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节_娇瘾
顶点小说 > 娇瘾 > 第50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0节

  #颜若敬业

  “猜到了,不就是买了条热搜营销吗?”沈姒兴致缺缺,“她今天来学国戏的时候开了个直播,粉丝就在夸她敬业了,明星营销有什么稀奇?”

  她倒没太大感觉,毕竟接触不多,她对颜若顶多有点好奇,好奇颜若以前干嘛拿着碎瓷片来找茬。

  “不是那条,是刚爬上来的热搜,”许昭意在她屏幕上点了点,“这里。”

  沈姒视线一顿,点开翻了翻,无言以对了好半天,才磨出几个字,“等等,这两个热搜里的人,怎么是我啊?”

  #颜若直播素人小姐姐好漂亮

  #糊图都挡不住的美貌

  无一例外,全是沈姒。

  “问得好!你可能问出了颜若的困惑,”周子衿已经开始笑了,“被你一张糊图吊打,她可能要睡不着觉了。”

  工作室把“颜若敬业”的热搜买到17位,还不到一小时,有营销号搬运了直播时路人无意截到的沈姒图片,结果颜若被艳压的热搜爬得比买的热搜还快,这波委实有点搞笑。

  【糊图都挡不住的美貌,这不比内鱼那几个整容换头怪强?】

  【直播里的颜若更美哦,我的目光只被她吸引。】

  【u1s1,素人小姐姐这张脸,放在秀圈可以当门面了,直接原地出道。】

  【我脑补了一个娱乐圈爽文。】

  【喜提免费热搜,请不要继续打扰素人小姐姐了,不过既然cue到我们颜若,那就一起期待颜若的新剧……】

  营销号底下粉丝心平气和、彬彬有礼,带粉籍的不敢下场,但实时广场已经有粉丝小号忍不住开怼了。

  【颜若勤勤恳恳娱乐圈打工人,为了演戏努力学习国戏,还要被别有居心的人拿素人拉踩,见识到了,颜若实惨。】

  【wtmxs,你们粉丝今天不舞千金大小姐人设了吗?】

  【麻烦资源咖别碰瓷打工人标签,这两年内鱼是不是都要艹打工人人设,才能证明自己敬业啊?】

  【服了,一张糊图也要买通稿。抱走我家若若一个百米冲刺,勿cue。】

  【路人确实觉得素人小姐姐更好看,美人在骨不在皮,虽然是一张糊图,但能看出五官精致。】

  “绝了,天道好轮回啊,谁能想到孽力反馈这么快?”

  周子衿泡在汤池里,边刷微博边吐槽,笑得肚子都疼了,“她前几天蹭你照片上热搜,今天就被你艳压了,还是被你一张糊图艳压!搞不好这图是她粉丝截的,我真的笑死了。”

  许昭意为了不毁掉面膜,低头在群里发消息,比较中肯地评价:

  [其实颜若真的长了一张初恋脸,不过因为你俩眉眼有几分相似,你又太好看了,每次站在一起,就是一种——

  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感觉。]

  沈姒从小到大听到最多的就是她这张脸有多好看,所以刷完热搜,她也没什么触动。

  “你不知道她以前发通稿艳压过多少人,这会儿估计气得心口疼。”周子衿按了下快笑掉的眼膜,“自己买的热搜还没上去呢,黑热搜先上了,她还得想办法降热搜。”

  “你收着点儿,别太幸灾乐祸了,”沈姒端了杯红茶,轻抿了口,有点无可奈何,“现在的场面会让我有一种,拿了‘嫉妒女主但迟早会被反杀的反派女配’剧本的错觉。”

  怎么说呢?

  跟周子衿待久了,沈姒快熬成骨灰级小说读者了。她越想越觉得,现在的情节有点像“替身文学”开头。

  两个眉眼相似的女人,最初春风得意的是白月光,受尽憋屈的是替身。

  白月光如果没有短命早死,最后肯定一无所有,成为炮灰。而替身心灰意冷,被男主追妻火葬场八百个回合,事业有成,收获爱情,最后男主还要告诉替身“你是独一无二的,我爱的不是白月光,一直是你”。

  沈姒心情有点复杂。

  “此言差矣,”周子衿完全不认同,“你听说过哪个女主冒名认领别人照片蹭热度?她才是反派女配。”

  文明祖安界的祖师爷许昭意继续打字,精准补了一刀:

  [朋友,应该是“此颜差亿”。]

  “算了,管她做什么?”沈姒按灭了屏幕,“还是不产生交集比较清净。”

  热搜没挂太久,就开始往下撤了,毫无疑问,颜若工作室今晚破费了。

  三个人在私人汤池聊完,又在点了spa,全身护理按摩,最后昏昏沉沉地快要睡着。沈姒没有在外过夜的习惯,虽然凌晨了,还是打车回去了。

  她一沾枕头就差点睡着,结果被一个电话叫醒,看了一眼号码。

  “我困了,哥。”沈姒闭着眼睛,软软地打了个呵欠,完全没精力跟他对呛,“你能不能算算国内几点?你知道我现在在哪儿吗?我刚要——”

  她蹭地从床上弹起来,“你不会在我家装监控,监视我吧?”

