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节_娇瘾
顶点小说 > 娇瘾 > 第47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节

  但齐晟现在的态度很明显了——

  一刀切。

  第35章浪漫秘密在无人的角落里,窥探到心照……

  “好的,我现在就通知公关部。”总助伴君如伴虎,快速道。

  这事儿好处理,一刀切的意思,就是打点完直接炸号、撤热搜、锁词条,问题是还有个不尴不尬的饭局。

  照齐晟往常的作派,谁折腾出幺蛾子给他添堵,谁就会被往死里整治。不过传媒公司太会来事儿了,怕得罪他,又不舍得机会,就赶在第一时间草拟声明过来联系。一来二去,热搜挂的时间不会短,还能卖个好。

  至于后续约饭局赔礼道歉的说法,纯粹是风月场上逢场作戏。

  毕竟齐晟家世煊赫、身家济济,如果他心情好,真挑个时间应下了,瞧颜若合眼缘又懂事儿,后续再发展点儿关系最好;万一被回绝也无伤大雅,本来就没几个人敢说请得动他。

  这年头潜规则都上赶着送上门了,主动得就差直接挑明了。

  总助心里跟明镜似的,自家老板会有什么态度他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但他不能越俎代庖,该问的还是得走个过场,“那饭局的事儿?”

  “你看着处理。”

  齐晟半垂着视线,低哑的嗓音有点不耐烦的意味。

  他漫不经心地点开微博,修长的手指一划,照片放大。

  照片有点糊,也不是一个最好的角度,但画面构图莫名好看:金碧辉煌的巴洛克式建筑作为背景,周遭钟酒盈杯,裙曳香暗,他和她处在中心,模糊的画质有一种老镜头的感觉。

  恍若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偷窥到心照不宣的浪漫秘密。

  记忆和感官几乎瞬间被拉回当晚,他掐着沈姒的下巴时,她红唇冶艳、媚眼如丝的勾人模样,还有骗她下药,她惊慌失措、楚楚可怜的神情,让人有一种克制不住的施虐欲。

  齐晟微妙地弯了下唇角。

  他眼皮轻轻掀了一下,“联系沈良州,让他锁评论和词条,照片留下。”

  总助怔了下,有点意外他突然改主意,“那热搜?”

  “现在就撤。”齐晟嗓音微冷。

  总助眼观鼻鼻观心,从炸号变成锁评论,全仰仗沈姒这个祸国妖妃。

  他怀疑沈姒会下蛊,要不然她能靠一张合照,就让他老板心软到舍不得炸号销毁?秒撤热搜、锁词条、锁评论,一套下来不知道有多烧钱。

  啧,渣浪或成最大获益者。

  当天下午几个社交网站和论坛都炸锅了,处理速度太快了,全网在几分钟内全部清空,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剩,手段强硬得空前绝后。

  同一时间,颜若工作室辟谣。

  舆情其实是最容易逆反的东西,但词条和广场一锁,掀不起来讨论度;几个平台管理员又不约而同发帖,禁止淘这个话题,又是一波删帖封号;营销号也不知道是被警告了,还是打点了,什么都不敢搬运,都在装死:这下网上再好奇,也没地方发酵。

  从机场到西棠胡同大致二十分钟,沈姒下车时,事情已经处理完了。

  胡同口有微风穿过,沈姒一边步行往里走,一边低头处理手机消息,她在车上假寐休息那会儿,“清纯女大学生在线热聊”群已经刷屏了。

  [许昭意:我敲,我正在小组激情吃你的瓜,怎么突然404了?]

  沈姒没忍住给她发了一个问号。

  [周子衿:艹,我刚刷的爆料短视频也没了!!!我还准备一起爆料呢!]

  沈姒的小脑袋上打出了一连串问号,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感叹号,没好气地发了连发三条消息。

  [你们还是人吗?]

  [我照片被人冒名认领了两小时才辟谣,你们居然在吃瓜?]

  [看见这个巴掌没有,它即将出现在你们脸上.jpg]

  然而并没有人搭理她,群里两个人的热情完全沉沦在瓜田里了。

  [周子衿:我点赞的视频超过3万赞的都没了,可怕。]

  [许昭意:小组帖子全删了呜呜呜呜呜,真的可怕。]

  [周子衿:我又看了一眼微博,词条炸了,热搜也从第一位秒撤了,连广场都锁了,太可怕了。]

  两个塑料姐妹跟说相声似的,一唱一和,嘀嘀叭叭了好几屏后,空前一致地得出最终结论

  [你男朋友真有钱。]

  先前论坛淘过热搜价位,上热搜真的很便宜,前五名也就10万块钱,但是撤热搜很贵,尤其是毫无下降过程的秒撤。再加上锁词条、锁评论、锁广场,还有其他六七个平台删帖锁评,一系列操作等同于进了躺金钱焚烧厂,不知道要烧到几位数。

  “纠正一下,前男友。”沈姒按住语音键,冷笑了声,“而且都挂了两个小时了,他是快破产了,去筹钱了吗?”

