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节_娇瘾
顶点小说 > 娇瘾 > 第45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节

  “脏。”

  沈姒直勾勾地看着他,半晌,她收回手,声音很轻,“疼吗?”

  “你心疼?”齐晟挑了下眉。

  沈姒刻意忽略了这个问题。

  “其实,”她看着他,纤长的睫毛轻轻一颤,在面颊上垂落淡淡地阴影,呼吸很轻,声音也是,“我们没什么关系了,你不用这样。”

  “什么意思?”齐晟掀了掀眼皮。

  “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三哥,您做不来这些,”沈姒直视着他,认真地说道,“我不值当您改脾气,也不需要你迁就我。你以后就知道了。”

  这话她很早以前就说过,那时候阴阳怪气的,其实是等他说句软话。

  但现在不是。

  沈姒不是傻子,虽然三年没接触,但打死她也不信齐晟转性了。

  重逢以来,他半点不提从前的事,好像不在乎,也不打算计较,可她太了解他的脾气,他根本不是个会点到为止、姑息纵容的人。也许出于不甘,也许出于征服欲,他花时间装不熟、装温柔,可能还会有卖惨?可手段再多也是他还有耐性,来日厌烦了,他翻脸无情了,头破血流的永远是别人。

  这几日的温和与平静,像偷来的时光,像随时都会破碎的假象。

  “说完了?”

  齐晟微眯了下眼,嗓音偏冷,“你觉得现在跟我说这些合适吗?”

  沈姒抿了下唇,不看他的脸色,“那等你从医院回来再说。”

  齐晟勾了下唇,眸色却阴恻恻地往下沉,露出她熟悉的凶狠姿态,“你就这么急着跟我撇清关系?”

  沈姒不说话了。

  不是跟他矫情,也没拿乔的意思。只是每次见到他,她都会不自觉地被他牵着鼻子走。这些天一遇到他,她就会下意识地亲近,似乎不管重来多少遍,她都会忍不住跟他继续纠缠。

  很讨厌这种感觉。

  她根本不想再陷入曾经患得患失的境地里,她当初为那枚戒指隔应得要死,说白了还是没安全感,好不容易平静了几年,她不乐意再经历一遍。

  不如,在泥足深陷前早早散场。

  “我很感激你救我,包括秀场晕倒的事。”沈姒斟酌着用词,“不过我觉得,我们别产生什么牵扯最好。”

  “又要跟我翻旧事?”齐晟头微皱,透着几分不耐烦,“换点新鲜说辞,沈姒,别拿这话堵我。”

  他捏住她下颌,强迫她仰起脸,“你想把这些年都撇个一干二净,那我告诉你,你还不起。”

  他带了一身血腥气,戾气横生。

  “行,那我跟你就只讲今晚,”沈姒掰他的手指,放弃了跟他掰扯,公式化地笑道,“麻烦您去完医院算算钱,我偿还你的损失。”

  “偿还?”齐晟嗓音沉沉地嗤笑了声,似愠怒,眸色阴冷得骇人,“行啊,那你现在就偿还。”

  “你干嘛?”沈姒下意识地后退。

  稍微一动,齐晟捏着她的肩膀,把她的身子硬生生地扳回来。他一手狠狠钳制住她想要推开的手,一手拨开她的领口,就势压下。

  沈姒被他单手掐了回来。

  她还没琢磨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身前忽然一痛,非常微妙的位置,又疼又麻,她几乎压不下难以言说的声音,被刺激得直接掉眼泪。

  “你有病啊齐晟?”沈姒倒吸了口冷气,朝他的脚狠狠地跺了下。

  她整个人都麻了。

  这也太他妈、太他妈禽兽了。她知道他不做人,但也不用这么缺德吧。

  齐晟闷哼一声,低笑着松开她。

  他冰冷的手指扶过她身前的牙印,像是在缓慢地凌迟她,似乎终于满意,他慢条斯理地拢好她的衣领,语气暧昧、轻佻,又意味不明。

  “这才叫偿还,姒姒。”

  沈姒火还没灭,又被浇了一把油,几乎想一巴掌扇过去,“你积点德吧齐晟,你就是有病!”

  视线触及他的后颈,她压了压脾气,“赶紧走,别死在我这里。”

  很明显,齐晟听不惯的话,沈姒说再多,他也一句都不会听。

  他的视线还落在她身上,嗓音又低又哑,“太浅了。”

  操。

  沈姒这回一眼就看出他想干什么畜牲事儿了,他还想再来一遍。

  “我要开场了。”沈姒咬了下牙。

  大约气过头了,她连骂他的心思都省了,只抬头看了眼不远处教堂的钟,冷静地,不带一丝情感地陈述着,“23小时48分36秒。”

  “嗯?”齐晟垂眼看她。

  “记录你不畜牲的时间。”沈姒冷笑了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语气轻落落地说道,“从昨天泳池出来算到现在,还不到一天呢。”

  敢情她还给他掐表呢!