  怎么这么巧?

  他电话像掐着点儿打过来的,她刚要睡,就被他叫起来。

  “我想知道你在干什么,用得着装监控?”齐晟淡谑,“你去的汤池园,住的别墅,都是华晟的产业。”

  沈姒“哦”了一声,直挺挺地倒下去,面无表情,“有钱了不起。”

  她闭着眼睛,像条咸鱼似的仰在床上,缓缓地给自己翻了个面,“你要是无聊,就包个小明星哄睡吧,三点半了,我真困了,再烦我就骂人了。”

  “怕黑,睡不着。”齐晟的嗓音低了低,烟酒浸泡过一样,微哑。

  “你搞笑呢吧,”沈姒好笑道,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肯信,“你怕黑?你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怕黑,你要是真的怕,以前在野外还强——”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联想到几年前,跟他在荒野外难以言说的画面,她喉间哽了哽。

  齐晟怕黑的事儿毫无可信度。

  但他喜好变态手段还刁钻这一点,真是毋庸置疑。

  “我以前被绑架过。”齐晟淡声道。

  沈姒很轻地“啊”了一声。

  “以前去港城玩的时候,被人挟持过。”齐晟的嗓音沉缓,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就关在废弃工厂的地下室里,饿了两天一夜。快晕厥的时候听到人来,可惜歹徒不要钱,在我手腕上划了一道伤口,就离开了。”

  沈姒怔了怔,清醒了大半。

  “好像在浅表静脉附近,一条支流毛细血管,一直在流血,就是死不了,整个过程就像在等死。”

  齐晟轻嘲,“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的继母,那个平常对我嘘寒问暖,在家里伏小做低的女人,杀了我都不够,想看我慢慢地死。”

  沈姒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她没怎么接触过齐晟的过去,知道的都是传言。都说他自小养在老爷子身边,对母亲的事讳莫如深,跟父亲相处得并不愉快,父亲再娶,继母不知道怎么被他弄进了神经病院。

  她记得他左手手腕往上,好像真的有一道浅浅的痕迹。

  “你——”沈姒迟疑了下,怕刺激到他,声音低了又低,“你以前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对面陷入了沉寂。

  话题太过沉重,沈姒不落忍,刚想安慰他“没关系,都过去了,我们聊别的”,结果她听到他倦懒的轻笑:

  “因为刚编出来。”

  “……”

  沈姒瞬间恼了,气急败坏到恼羞成怒,“齐晟你有病吧!”

  “你为什么总是信这些?平时我跟你解释什么,反倒一句不肯信。”

  齐晟低低地笑了一声,勾耳的嗓音从对面钻进沈姒耳朵里,“比如,我真的挺喜欢你,沈姒。”

  有点痒。

  “你快闭嘴吧齐晟,你居然还有脸笑!”沈姒咬了下牙,“人干不出来的事儿,你没少干。”

  她没好气地挂断了电话。

  自从拉黑操作做惯了,她挂齐晟电话也就没什么担忧了。往日他过于阴鸷,她其实真有点怵他,所以跟他闹脾气,都没敢挂过几次电话。

  齐晟也没把电话拨回来,只隔了一会儿,发了条消息。

  [我后天回国,待在燕京别走。]

  沈姒盯着屏幕,对着他命令口吻的消息勾了下唇,也不反驳,只懒懒幽幽地点开了一个软件:

  【天气】

  她往下滑动屏幕页面,返回消息框回了个“好”,然后继续输入:

  [那你下周末晚上再来吧。]

  [齐晟:你在暗示我?]

  神他妈的暗示。

  齐晟脑子里可能全是黄色废料。

  沈姒无言以对,沉默了好一会儿,噼里啪啦地打了两行:

  [你想太多。]

  [下周末晚上下雨,你淋上一宿,我可能就心疼了。]

  解气了。

  对面没有再回,沈姒闭着眼睛,在淡淡的玫瑰气息里睡着。

  国外的地下角斗场,台下的人搏命赌钱,台上的人无非找刺激。从二楼看台往下看,五个牢笼里关着毒蛇、狮子和拳手,脚被铐住的人蒙着眼,要用飞镖射远处旋转的转盘,击中几号就开启几号门,在毒蝎凶兽和对手间逃出生机,拿到不同的巨额奖金。

  “谁这么无聊,到这儿找刺激?”

  傅少则晃了眼台上,一个鸳鸯眼的美人正与吐着信子的毒蛇对峙,整个角斗场都是死气,“几年花样都不换,我从燕京直飞十个小时过来,你们就让我看这个?”

  “宴礼被老三揪过来写弱智代码,都没说什么。”顾淮之轻笑。

  傅少则转了下对面徐宴礼的电脑,是设定好的无人机飞行轨迹编程,“我操,黑客世界曾经的king沦落到写表白代码,你没觉得自己的专业被三哥侮辱了吗?”

  后者淡淡一笑,慢条斯理地剥手里的橘子,没搭腔,依旧矜贵而优雅。

  “国内的事处理完了?”

  一道低沉的嗓音冷不丁地从后方传来,带点哑,音色不太明朗。

  齐晟这人总让人觉得阴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