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节_娇瘾
顶点小说 > 娇瘾 > 第82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2节

  说话间,手机铃声振动。

  沈姒接通了电话,发现信号不好,微皱了下眉头,“我出去接个电话。”

  出了二楼休息室的门,她一手拎着裙角,一手握着手机,朝长廊尽头的窗口走,迎面撞上了几个人。

  “呦,怎么又是你?”

  为首的年轻人今天刚到庄园内,刚从自己那几个朋友待的休息室里出来。看到沈姒的瞬间,他的脸色就垮了,冷冷地笑了一声,“真他妈晦气。”

  他偏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视线往附近监控摄像头上一掠。

  一个眼神的提醒。

  这票人平时玩在一起,不需要交代,对方瞬间心领神会,匆匆离开。

  沈姒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不过一眼认出了对方。

  就是之前在国风节目组饭局撞上的那位,因为南城的事跟她有过节,要找她清算的贺小公子,贺临。

  梁家公子结婚这样的场合,同一个圈子层面的人基本都来了。昨天抵达的都是比较亲近的,今天来的不是一个派系,过来送个心意。他们这票人从小就知道谁该结交谁该疏远,但凡不是结了死仇,都该过来问候一下。

  所以遇到贺家的人,也不稀奇。

  出了上次的事,沈姒见到他一样不痛快,再加上这人跟她有过节,恐怕不会有什么愉快相处。

  她不太想跟他纠缠,没搭腔,就跟没看到他似的,从他身侧绕了过去。

  显然,这种无视的态度让人更不爽。

  “我在跟你说话,你他妈听不到?”

  上次的不痛快还历历在目,沈姒的态度自然好不到哪儿去。她看着他,平心静气地反问了句,“我跟你很熟吗?”

  贺临脸色阴了下来。

  他平时哪被人下过面子,心绪难平,几乎没忍住自己的脾气直接动手。正忍着没发作,他手机上多了一条信息

  【监控已关闭,正在检修中】

  “既然沈小姐贵人多忘事,那就进来一起喝一杯,我帮你回忆回忆?”贺临这下没了顾虑,冷声讽刺了句,“我倒真好奇,你身上有什么本事,让人玩了三年都不腻。”

  他伸手去捏她的下巴,“你要是对我客气点儿,说不定我们能交个朋友。”

  沈姒嫌恶地避他的触碰。

  没什么防备,被他的指尖擦过侧脸,她微皱了下眉,“你最好离我远点。”

  目睹全程,旁边有人迟疑了下,附耳提醒了句,“明天是梁家的婚礼,而且这女的好像是三哥的人……”

  “老子用得着你提醒?”贺临脸色微变,心头的火好像猛地就烧起来了,“都分了,少他妈拿齐晟压我。”

  碍着她跟齐晟的关系,贺临一直不敢动她,后来沈姒跟齐晟分手,他刚起了点念头,还没动手,就被点了两句。

  说实话,他一个衙内居然动不得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实在憋屈。

  偏偏这女的不太给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一样让他下不来台。

  这档口,谁一提“齐晟”都是在戳他痛处。

  贺临一脚踹开了休息室的门,倒了一杯酒,放在茶几上朝她一推。

  “我不为难你,喝了这杯酒,你跟我道个歉,以前的事我就当它翻篇了。”

  沈姒算是看出来了,这人就想从她这儿拾回个面子。

  可惜她不想配合。

  “一笑泯恩仇,听上去挺好,可我凭什么跟你道歉?”她看着他,轻笑了声,眸色却冷了下来,“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何家的人不过是去坐了个牢而已。”

  “那你就是不给脸了,”贺临说翻脸就翻脸,面色微微狰狞,“靠陪-睡上位的货色,你跟谁装清高?你要是不喝,我不介意找人给你灌进去。”

  他对着门外的人吩咐,“愣着干嘛?把人给我请进来。”

  跟着他的几个公子哥对视了一眼。

  沈姒后退了半步。

  她倒不至于怕他,毕竟待的不是他的地盘,放在平时,只要打得过,她很可能会不计后果,先把人打一顿出出气。

  但她现在穿的晚礼裙刚从巴黎空运回来,万一毁了可就太可惜了。

  所以沈姒拎着裙角,掉头就跑。

  本来这票人都不太敢动手,眼见沈姒要跑了,比较不怕事的一个年轻人直接追上去。结果他的手刚要搭上沈姒的肩膀,就被人一脚踹翻在地。

  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沈姒转过身没几步,就撞进一个清冷的怀抱里。

  然后她听到了齐晟的声音。

  “找死。”