  齐晟有点被她气笑了,舔了舔牙齿,“沈姒,你别——”

  “得寸进尺,还是不识抬举?”沈姒反问。

  “你挺有自知之明。”齐晟淡嗤。

  “我就是有自知之明,才想离您远一点。”沈姒今晚快要被他折磨疯了,心里还憋着一股火,冷淡地说,“我这人从来不识抬举。”

  “我不需要你识抬举,”齐晟看她一眼,“我只想追你。”

  “不答应,不可能,你这种畜牲没机会。”沈姒咬牙切齿地拒绝三连。

  “你可以试试。”齐晟勾了下唇,瞳仁漆黑而沉冷,又亮得摄人心魂,“总归,我现在还不舍得强迫你。”

  他这人没救了,真的。

  连表白的时刻都不够温柔,还他妈带了威胁强制的意思。

  这跟下通知有什么区别?

  “你这不就是强买强卖?”沈姒皮笑肉不笑。

  “不情愿才叫强买强卖,”齐晟特会掐她说话的点儿,笑起来很邪气,眉眼间的戾气和阴鸷都散了个干净,“你怎么证明自己对我没感觉?”

  沈姒张了张唇,觉得自己跟他沟通不下去,闭着眼睛别开了脸。

  “自恋。”

  耽误了七八分钟,沈姒回去时还剩不到二十分钟开场。她本来就是带妆进行彩排的,也不用太麻烦,在后台整理了下衣服,补了补妆。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将一整晚乱七八糟的心情强行平复下来。

  五分钟后,演出如期进行。

  一段悠远婉转的古琴后,抑挫的琵琶声起,曲调停风遏云。

  舞台的追光灯打下来,伴舞像流水一样折身倾腰,绮袖一拂,流金的色彩恍若落日余晖一般。沈姒在中心轻盈起腰,身段娇娜而柔软,细如章台柳,轻若扬州燕,柔若无骨三分艳。

  开场她的起腰动作,便婉如流水似游龙,惊艳了全场。

  翘袖、折腰,莲指翠袖柔骨展。

  沈姒生了一张清艳妩媚的脸,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一个流畅而轻盈的摸地翻身后,遮面的衣袖拂开,新月生晕的容色艳杀全场,千红失色。

  台下传来观众低低的惊叹声。

  沈姒在琵琶声里轻身旋转,一袭轻罗金缕,双袖像生了风一般,从风回雪,行云流水的动作恍若一场视觉盛宴,眉目传神,舞态生风,冰肌玉骨曳春色,罗袜凌波翠袖寒,清姿秀可餐。

  台下从掌声不断到微屏呼吸,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沈姒身上。

  沈姒也确实有资格成为焦点,卧鱼前桥、探海翻身、仰身踹燕,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标准,每一个卡点都十分精准,一曲《绿腰》逐惊鸿。

  她只要站在那儿就是不可多得的美人,此刻一舞,便是人间绝色。

  剧院大厅内不知何时陷入沉寂。

  台下的人都专注地看着她,悄无声息,连呼吸都不敢太急,仿佛一出声,就会惊碎台上惊艳绝伦的一幕。

  直到曲终落幕,台上的光线暗下来,雷鸣般的掌声如潮水涌来。

  台下自始至终有一道视线,像盯紧了猎物一样的凝视,直白、露骨,带着势在必得的念头,紧紧追随着她。

  人说一舞倾人城。

  也许,她倾的是他的心城。

  最后一场巡演结束,沈姒第二天一大早就订机票回国了。

  一是不太想应付乱七八糟的庆功酒会,二是不想应付齐晟,她订了最快回国的机票,在飞机上睡足,落地后连时差都不用倒了。

  不过刚下了飞机,沈姒手机里的未读消息就像爆炸了似的涌来。

  她先拆开最顶上周子衿的。

  周子衿一个人就贡献了49条,沈姒的阅读习惯是从上往下看,翻了半天才找到第一条,迅速浏览。

  [woc,什么情况?图片里是你吧?你居然上热搜了姐妹!]

  沈姒轻蹙了下眉尖,点开图片。

  灯火通明的巴洛克式建筑外,在绿意簇拥下的一场露天酒会,周围衣香鬓影,照片主角是近在咫尺的两个人,虽然画面有点糊,但能看清男人捏住了女人的下巴,氛围很暧昧。

  确实是她,还有齐晟。

  就珠宝秀开场前的鸡尾酒会,她跟齐晟站在一起聊天那会儿。

  她当时跟齐晟接触,确实没多想,后来见媒体和主办方把齐晟周围堵得水泄不通,就知道他这两年影响力有多大,她也没上去凑热闹。

  按理说她一个素人,应该也不会受到关注,怎么会上热搜?

  沈姒再往下翻了翻,点开了周子衿发的微博分享,面色淡了下来。

  哦,热搜跟她没关系。

  图片里被偷拍的主角虽然是她,但热搜里挂着的名不是。

  #两千万流量恋情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