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节_娇瘾
顶点小说 > 娇瘾 > 第53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3节

  她踹了他一脚,被他握住脚踝,欺得更近。她看着他,后槽牙轻轻地咬合了下,面无表情,“想打你了。”

  齐晟低笑了声,嗓音倦懒又性感,将她鬓角的发丝拨到耳后。

  “我很想你,姒姒,”他看着她,喉结上下一滚,眼底全是不自知的迷恋,“每一天都想你。”

  他的嗓音低低地缠上来,带一点哑,勾得人耳尖发麻,烧了起来。

  沈姒的心跳不争气地漏了半拍。

  齐晟长了一张让人沦陷的脸,撇开他的身家,也足够让人前仆后继。

  这样的人说情话,即使似真似假的深情,也能轻而易举地让人沉溺,忘记他阴晴不定的脾气和阴鸷沉郁的秉性,只想和他纠缠在红尘里。

  即便当初不是图他的权势地位,她可能也回绝不了他这副皮相。

  沈姒在心底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但还是没多少抵抗力。

  齐晟抬手贴上她的面颊,冰凉的手指划过她柔软的耳垂,像是在安抚,又像在诱哄,“姒姒,转过去。”

  他的意图昭然若揭。

  逼仄的空间内,温度在节节攀升,理智几乎燃烧殆尽。但齐晟倾身欺过来时,沈姒突然抬手推了下他,侧头咳嗽了一声,“阿嚏!”

  暧昧的氛围骤然被打断了。

  暗红色的风衣早在拉扯间松开,里面只有一件单薄的吊带睡裙,冷意侵袭时,沈姒的理智在回拢。

  她瑟缩了下肩,躲开他的碰触,忽然正色道,“很冷。”

  “这么娇气?”齐晟轻挑了下眉,嗓音沉沉地低嗤了声,“装。”

  他在楼下吹了一晚上的风,还淋了雨,都没什么事儿。

  她这才下来几分钟?

  “你嫌我麻烦?”沈姒抬手轻轻抹了下唇上洇开的殷红,“我们还没在一起呢,三哥,你就不疼我了。”

  “……”

  齐晟一手撑在她身侧的座椅,缓慢地直起后背。

  沈姒戏精上身,直勾勾地看着他,依旧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脚尖却贴着他的踝关节,缓慢地向上,“你就只想占我便宜,好没良心欸。”

  她在他面前花招多得很,撒娇服软、眼泪示弱、撩-拨勾引。

  然后最后一刻喊停。

  齐晟垂眼看她,黑夜的沉浸让他的五官沉郁又立体,漆黑的瞳仁亮得摄人心魄,“你上杆子找日?”

  沈姒没来由地一阵心慌。

  “车上太冷了,我先回去了,”她轻咳了声,脚尖一勾,踩进红底的高跟鞋里,“你也回去吧。”

  齐晟伸手一捞,单手就轻而易举地将她抱了出来,踢上车门。

  “你干嘛?”沈姒有点儿懵。

  “不是不想在车上吗?”齐晟嗓音又低又沉,“换个地方上你。”

  靠。

  这是什么羞耻的三流台词?

  “我是让你回自己家去,”沈姒砸了几下他的肩膀,“谁要跟你继续?”

  齐晟撑着一把黑伞,单手牢牢地箍住她,短促地笑了声,“你要是受得住,去我家也行。”

  沈姒被他的强盗逻辑惊着了。

  她趴在他肩头,剧烈地挣扎,怕引起围观,又压了压声音。

  “你是变态吗你?我看你就适合在下面淋雨,冻死你算了!”

  “我家里还有人,齐晟,你疯了吗?赶紧放我下来!”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有人,有人啊齐晟,被看到了怎么办?你能不能要点脸啊。”

  这个鬼天气,还真没几个人出来。

  体力过于悬殊,一直折腾到楼上,她都没挣脱他,还眼睁睁地看他锁着自己手腕按指纹,两次就猜出她更换的密码,轻而易举地进了门。

  沈姒心底忍不住“我操”了一下,心说他看着像一个惯犯。

  砰的一声,公寓的房门砸上了。

  齐晟气息沉沉地压着她,凛冽的木质冷香覆盖了她周身。

  像是明火掉落在草垛上,火势瞬间烧了起来,欲燃欲烈。他一手掐住她的下巴,一手捞起她的腿弯,毫无空隙地占满了她整个人。

  “有人,真的有人!”沈姒偏头躲了下,“青青在我家呢。”

