么又忘了?

  他慢慢直起身子,苦笑一声。

  萧安娘去端茶碗的手一顿,又收了回来。

  看着王大夫,好奇问道,“不是病那是什么?”

  王大夫皱了皱眉,“娘子莫不是还不知肃哥儿是何症?”

  他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此子天生不足,乃弱症也。”

  “弱症是什么?”萧安娘继续问道。

  王大夫嘴角微微一抽,不懂药理也就罢了,难道还不懂医理?那她之前是怎么扎针的?

  想到这他心里就一阵纠结。

  “胎里带弱,生而不足,身体羸弱,这不是病,所以不能治,只能养。”

  萧安娘看着王大夫,久久不语。

  突然,她起身,看着王大夫语气淡淡道,“病是什么?什么才是病?疾也、痛也、伤也、症也、逝也、残也、变也、危也、弱也、不足也、皆为病也。”

  “是病又不是命,只要是病,就没什么是不能治的。”萧安娘继续道。

  王大夫看着萧安娘,讷讷无语。

  是病不是命,是病就能治。

  不对,不对,就算是病,也不能治。不,不对,不是不能治,而是治不好,治不好!

  是治不好,所以久而久之便是不治,便是不能治。

  沉默片刻,他微微欠身施了一礼,“娘子此番话让老夫受益良多。”

  说罢直起身子。

  萧安娘点了点头。

  “萧娘子,闭气一刻钟尚能存活,敢问娘子是怎么做到的?”王大夫突然开口问道。

  萧安娘沉默片刻。

  “是谁告诉你们没气儿了就是死了?”她问道。

  王大夫闻言一滞,又是这个问题!

  没气儿了就是死了?没气儿了不是死了是什么?

  不对,之前那小子也没气儿了,不过,他现在却还好好的活着。

  想到这王大夫就是一阵纠结。

  “你们真的是学医的?”萧安娘看了王大夫一眼又继续问道。

  王大夫身侧的王纪有些忍不住了,他上前一步喝道,“你少在这羞辱人!就算你医术高明就可以这样羞辱人吗?”

  一面说一两还恨恨的瞪着萧安娘。

  萧安娘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头。

  “我给他扎针会很痛,虽然他说他不怕痛,但是我还是怕他会受不了,所以就先用银针封住了他的感知,所以连着呼吸也暂时封住了。”她说道。

  这,这是在解释?

  王纪原本还愤愤的表情为之一滞。

  一时之间厅里一片静默。

  回过神,王大夫震惊得张大了嘴,“娘子竟可以封住人的感知?”

  萧安娘点了点头,又有些不解,“这有何难?”

  王大夫看着她,久久不知该说什么。

  封住人的感知,有什么难得?

  看她脸上不解的表情,似乎不像是作假。

  难道她真的不知道封住人的感知是一件多么耸人听闻的事吗?

  萧安娘见王大夫没有回答的意思,也不想再说话。

  “你们走吧。”她挥了挥手。

  王纪心里哼了一声,瞪了萧安娘一眼,上前去扶住自己祖父,“祖父,我们走。”

  王大夫就这么被王纪扶住向外走去,整个人还有些愣怔。

  一边的老李头蹲在李婆子身边,拍了拍她的脸,又去掐人中。

  终于,李婆子悠悠转醒。

  醒过来后下意识又要哭,老李头一把捂住她的嘴。

  跟她说了肃哥儿还活着。

  李婆子闻言愣了下后就扑到肃哥儿身边,又是哭又是笑。

  萧安娘皱了皱眉,“你们快走。”

  怕她不高兴,老李头连忙应了声是。

  背起肃哥儿对萧安娘欠了欠身就往外走。

  李婆子连忙跟上。

  “对了。”萧安娘突然开口。

  老李头脚步一顿停了下来,回头去看萧安娘。

  “还要施几次针,你们明天再过来。”萧安娘说道,“我没有针,你们明天要带一副针来,还有,你们还要还那老丈一副针。”

  说着还抬手指了指已经走出去的王大夫二人。

  看着老李头有些愣怔的表情,她转头去看一边的福叔,“福叔,给他们点钱。”

  福叔嘴角动了动,还是走到老李头身边。

  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打开,倒出几粒碎银递给李婆子。

  李婆子接住。

  老李头讷讷,对着萧安娘说了声谢谢,又继续往外走。

  福叔站在门口看着王大夫一行人往外走,头也不回的说道,“林哥儿,你去把他们送出去。”

  林哥儿应了一声,有些不情愿的往外走。

  看着林哥儿也走远了,他微微垂目。

  转身去看着一旁坐着的萧安娘。

  对着萧安娘笑了笑,“娘子居然还会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