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0章 他要把咱们搬空了啊!_异世界:我的人生开了挂!
顶点小说 > 异世界:我的人生开了挂! > 第1810章 他要把咱们搬空了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10章 他要把咱们搬空了啊!

  第1810章他要把咱们搬空了啊!

  第1810章他要把咱们搬空了啊!

  众虚影的表情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变得极其难受了起来。

  直到许久。

  高坐在王座之上的那个骑士才望向他,那看不到脸颊的头盔之下,似乎隐约地露出了一丝苍老的笑意,道: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他的身边。

  坐在长椅最前端两侧的一个虚影的目光急促着,望着门口的林恩,眼中似乎跳动着许许多多的难以言明的复杂的情感,他想要站起来,但是很快就被坐在主位之上的骑士所制止。

  他看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那个虚影坐了下来,目光恍惚,眼中跳动着那无尽时光当中的回忆。

  林恩捏着单片眼镜,迅速地扫视了一眼在场的那些虚影,其中有少部分是他之前在那个苍蓝的世界当中见过的狱卒,还有几个坐在更前列的虚影他不认识,虚无挡住了他们的容貌,让她无法窥视。

  林恩瞥着,开门见山道:

  “来找我的艾泽法拉小姐,之前忘了问了,你把她藏哪了?你不会不打算把她还给我了吧?”

  那个苍老的骑士微笑道:

  “一个奇异的世界。”

  “也可以说是我的一个后手,如果你在这场叛乱中失败了,那我的戟也会在最后一刻把你拖进去,以求能保住你性命,不过你很出色,那个世界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

  林恩睁着死鱼眼道:

  “那我谢谢你啊。”

  “……”

  那个苍老的骑士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面带微笑,周围的空间突然扭曲,紧接着一缕强大的散发着原初之力的气息蔓延而出。

  铿锵——

  那把古老的三叉戟破空而出,刺入了林恩脚下的地面,散发出阵阵微光。

  他缓声道:

  “那个世界就在这把戟里,除了你和我之外,这个世界上只有少部分人能够打开,拿去吧,林恩,以后你就是这把三叉戟的主人了。”

  此言一出,长椅周围的那些虚影的脸色全都微微一变。

  因为他们全都知道那把三叉戟的来历。

  可以说。

  那就是他们大君力量的象征,也是一把能够真正地在接下来的无序战争当中,发挥出至关重要作用的一把神兵。

  “王骑殿下!您……”

  一个虚影急切地站了起来,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王骑只是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

  “那本来就是吾王的遗产,也只有在更适合它的人手中,才能够发挥出它真正地作用,我已经是狱卒了,用这把戟我就没办法使用自己的力量,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未尝是对我的一种削弱。”

  众虚影目光闪烁,眼露不甘,但还是碍于王骑的权威,不再多言。

  林恩淡笑。

  也不推脱。

  不管他是真的善意,还是抱着其他的什么目的,但既然是免费得来的好处,那当然没有不要的道理,更不要说,还是这把完美意义上的神兵。

  林恩一把将那把三叉戟拔了出来,扛在了肩上,扶了扶单片眼镜,笑道:

  “没想到你这么大方啊,那可说好,既然给我了,那这就是我的了,你可不要反悔?到时候再过来抢,那我可不给你!”

  王骑顿时哈哈大笑。

  “断然不会,你尽管拿去就是是。”

  看他这么好说话,林恩顿时心思就活络起来了,( ̄▽ ̄)/道:

  “那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啊!那既然您这么大方,那能不能再稍微大方一点呢?比如说再随便送我点啥,你也知道,我在之前的那场战争当中,被追杀了一路,甚至为了帮你们收服天空之城,屎都被打出来了,多少也应该有那么一点精神补偿,你说是吧?”

  此言一出,坐在长椅之上的数个虚影顿时恼羞嗔怒。

  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王座之上的王骑便是再次哈哈大笑,制止了他们,饶有兴趣道:

  “那你想要什么?”

  林恩乐呵呵道:“随便给点什么不值钱的东西就行了,我也其实并没有那么贪心~”

  王骑微笑道:“那这样吧,天空之城也的确是被你保住的,你如果在外面看上了什么,尽管搬去就是,就当我待我的那些王兽,对你的谢礼,你看如何?”

  林恩瞬间点头,认真地捏着单片眼镜道:

  “一言为定!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反悔。”

  王骑哈哈大笑道:

  “我何时反悔过?”

  那就没有任何的毛病了!

  ヽ( ̄▽ ̄

  林恩非常有礼貌地鞠躬鸣谢,在离开的时候还非常有礼貌地给带上了门,尽显一个有理想有教养的良好人类少年的修养。

  直到林恩离开之后,坐在长桌之上的那几个虚影终于是忍不住地站了起来,眉头紧皱地注视着他们的王骑,语气有些阴沉。

  “王骑殿下,请恕我直言。”

  “无论如何,他不是大君,也断然不可能成为大君,您难道没有看出来吗?他的心里一直保持着对我们很大的敌意,特别是在那件事情之后,我们和他之间的关系其实已经到了很难调和的地步。”

  “他只是一枚棋子,一件工具,王骑殿下。”

  他的语气阴沉。

  但是他的话刚刚说完,坐在长椅另一侧的一个虚影抬起了头,露出了那双闪动着神光的双眼。

  他注视着刚才发言的那个狱卒,语气毫无波动,冰凉的让人心悸。

  他缓缓道:

  “工具?渡鸦本来就是吾王分裂出来维系新世界体系的一部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也是吾王的一部分,如果连吾王仅存的一只渡鸦都能成为工具的话,那谁又有资格成为那个掌控工具的人?”

  “你吗?你又算什么东西呢?”

  此言一出。

  那个虚影大怒,脸色骤然变得阴沉了起来,一下子拍案而起。

  “好了,都不要再说了。”

  王骑打断了他们的争执,那苍老的目光中倒映着在场的那十几个狱卒。

  而其实他也早就已经隐约察觉到。

  在针对林恩的问题上,狱卒的群体早已不再像之前一样铁板一块,一种悄在的分裂,也随着女主人的沉睡而逐渐地在他们当中浮现而出,当有些问题暴露出来的时候,那就早已说明,中下层的狱卒恐怕也持有同样的看法。

  但至少从目前来说,这一切还是可控的。

  他转头,目光望向了刚刚发言的虚影,看着那个男人那双平静地双眼,他深吸了一口气,道:

  “你还记得那时候的事是吗?紫罗兰帝国,也早就已经成为了被遗忘的历史。”

  “不。”

  那个男人表情平静道:

  “我既然还记得,那就不会被遗忘。”

  整个大厅当中一片寂静。

  即便是那个发怒的狱卒也坐了下来,尽管目光阴沉,但涉及到这段历史,他也选择了不再出言。

  历经了无数年,从狱卒群体的成立一直到现在,加入了太多太多的团体。

  而谁也没能动摇的是。

  那部分比海王殿还要正统的古老遗民,尽管他们日渐凋零,不断地被新生代所取代,但毫无疑问,在任何意义上,他们都是真正的保王党。

  王骑不再多言,目光从那个男人的身上抽回,道:

  “继续之前的会议吧,那片灾厄在我们内部的污染必须被清除,否则这一次西海的叛乱,也随时可能会在你们……”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门外猛地传来了一个骑士无比慌张的通报。

  “王骑殿下!不好了!您快出来看啊!林恩他要把咱们天空之城搬空了啊!!挡不住!挡不住啊!!”

  众人瞬间一怔。

  意识到了不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08.cc。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s://m.dd0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