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节_娇瘾
顶点小说 > 娇瘾 > 第36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节

  很熟悉。

  沉冷的嗓音磁性至极,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勾了一分倦懒,十分抓耳。

  犹如远方的雪山,清冷而遥远,但山巅的积雪被红日一照,便慢慢悠悠地消融了些许。

  也许有些东西是刻进记忆里的,比如长相,比如声音,比如亲密接触时的身体-反应。即使经年累月地在心底描摹,会越来越模糊,也能在见到听到或触碰到的一瞬间,就能确认。

  仅凭两个字,她竟然听出了是谁。

  南城第二次见面时,也是这样。在虚虚浮浮的光影里,她听到了他的声音,明明只有一次交集,她精准无误地扯住了他,像抓住了自己的神明。

  “他知道我跟顾二的交情,顾二入体制是迟早的事儿,李顾派系泾渭分明,不是一个阵营,谈什么拉拢?”

  沈姒半垂着视线,身体麻了大半边,一动都没动。偏偏心脏像是被人不轻不重地攥了一下,不管她如何克制,心跳都平复不下来。

  她终于忍不住朝声源看过去。

  停车场内灯火通明,冷光一照,飘了一层细微的浮尘。

  只隔了几个车位,拐角处停了一辆深灰色的sestoelemento。

  齐晟和傅少则正站在一起,从她这个角度,能清晰地看到他的侧影,身形挺拔端正,五官硬朗,眉眼的起转承合与停车场的冷光相合。

  傅少则挑挑眉,显然有些意外,“那你前几天的意思是?”

  沈姒睫毛轻轻一颤,遮住了眼底难以言说的情绪。

  “你怎么了?”师姐看她一直僵在原地,奇怪地看了眼她。

  沈姒想说一句没事。

  但她的声音就像卡在了喉咙里,慢慢下沉,直至再无声息。

  不远处交谈的声音其实很低,但在空旷的环境,她听得格外清晰。

  “凡事掐尖儿就是他不对,一个私生子,也配跟我抢家产吗?”傅少则修长的手指按住西装的第二颗纽扣,“他该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一个在夹缝里求生的人,卑躬屈膝地爬上来,最容易痴心妄想。”

  齐晟懒洋洋地笑了笑,眼神里却充满了危险气息,“你小心他反咬一口。”

  沈姒根本没想过在这儿遇到他。

  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大约年少时的初次心动足够浓烈,不管是爱、亦或是恨,都轰轰烈烈,声势浩大。所以再相见时,她如何都无法心如止水。

  分别的日子不算短,但也不长,从她生日宴算起,不过三年。

  怎么说呢?

  明明除夕夜那一晚,是他在挽留,而她戳着他心窝子,把话说到最绝情,要一拍两散、恩断义绝,但当时有多硬气,现在好像就有多心虚。

  回忆是洪水猛兽,谁都在劫难逃。

  “姒姒,姒姒?”

  沈姒想得太过出神,师姐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才叫回她的意识。

  齐晟和傅少则已经走远了。

  “没事。”沈姒视线一敛,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情绪淡了下来,“走吧。”

  这样的距离,彼此的声音其实能听得格外清晰。也许他错过了她的名字,也可能听到了,只是忘了她,或者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她。

  反正她没见到齐晟回头确认。

  他连一瞬的停顿都没有。

  不过也好,这样的场面虽然不在计算之内,但这样的感觉挺符合沈姒无数次幻想的情景

  足够陌生,足够体面。

  第27章命里一劫撑腰

  刻意不再提刚刚的事,沈姒扯开了话题,跟师姐出了停车场。

  闲聊间,两人就被秘书拦下了,看上去有棘手的事儿,秘书火急火燎地汇报了几句,最后没回她师姐所在的hn,先去了附近的辰星。

  燕京连绵了几日的细雨后,晴光初破冻,吹散了残余的阴冷。寸金寸土的地段儿,金融、贸易、服务、展览、咨询等功能区会聚成经济发展枢纽。

  “辰星的人遛了我们半个月,今天直接光明正大地接触别家公司了,”秘书将文件递给师姐,“他们怕是根本就没合作的意思,直接漫天要价了。”

  师姐浏览了两行,面上起了韫色了,大约碍着沈姒在旁边,没骂人。

  她侧头看了下沈姒。

  “你不会是想让我去谈吧?”沈姒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我去也没用啊,我连项目都不了解,而且我除了实习,压根没在公司怎么待过,基本没经验啊。”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项目基本黄了,我有数。”师姐一样无奈,“但我以后跟他还会有接触,现在还不能跟他撕破脸。而且这项目烂在我手里可以,如果送回hn,让我哥摘了桃子,我心里更不痛快。”

  “行吧。”沈姒知道她师姐家里不和,略一沉吟,点了下头,“那你得有心理准备,我不太看好这次项目。”

  沈姒翻了几页文件,就把情况了解得七七八八了,她师姐所在的hn最近与辰星合作,本来项目进展得还算顺利,但走合同的阶段,案子换了人接手。接手的老姚是个老油子,见钱眼开,换句话来形容就是

  喂不熟的一条狗。

  hn本来就折了一个案子,这次的策划案又被老姚卡了扣。楼层都建造一半了,周围的规划要是停了,这批楼可就不值钱了。偏偏这个老东西坐的位子特殊,要想让hn花钱,招儿可太多了,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能毫无痕迹地让她预算多出将近七位数,然后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和辰星磨到今天,眼看项目要拖黄了,hn根本耗不起。

  电梯一路攀升。

  辰星的前台还要拦,结果被沈姒一把推开,直奔会议室而去。

  “姚总,怎么还没谈完?”