  齐晟单手扣住沈姒的腰身,面上覆了一层薄薄的戾气,沉冷的嗓音像淬了冰,没有一丝温度,阴鸷得骇人。

  第57章烈火烹油他动了我的人,就该付出代价……

  毫无防备地被踹翻在地的公子哥心态炸裂,当即暴怒。

  “谁他妈找——”不干不净的话还没说完,他的视线触及面前的身影,陡然变了脸色,这下跟结巴了一样,话都说不利落,“三、三哥……”

  他刚要从地上爬起来,腿弯被人猛地一踹,又直挺挺地跪了下来。

  齐晟身边雇了退役的特种兵,常年随护,只是从来不跟在明面上。现下见他动手,几道人影从身后闪了出来,身手狠厉迅疾,封了附近。

  气氛瞬间停滞。

  没管地上的人的惨叫和辩解,齐晟的注意力全在沈姒身上。

  察觉到怀里的人挣动了下,齐晟微松了下箍着沈姒腰身的手。他看着她站稳,视线自上而下一掠,眸色沉了几分:“他动你了?”

  对上他阴沉的视线,沈姒知道他动了气,轻轻地摇了下头。

  齐晟微蹙了下眉,抬手勾沈姒的下巴,拇指擦了下她的脸颊。他的嗓音又低又冷,“你的脸怎么回事?”

  她侧脸有一道很淡的红痕。

  沈姒稍怔,下意识地抬手捂了下。

  应该是刚刚躲贺临的触碰时,被对方的指甲擦了一下,她没注意。

  她看了齐晟两秒,纤长的睫毛一垂,遮住了眼底的情绪,淡淡地,把不堪入耳的情节略了过去,“有个叫贺临的,想灌我酒,我直接跑了。”

  齐晟眼里的温度低了下去。

  不需要过问细节,就这两句,足够听出是什么场面。都是声色场上混下来的,私底下玩得有多疯,都心知肚明,灌酒就只会是一个开始。

  当着她的面,齐晟的态度始终平和,只是气场阴冷得骇人,让人心悸。

  不需要任何指示,他手底下的人跟了他这么久,知道他什么脾气。当即拎着男人的后衣领拽起来,拖了过去,完全不顾对方的死活。

  见齐晟转身就走,沈姒伸手拽了下他的袖口,“三哥。”

  她知道齐晟什么脾气。

  他这人动了气,从来懒得说,只会毁。

  齐晟垂眸看了眼,她扯他袖口的手攥得很用力,指骨都发白了,分明很紧张。她无非是要提醒他,这是她闺蜜婚礼,不要闹得太难看。

  “站着别动,”齐晟的声音平静得不像话,像在安抚,“我有分寸。”

  海岛庄园内的别墅风格独特,外面是天高海阔林深的壮丽,景穿花廊,临水听风,里面是极简的设计,轻阿拉伯风,宽阔的一眼望不到全局。

  长廊还没走到尽头,不干不净的言论从其中一间飘了出来。

  “陪-睡上位的货色,老子就他妈看不上她假清高,嚣张给谁看?”

  “您跟一女的置什么气?要我说,这么一个人间尤物,漂亮就行了。让人上了多少次都玩不腻,说明在床上有本事。”

  “就是,换我就搞来尝个鲜,真气不过,大不了找人轮——”

  脏话几乎不能入耳,只是还没说完,就被迫戛然而止。

  砰——

  男人说得正兴起,脖颈一紧,被人扼住了后颈,重重压了下去。

  很猛地一下。

  他的头直接被人按着,狠狠地砸进了冰桶里,撞上了冰块。

  突如其来的一幕。

  在场的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周遭明显寂静了几秒,直到瞥见齐晟的身影,看他扯着男人衣领,将满脸是血的人从冰桶里拎了起来。

  “啊——”

  过来送酒的工作人员被这一幕吓得手脚发软,失声尖叫。

  托盘中的红酒和高脚杯跌落,四分五裂,一片狼藉。

  “你刚刚说什么?”齐晟半垂着视线,看对方痛苦尖叫流血蜷缩,情绪却毫无起伏,“再说一遍。”

  这男的已经疼得说不出话了。

  冰桶里浸的都是血,正对着冰块的一下,齐晟手下没留情,直磕得人面目全非,鲜血淋漓。

  与此同时,门口哐地一声。

  外面刚挨完打的男人被齐晟的人一路拖行过来,直接甩在了门上。

  全场不知多少人心底咯噔了一下,周围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原本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几个公子哥,一见到齐晟的面,就跟绷紧了一根弦似的,一个个噌地从位子上弹了起来,什么嚣张气焰都没了。

  寒蝉仗马,便是如此。

  齐晟面色冷淡得将人甩开,像是丢弃一个晦气的物件,只嫌脏了手。

  “都参与了?”

  他嗓音有点儿冷,垂眼的那一刻,就已经很明显在压制戾气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