  他在她耳垂落下一吻,麻酥酥的感觉瞬间攀爬上她耳尖。

  沈姒的肩膀麻了大半边儿。

  客厅里听到动静的周子衿探了下头,一不小心目睹了难以言说的场面,还是现场直播,没忍住“我靠”了一声。

  “你,我,你们——”她手里还端着一盒水果,动也不动地僵在了原地,看两人的眼神都一言难尽

  惊恐、错愕,还有一点儿茫然。

  齐晟一手拢着沈姒的腰,侧头,掀了掀眼皮,眸色沉了沉。

  过于“核善”的眼神。

  好的,悟了。

  她应该在楼底,不应该在房里。

  周子衿本来“你你我我”地磕巴了半天,被他一个眼神打通了任督二脉,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嘴唇轻微地抖了下,“我这就走,这就走。”

  沈姒不肯,“不行,你不能…啊。”

  “不能走”三个字还没说完,她身前被他掐了下,咝地倒吸了口气。

  他肆无忌惮,也旁若无人。

  周子衿目不斜视,不敢看,也是看不下去。她以抢钱都没有的速度,拎包、穿鞋,抱着外套出去了。

  公寓内瞬间沉寂了下来。

  齐晟看她半天不动作,抬手拨了下她的下巴,有些好笑,难以言说的浪荡又轻佻,“怎么,害羞了?”

  沈姒将脸往下埋了埋,没说话。

  她面上的薄红一直烧到耳根,耳垂还在发痒,心跳得也厉害。

  齐晟捏住她的耳垂,轻轻一碾,“以前也没见你不好意思。”

  沈姒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抬手捂住了面颊,“……你不要脸。”

  被打断后氛围过于诡异,齐晟漆黑的眼攫住她,虚虚地握着她的左手,贴着她手背淡青色的血脉,一路向下,捏住了她小指的指尖。

  沈姒受不住他这样的视线,也受不了这样的氛围,偏开了头,“她好像没带伞,我去给她送。”

  “淋着。”

  “那我,我要去换件衣服,”沈姒推了推他的肩膀,绞尽脑汁地想摆脱现在的情况,“淋了那么久的雨,很冷,要感冒了。”

  齐晟看她拼了命地想跑,眸色沉了沉,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沈姒。”他低低地唤了她一声。

  “嗯?”沈姒慌乱地抬眸。

  “给个机会,”齐晟瞬也不瞬地凝视着她,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耳垂,嗓音低而沉,“我们重新开始。”

  沈姒看着他漆黑的眼,里面清晰地映出一个她来,没说话。

  齐晟垂着视线,探身又靠近了点儿,几乎跟她鼻尖对鼻尖。他虚搭在她腰间的手一划,拇指按在她腰窝处,轻轻刮了下,“试一试好不好?”

  沈姒还是没回应。

  短暂的时间似乎因静默被无限拉长,他跟她靠得太近,咫尺之间,呼吸掠过对方,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心跳。似乎只要细微一动,他们就能交颈而吻。

  大约等得没什么耐心,沈姒觉得身前被他捏了下,几乎压不下绵软的一声。

  她按住了他作乱的手,“试试可以,不过试素的。”

  “素的?”齐晟微蹙了下眉。

  “就是灵魂交流,柏拉图式恋爱,”沈姒抬手推了推他的下巴,轻轻歪了下头,理所当然道,“你不是喜欢我吗?总不能只是想那种事吧?”

  她这是想跟他待在一张床上,也是盖着棉被纯聊天。

  谈恋爱不沾荤腥,睡觉也睡素的。

  得亏她想的出来。

  “为什么不能想?”齐晟勾了下唇,低了低视线,低沉的嗓音里带上了一点哑,“喜欢你和喜欢上你又不冲突。”

  沈姒反应了几秒才听明白他的文字游戏,耳根一热,没好气地推开了他,“你闭嘴吧你,做个人行吗?”

  公寓打扫的阿姨已经下班了,不好再大半夜叫来煮姜汤。沈姒没怎么淋雨,吹了吹头发,自己兑了点感冒冲剂。只是分开去浴室的时候,才觉出不妥来:齐晟在她这儿没有换的衣服。

  “要不然你回家吧。”沈姒搅了搅杯子里的冲剂,满脑子都是怎么把他支走,“反正你大半个小时都不感冒,开车回家也不成问题。”

  先前的条件他是应下了,但对他,她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让助理送。”

  齐晟拆掉了钻石袖扣,修长的手指勾着领结一扯,不太在意。

  药香有一点儿冲,氤氲着充盈了整个空间,驱散了纠缠后的甜腻味儿。

  “不行。”沈姒喝完,完全不同意,“你助理现在被叫来,他得怎么想?”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洗完澡,还让人送衣服,任谁都得脑补出几万字的带颜色小作文来吧?

  “他不去,你去?”齐晟掀了掀眼皮。

  “你想得美!”沈姒气笑了,“人家都是男朋友给女朋友买东西,不对,我们就试试,还没在一起呢,你居然好意思指使我?你有没有点自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