  会议室内沉寂了一瞬。

  “我在玉华台订了几桌酒,咱们赶紧把合同签了,酒桌上再谈,不比现在痛快?”沈姒踩着高跟鞋进去,秘书拉开座椅后,她自然而然地做到了主客为上,“去晚了饭可就凉了。”

  两边都很诧异,但视线触及沈姒身后的秘书,确认了是hn的人,交换了个眼神,视线又落回沈姒身上。

  沈姒这才笑道,“忘记自我介绍,我是替方总来的,她今天身体不适。”

  老姚根本没见过沈姒,看不透hn在玩哪一出,但面上没表露什么。

  “好说,想痛快容易啊,”老姚纹丝不动地坐在上位,也是一笑,四两拨千斤,“你要是能做主,让hn再让出三个点,大家一起发财,自然和美。”

  什么一起发财?

  全他妈让他一个人中饱私囊了,再让利谁都没得赚。

  沈姒在心底冷笑。

  老姚贪心不足,吃了回扣还嫌孝敬的东西不够,hn怎么可能乐意伺候?两边都是人精,会议桌上只会打太极,没人会冲上去指着鼻子骂。

  “姚总,其实您知道,hn之所以比其他公司让利少,是因为再让步就是赔本买卖了,”沈姒弯了下唇,轻落落地感叹了句,“大家都不容易。”

  老姚还以为沈姒又要打感情牌,摆了摆手,“在商言商,大家谁不艰难?你说这话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hn能给您想要的数。”沈姒沏了沏茶盖,轻抿了一口。

  话音一落,hn项目组的人用见了鬼的眼神看着沈姒。

  “哦?”老姚感兴趣了。

  “但成本费都一样,hn也要赚钱的,姚总,”沈姒一针见血地点出问题关键,“您猜利益都被辰星吃走后,其他公司从哪儿捞钱补亏空?”

  自然是实际操作偷工减料。

  老姚也没给句痛快话,似乎还在衡量,绿豆眼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沈姒也没再说什么。

  hn不肯让步,是因为还有底线。

  如果辰星不在乎底线,那今天这项目确实谈不拢,也不值当谈了。

  会议室内一时半会儿僵持不下。

  “你——”老姚好不容易张嘴,视线瞥见玻璃门外的身影,蹭地一下从上位弹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迎过去,点头哈腰的态度跟刚刚截然相反。

  “三爷。”

  沈姒无意识地抬眸,微微顿住。

  齐晟就端正挺拔地立在对面,身形劲瘦,却绷着一股硬朗的劲儿。他漆黑利落的碎发下,一双沉冷的眼,目光深沉,且没什么温度。

  沈姒的手指跳了下,心情往下沉。

  他总不可能是来替她解围的,不会是想来找茬吧?

  不过她担心得有点多余。

  齐晟像没瞧见她这个人似的,眼风都没掠过她。莫名的,沈姒从他漠视的行为里品出一点意思来,她甚至觉得,他今天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沈姒立马掐灭了这诡异的念头

  她可太能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

  会议室内,隔了四五米的距离,两人视线未交错,就已暗流涌动。

  “三爷,”老姚没看出里面的门道,也摸不透齐晟怎么突然过来,嘴里先谄媚道,“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跟一个二十几岁的人喊爷,着实有些……

  荒诞。

  不过齐晟确实有压迫人的气场。

  他从前像一把利刃,锋芒毕露、戾气横生,如今依旧带着上位者惯有的震慑力,只是不显山不露水。所有人都怕他,三分敬畏,七分谄媚,没几个敢坦坦荡荡地与他对视。

  分手三年,好像一切都没变。齐晟依旧在万人之上,高不可攀。

  人和人差了什么,从来能一眼看到底。她跟他始终隔了一条天堑,不仅是家世地位,也是能力和手段。只不过这一次,她不再执着于追寻他的脚步,强行融入到他的世界里。

  主位自然没人敢坐,客套了几句,也都是无关紧要的闲聊。

  齐晟意态闲散地拨动着腕间的佛珠,像是才注意到还有第三方人在,扫了眼hn的人,掠过沈姒时,连一秒的停留都没有,像在接触陌生人。

  他倏地笑了下,“在谈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