  [许昭意:你可别跳预言家了。]

  [许昭意:你看最近的财经新闻了吗?蓝核收购一个国外知名财团,前后砸了三十多个亿,打了六个月反垄断官司,被好几个国家的做空基金同时狙击,官司虽然赢了,但是还有一关过不了的《证交法》,稍有差池,前期投入的所有钱都会打水漂。]

  [许昭意:你可以提前庆祝了,你前男友的财务可能真的会出问题。]

  沈姒按着语音键,正想说什么,看到弹出来的后两条消息,眉心跳了跳,下意识地说了一句“不可能,他不会出问题”,手一松就发出去了。

  要命,丢人。

  沈姒反应过来,秒速撤回。

  这种掩耳盗铃的行为遭到了两个塑料姐妹的无情取笑。

  周子衿在语音里笑个不停,仿佛一只鸡生吞了一只鹅,一边打鸣,一边打嗝,“没看出来啊,你还挺护短。”

  “谁稀罕给他护短?”沈姒忍不住反驳了句,“我是觉得我的眼光不能遭受侮辱好不好?”

  她退出群聊,按灭了屏幕。

  没隔多久,沈姒又低头搜索近期财经新闻,浏览完几篇报道,脸色越来越凝重。可能习惯了他高高在上,也习惯了他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看到他可能出风险,她还真觉得别扭。

  她把这一切归结为一个事业粉的好胜心,虽然她对齐晟已转黑。

  走神间浏览器推送了一条新消息

  #颜若工作室辟谣

  沈姒点进去看了几条评论,全都是粉丝心疼正主,辱骂营销号搬照片,她还无辜躺枪了一条。

  [照片里谁啊?但凡有点良心,不能出来澄清一下吗?心疼我们若若,真的被黑怕了,还要无辜替她背锅。]

  底下是颜若的温柔劝解

  [不要这么说哦,小姐姐可能是素人,上热搜应该很困扰,才没澄清,不是故意造成这种局面的。

  她应该也很内疚和难过吧。]

  楼中楼里一水的“若若太温柔了吧”、“希望某些人能看到这一条”、“若若真的善解人意”、“呜呜呜呜呜若若受委屈了还要帮别人说话”……

  沈姒喉间一哽,有点顺不过气。

  他妈的。

  她一个受害者应该内疚什么?

  真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那颜若怎么不把评论删了啊,留着隔应谁?

  也许是她太敏感,也许是受周子衿吐槽影响,她越看越不舒服。以至于刚刚因财经新闻产生的那一丁点心疼、别扭、担心的复杂情绪也没了。

  桥归桥,路归路,前男友就算今天破产了,关她什么事?

  蓝核在西欧的局面确实不好看。

  在持有仓位达到43.14%后,数字便不动了,国内外都认为蓝核收购出现了障碍,做空机构迅速出手,空单总量在两三天的时间里,就超出了流通盘的10%,这个项目的棘手程度可见一斑,局面几乎尘埃落地了。

  再加上齐晟一直没回国,各种不好的传言纷至沓来。

  会议室里,刚结束了与国内高层的视频会议,总助在一旁进行了国内事务的汇报,与傅少则的单线还没挂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

  “小白的官司打完了,dax30指标股的数据也已经足够让对冲基金咬钩了,你还不收网?”

  “再等等,空单余额还能涨。”齐晟手指搭在桌面轻敲,意态倦懒又轻慢。

  直到手机响了一声,他低头,饶有兴致地划动了几下屏幕。

  对面沈姒刚通过了好友。

  她发了第一条消息:“请问你是?”

  对面傅少则立马琢磨出蹊跷来,“你好像有事要办?”

  齐晟勾了下唇,也不避讳他

  “追小姑娘。”

  沈姒收到了精准查找号码的好友申请,所以想都没想就通过了。

  按习惯询问了下身份,结果对面一直没回,不过她正忙着抄经文平心性,也没太当一回事儿,手机撂在一边就不管了,继续抄写。

  她这几天一直待在西棠胡同,练习戏曲和舞蹈,想多听两句评价和指导。可能每一个阶段都存在瓶颈期,她这两年确实太顺了,但也一样有不知道怎么继续突破的时候。

  “外面有个客人找不到停车的地方,姒姒,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一个师姐扮了一半,忙不过来。

  沈姒应了声,“在哪儿?”

  师姐直接将手机丢给她,“你拿我手机跟她联系吧。”

  “谁的车?”沈姒随口问了句。

  “就是想应选《青衣》女主的一个明星,颜若,预约了师父来请教问题,”师姐描了下眉,不太在意地说道,“虽然看着像做样子的,但人家那么热情,也不好拒之门外。”

  沈姒指尖一顿。

  真他妈冤家路窄,到哪儿都不能清净,在这儿也能撞上。

  “怎么了?”师姐听她没动静了,从镜子里看了她一眼。

  “没事。”沈姒将毛笔放回笔搁,面色不改,“我去接人。”

  她在消息框里跟对方交代了几句,就出了门,一直走到胡同口。隔了老远儿她就看到一辆梅粉色的跑车,车窗落下一半,里面的人遮得很严实。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